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停车!乌琳你这个野丫头,你在做什么!”乌海反应过来,一屁股坐好,大声喝问。

    “不用管他?!本驮谥<椅白急富赝方馐偷氖焙?,乌琳一把拉过他的胳膊,不让他回头。

    “郑家伟,你最好立刻给我停车,说了不去就是不去?!蔽诤V苯哟笊芫?。

    气急的乌海,站起身,头顶和车顶结结实实的撞了一下,这下子更加生气了。

    “可是小海的头,没事吧?”郑家伟前面还是在对乌琳说,后面一句就是直接转头问的乌海。

    “好好开车,我来?!蔽诹招⌒牡陌阎<椅暗耐纷?,然后语气温柔的说道。

    “你去看看小海怎么样了?!敝<椅暗阃?,然后认真的开车。

    “谁要你关心,快给我停车?!蔽诤C判『?,强忍着不摸头,一脸硬气的说道。

    “告诉你,就是到了机场我也不会上飞机的?!蔽诤2钩涞?。

    “我当然不会关心你,不过我还是有话要说的?!蔽诹斩宰盼诤R祸费?,露出洁白的牙齿。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去的?!蔽诤Eね?,根本不看乌琳。

    “我这是好心提醒,要是你配合上飞机那就什么事都没有,要是不配合,那么你刚刚怎么上的车,一会就会怎么上飞机?!蔽诹樟成下冻黾峋龆隙ǖ纳裆?。

    “我还是不是你哥哥,有你这样的妹妹真是家门不幸?!蔽诤Rа狼谐莸乃档?。

    “谢谢夸奖,但是你这个说话不算话的哥哥也没好到哪里去?!蔽诹障榷郧懊婊赝凡榭辞榭龅闹<椅靶α诵?,然后才龇着牙对乌海说道。

    “你这样一点女人味都没有,我的妹妹没有这么男人!”乌海摸小胡子的手,忍不住扶额。

    “家伟喜欢就行,别忘了我说的,好好配合上飞机,不然你是知道你妹妹我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蔽诹照獯嗡低?,就回到了副驾驶,陪郑家伟去了。

    “有异性没人性,现在连哥哥都不要了?!蔽诤F叩哪钸?,一脸愤怒。

    而乌琳则笑眯眯的对着郑家伟说乌海已经愿意去活动了。

    至于过程,那根本不重要,而且郑家伟也并没有问,只是趁着等红灯的时候,握了握乌琳的手。

    这边,乌海被绑去了国外的活动,而袁州这里的请柬也发的很是顺利。

    接到请柬的人都说会来,包括毒舌的李研一,当然他没说什么好话就对了。

    “办个活动也偷偷摸摸的,做贼似得?!崩钛幸缓敛豢推乃档?。

    “您要是没空,可以不参加,打扰了?!痹菘推乩?,不过话语却很直白。

    “谁说老头子不去的,免费吃不来才怪?!崩钛幸槐咚当甙亚爰硗诖锶?。

    “谢谢?!痹葜滦?,然后做菜去了。

    而李研一则是完全的口嫌体正直的代表,嘴里嫌弃,手上却把请柬塞的好好的,就是旁人要看都不给。

    一个晚上的时间,袁州发出了十五张请柬,而这时候晚餐时间也就差不多结束了。

    “老板,再见?!敝芗崖氏壤肟?,就剩下暮小云和还没到的申敏。

    “路上注意安全,走吧?!痹荻宰拍盒≡扑档?。

    “老板,你看外面那个老伯伯,他还在呢?!蹦盒≡浦缸琶磐獾囊桓鋈擞?。

    这人赫然是下午来过的老人,这时候,他还站在袁州小店的门前,就那么站着。

    “嗯?”袁州不明所以的看了暮小云一眼。

    “是这样的,我下午从这里过的时候,老伯就在了,好像一直到现在都没走呢?!蹦盒≡坪苁橇私庠莸南敕?,直接说道。

    “等人,或者有事?!痹莶⒉缓闷胬先说哪康?。

    “会不会是老伯伯想吃老伯的餐点,但是没带钱???”暮小云脑洞大开的问道。

    “不会?!痹葜苯涌隙ǖ乃档?。

    “为什么?”暮小云一脸不解。

    “因为他穿着整齐,像是高级定制,时间不早了,回去?!痹葜苯涌几先?。

    毕竟冬日的天可是黑的早的很,现在外面就只剩小街的灯笼亮着了。

    “哦,那老板再见?!蹦盒≡瓶戳丝蠢先?,这才离开。

    等到申敏到来,收拾好二楼,酒客们也都上了二楼后,袁州才从书里抬头。

    下意识的看了看门外,那位鹤发鸡皮的老人就站在袁州小店和童老板干洗店中间的位置。

    那里袁州挂着灯笼,正好能看到老人的脸。

    “踏踏踏”袁州起身,走出店外。

    “本店晚餐已经打烊,明日请早?!痹菡驹诿趴?,声音不大不小,保持在老人能听见的程度。

    “小老板是在和我说话呢?”老人反应了一会,才开口说道。

    “嗯,明天早点排队?!痹莸乃档?。

    “我不是来吃饭的,只是等人?!崩先诵α诵?,然后解释了一句。

    “这个时间不会有食客来了?!痹菘隙ǖ乃档?。

    “不是来吃饭的,是别人?!崩先艘∫⊥?。

    “哦,本店马上关门了?!痹菟低?,转身离开。

    “谢谢,老头子一会就走?!崩先怂低晡⑽⒒疃艘幌?,再次站定。

    而袁州则是说着关门却没关,等到老人走了,才起身关门。

    毕竟,系统控制店内温度,只要在店边上,就能感觉到一些温暖,系统给的不用白不用。

    袁州就是这么不节约的人。

    第二天,老人再次到来,在袁州起身跑步的时候就到了,还是站在昨天的老位置。

    不过这次,老人带了一个箱子,一个棕色的皮质大箱子,就立在老人身边。

    “早啊,小老板跑步锻炼啊?!崩先丝吹皆菔紫却蛄烁稣泻?。

    “早?!痹莸阃?,并未多说,然后跑走。

    这是第二天,然后第三天,袁州接连三天都看到了老人,也是一大早的就站在袁州小店门外等着,有时候带着棕色皮箱,有时候没带。

    不过每次呆的时间都是一样长的,都是从早到晚。

    因为时间比较长,食客们都注意到了这个老人,而这时候老人却渐渐和袁州熟识起来。

    毕竟每次袁州都会把门开着,直到老人离开。

    这天晚上,袁州再次提醒老人,他快要关门了。

    “小袁老板,你这店以前是个裁缝店?!崩先说目谄偶阜只衬?,说了起来。

    “嗯,不知道?!痹莸阃?,然后说道。

    ……

    ps:咳咳咳,菜猫真不是短小快,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