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你肯定不知道,那时候你都还没生下来呢?!崩先丝戳嗽菀谎?,毫不受影响的,继续道。

    “嗯,请说?!痹莸愕阃凡⑽捶床?。

    “这个裁缝店当时可是这里做衣服做的最好,天天人来人往的,过往的都是有钱人?!崩先艘涣郴衬?。

    “我在这里等一个人,好多年不见了,也不知道她认不认识我?!崩洗笠档秸飧龅氖焙蛴行╈?。

    而袁州并未说话,静静的等着老人继续说。

    “当初和她一起当学徒,那时候年纪都还小?!崩先说挠锲脑抖锌?。

    “青梅竹马?!痹菅约蛞怅嗟淖芙?。

    “就是这个词,那时候她怕毛毛虫,一个人躲猪圈去了,还是我第一个找到的?!崩先怂灯鹫馐碌氖焙?,脸上的表情很是自豪。

    “后来,我和童童两个就认识了,一来二去的就在一起了,那时候我们才十五岁,不过在那个时候,可不算小了?!崩先肆成系谋砬槲屡鹈?。

    “放现在是早恋?!痹菟档幕昂敛焕寺?。

    “再后来,我答应她要给世界上最好的婚服,就在这个裁缝店前面,我这么承诺的?!崩先颂а劭醋旁菪〉?。

    他的眼神幽远,好似透过小店看到了以前那个人来人往、门庭若市的裁缝店。

    “然后你一去不回,现在来找人?!痹菀徽爰乃档?。

    “去去去,不是这样,也不知道这人现在还会不会来?!崩先嗣缓闷陌琢嗽菀谎?。

    “你等的人名字是童兰吗?”袁州知道的姓童的也就只有隔壁干洗店的童阿姨了。

    而且看这个老人的年纪,应当和童老板的年纪差不多,是以袁州才会这么猜测。

    “你认识童兰?你知道童兰?那你是童兰的儿子?”老人先是一呆,然后不可置信的看着袁州,直接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不是,童老板是这边干洗店的老板?!痹菀涣逞纤?,完全看不出心里的无奈。

    “隔壁?”老人直接转向隔壁看去。

    “踏踏踏”老人大步走到隔壁店门前,围着关上的门开始转圈圈。

    “童老板走了?!痹莶⑽醋?,直接语气淡淡的说道。

    “走了?”老人当场呆立在原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副空白的样子。

    “去旅游了?!痹葑?,发现老人神情不对,这才快速开口说道。

    “你这个臭小子,差点吓死我,你说童兰去哪里了?!崩先顺こさ暮舫鲆豢谄?,语气凶恶的对着袁州说道。

    “旅游?!痹葜苯铀档?。

    “旅游总有个地方,你说,你是不是知道在哪?!崩先舜筇げ阶叩皆菝媲?,瞪着眼睛大声问道。

    “童阿姨说她想到处走走,现在位置不确定?!痹莶⑽春笸?,淡淡的说道。

    “你知道这么多,她是不是和你有联系?!崩先艘涣晨隙ǖ亩宰旁菟档?。

    而这次袁州并没有反驳,只是静静的看着老人。

    “那你把联系方式告诉我,还是算了,下次童童什么时候联系你,你告诉我一声?!崩先怂底潘底诺拖峦?,声音幽幽的说道。

    “不要了?!痹萦锲行┮苫?。

    “不要,只是下次童童联系你,你告诉我一声?!崩先俗碚净卦菪〉甑牡屏旅?。

    还是那个老位置,老人就站在那里,好似就准备一直站在那里等着童老板回来。

    “嗯?!痹莸阃?,回到了店里。

    到了固定的时间,老人直接就走。

    “哗啦”袁州关上大门,走回厨房。

    “应该打个电话?!痹菔置哦钔?,嘀咕了一句后,转身上了楼梯。

    酒馆二楼很是热闹,陈维他们在楼上认真的喝着郫筒酒,而回到楼上的袁州则坐在书桌前拿起了手机。

    “刚刚九点半,应该差不多?!痹萼止就炅?,这才开始拨号。

    号码上明确的写着童阿姨这三个字。

    袁州直接拨通,电话那里传来“嘟嘟嘟”的接通声音。

    “小袁,怎么了?”电话里传来童老板带着睡意的声音。

    “您最近玩的开心吗?!痹菽米诺缁?,认真的问道。

    “挺好的,就是有点冷?!蓖习宓纳粽獯未狭诵σ?。

    “童阿姨,有人找你?!痹菔蕴叫缘乃档?。

    “熟客吗?介绍他们去别家吧?!闭獯瓮习宓挠锲锎狭俗院?。

    “不是,是一个年纪很大的老人,是个老伯?!痹葜苯铀档?。

    这次,童老板没再很快回答,而是沉默了许久。

    在童老板沉默的时候,袁州也没有说话,默默的等着童老板再次开口。

    “来了很久了吗?”童老板这次说话的时候,语气低沉了很多。

    “有几天了?!痹萦形视写?。

    “小袁你知道了?”童老板的语气很肯定。

    “嗯?!痹莸阃?。

    “你想知道?”童老板的意思很明白,是问袁州要不要知道具体的事情。

    然而袁州并未出声。

    “其实,我们是一起长大的,那时候他大我几岁,一起在大师傅那里学做豆腐,那时候我才十三四岁?!蓖习逅灯鹨郧暗氖?,语气和那位老人几乎差不多。

    都是怀念中带着一些感慨。

    童老板认真的说着以前的事情,说了一些她和那位老人的事情,比老人说的要详细很多。

    在童老板说的时候,袁州并未插话,只是认真的听着。

    “那时候他的手艺学的比我好,还以为以后会有一个自己的作坊?!蓖习宓挠锲乓藕?。

    “您开的干洗店?!痹萦锲卑椎乃档?。

    “用现在你们年轻人的话说我们姑且是早恋了,虽然都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但也都有懵懵懂懂的感情?!?br />
    “还记得第一次和他牵手的地方很奇特,是那个猪圈?!蓖习迓腔匾?。

    袁州鼻音嗯了一声,表示自己还听着。

    “在我十六岁那一年,有一天他因为家庭原因要离开榕城,也是在那里,他告诉我,要让我穿上最美的婚纱,然后向我求婚,叫我一定不要穿别人的婚纱?!蓖习迳舻统粱郝?。

    袁州问:“所以这就是您一直没成婚的原因?”

    “他那么说,我也就应下了?!蓖习宓?。

    “随口应下,但一直到现在?!痹莸?。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有时候我都不知道,到底是在遵守当年的约定,还只是习惯了等待,三十多年过去了,他走了,也就没再回来?!蓖习逵锲降乃档?。

    “但您还在等?!痹葜苯铀档?。

    童老板没说话,好似默认了袁州的话,又好似什么都没听见一样。

    “您准备什么时候回来?!痹萁幼盼实?。

    不过,紧接着袁州就发现他问的太直接了,又连忙补充了一句“我给您找好了养老院,您回来看看?!?br />
    “不,还不回来?!蓖习逯苯泳芫?。

    “为什么?!痹菹乱馐兜奈实?。

    “没什么,就是等累了?!蓖习逅嫡饣暗氖焙?,语气有一些沉郁,但又带着解脱。

    袁州发现自己再要劝,就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童老板从十六岁等到了现在将满五十,相信一定是为了对方找到,还在店旁开了干洗店。

    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没有任何人能理解。

    ……

    ps:不好意思,这几天菜猫有点事情,这么晚才更新,实在对不起大家,请不要抛弃菜猫,菜猫忙过了会努力更新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