送走周生后,袁州下了一碗清汤面,老样子吃完面条然后留下面汤。

    不过现在袁州给的面条要比以前多很多,差不多是两碗的量。

    “还好,我是男神体质怎么吃都不胖?!痹菝嗣プ愕亩亲?,一脸自豪的说道。

    是的,袁州自豪的是像他这样天天吃宵夜,却不胖,还有腹肌的男神真的是凤毛麟角。

    想着,袁州还自豪的摸了摸自己的腹肌,很是满意,这才端着大汤碗从后门出去了。

    “面汤来喝汤了?!痹荽蚩竺?,直接喊道。

    面汤虽然平时是理会袁州的,但是有一个时候例外,那就是端着碗或提着东西的时候。

    这不,面汤不一会就走到了袁州面前。

    “汪”面汤轻轻的叫了一声,表示本狗到了。

    “喏,你的面汤,我这可是两狗份的?!痹萆锨凹覆?,把面汤倒进它的狗碗里。

    面汤上冒着袅袅的白烟,汤色清亮,香味清雅,在这寒冷漆黑的冬夜里,这个白烟更加明显了些。

    等到袁州一倒完,面汤就自觉的去喝了,粉红色的舌头舔舐起面汤来,很是迅速。

    “你可别喝完了?!痹菝看味蓟嵴庋?,开始还能感觉面汤鄙视的眼神,后来面汤就直接不理人了。

    是的,袁州自从知道面汤在用自己的口粮养活别的狗后,他就增加了面汤的分量,这样两条狗都能喝到。

    “叭呲叭呲”面汤喝汤的声音又快又急,不一会就喝下了一半。

    这下不用袁州提醒,面汤就停了下来,叼起碗就往前小路的前面走去,还是那个被袁州发现的垃圾堆。

    “真是有了别的狗,就不用我这个喂食的了?!痹萑滩蛔⊥虏?。

    日常吐槽完面汤后,袁州就回了小店,收拾一番后,就洗漱睡觉了。

    次日一大早,袁州一打开门,就看见了许久不见的乌海。

    “早?!痹荽蛄烁稣泻?。

    “嗯,早?!蔽诤I焱房戳丝葱〉昀锩?,然后才回答。

    开了门,袁州就回到了厨房,不一会食客就在暮小云和周佳的引领下进门了。

    “袁老板,你都不问问我去做什么了吗?”乌海一脸严肃的摸着小胡子问道。

    “工作挣钱?!痹菁蛎鞫笠乃档?。

    “好,不说这个,袁老板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乌海捂着胸口,一脸心痛的说道。

    “不会?!痹荻松戏勰勰鄣呐悍?,干脆的说道。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蔽诤R涣澄抻?。

    然而袁州并不理会,继续往外端着藕粉。

    直到乌海一口气喝下温热的藕粉,这才再次开口。

    “你看,你办那个水果品鉴我不在对吧?!蔽诤U酒鹕砣梦?,然后来到袁州面前。

    袁州并没有开口,直接示意乌海继续说道。

    “所以说我是不是应该有什么补偿,比如袁老板请个客之类的?”乌海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可能有补偿?!痹葜苯泳芫?。

    “袁老板你拒绝的这么干脆,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乌海痛心疾首的说道。

    “不会?!痹菟低瓴欧⑾?,这话他好像刚刚才回答过,这才补充了一句:“我没那种东西?!?br />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袁老板?!蔽诤T鼓畹目醋旁?“没良心是被狗吃了!”

    “对,被面汤吃了?!痹葜苯用庖?,被怨念的次数多了,袁州就不在意了。

    但面汤表示很冤枉,扪心自问,你的良心狗愿意吃吗?

    昨天因为时间太晚,早上姜嫦曦和凌宏都没来,而漫漫本来就不是天天来的人。

    是以,早上的时候乌海只是缠着袁州问补偿,到没有出现几人开怼的情况。

    而中午的情况就不一样了,特别在他们看见袁州的菜单又多出餐后水果这个选项后,乌海就更加气急了。

    “甘甜多汁,酸甜可口,真是极品水果?!蔽诤3酝攴购笏尢镜乃档?。

    “那当然,这可是我们票选出来的?!苯详爻韵乱黄?,笑着说道。

    “可不是,要不是我们机智,说投两个一样的票数,你现在就只能吃到一样水果了?!绷韬瓴宓?。

    “两样就不错了,虽然昨天吃八种水果吃得有点撑?!背挛杌的杌档牟沟?。

    “对啊,昨天那个杈杷果味道真的挺不错的?!苯详氐阃?。

    “我倒是喜欢那个红肉苹果,颜色独特,口感比起其他苹果好太多了?!甭驳愕阃?。

    “那乌海你最喜欢哪个水果的味道?”边上天然黑的是挽着头发,一脸温柔的婉姐。

    是的,昨天婉姐也在,她是那种平时存在感很低,但却经常一针见血,实力插刀的小能手。

    “婉姐,乌大哥根本不在的?!碧栖绫镒判?,认真的提醒道。

    “不好意思,忘记了?!蓖窠阋涣痴娉系牡狼?。

    “一群猪,还好意思炫耀?!蔽诤T蛲耆辉诤跽飧?,而是指着几人,大声说道。

    “呵呵,吃不到水果的?!闭馐鞘盗Ψ闯胺淼睦钛幸?。

    “还没意识到,真是智商堪忧?!蔽诤R涣衬忝钦庑┓踩说谋砬?。

    边上有食客看着这样的乌海,突然吐出一句“这波嘲讽拉的稳?!?br />
    至于被乌海嘲讽的几人则露出不屑和他说的样子。

    “告诉你们,要是我在,我肯定和其他商量好,八种都投一样的票数,这样说不定会全部中选?!蔽诤:尢怀筛值乃档?。

    “当然,从现在出现的水果是得票最高的两样来说,这个可能非常大?!蔽诤<绦钩?。

    “所以说你们有什么好得意的,本来说不定能吃八种水果?!蔽诤O胱拍浅圆坏降牧炙季醯猛锵?。

    乌海这话一出,在坐的几乎都愣了下。

    “好像有点道理?!背挛钕确从?。

    “说的也是,当时怎么没想到?”漫漫一脸若有所思。

    “MDZZ?!绷韬暾庀潞苁俏抻?。

    “不一定袁老板会同意吧?!苯详厥酝祭碇堑乃档?。

    “呵呵,那可不一定?!蔽诤U獯尾幻恿?,直接双手抱胸。

    “可是三十票不够八种水果分吧?”唐茜愣愣的说道。

    “那至少也能有六种?!蔽诤K始?。

    而听到这些话的袁州,也在考虑这个问题,不过他是直接问的系统。

    “要是有六种水果得票数一样,会奖励六种吗?”袁州很是好奇的问道。

    然而系统保持了一贯的作风,直接不回答。

    这下子,这件事倒是变成了一个悬案。

    ……

    ps:求月票,求推荐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