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的想法,胖大厨不明白,但是管理好厨房才是他现在应该做的,是以他很是快速的去了厨房。

    而袁州那里则已经开始在做盐焗鸡了,没错今天袁州做的就是东江的盐焗鸡。

    难得的是,这道菜终于和苏东坡苏老爷子没关系了。

    “系统,这次居然是杀好的鸡,难得,还以为一打开柜子就是一柜子的活鸡?!痹荽蚩褡?,忍不住吐槽。

    其实也是,缠丝兔的时候,为了保证兔肉的新鲜,一打开看见一柜子活兔子,袁州内心可不觉得美好。

    这次是整理好的鸡,还算不错。

    系统现字:“宿主需要自己杀鸡吗?”

    “不用,这样就很好了?!痹莶亮瞬炼钔凡淮嬖诘暮挂?,立刻说道。

    系统现字:“此鸡名为岑溪三黄鸡,产自广西,期间没有引进任何外来血缘,是优质的地方土鸡?!?br />
    “此鸡体型小巧,因外貌华丽、爱啄好动,是以其肉嫩骨细,味道鲜美,是最适宜用作盐焗鸡的食材?!?br />
    “我知道了,我刚刚已经看了,这鸡吃水果对吧,我明白的?!痹荼硎舅丫垂饧Φ难彻?,不需要重复伤害了。

    “说点实际的,这鸡都是公鸡,鸡肝留下了吧?!痹菀槐叻⑽?,一边自己整理鸡肉,然后翻找查看。

    系统现字:“冬用公鸡夏用草鸡,其余宿主可自行查看?!?br />
    “嗯,这就好,内则可是说了,吃鸡不留肝,那可不利于人?!痹菀涣撤缜嵩频脑谙低趁媲靶懔艘话阎?。

    毕竟袁州可是看了许多书的人,随口拽个古文还是没问题的。

    盐焗鸡的做法其实很简单,把鸡洗干净,然后控干水分,之后就是抹上盐巴腌制一会,之后就是包起来用盐焗熟。

    是以做这样一道菜袁州并没有花太久的时间,做好后,他的午饭也就好了。

    期间只有摆上桌的时候稍有难度,但在经历烧鹅后,袁州已经习惯了在滚烫的时候,拆卸鸡肉。

    “果然是嫩坏鲜咸?!痹葑匀欢坏某酝炅艘徽患?。

    哪怕这只鸡有三斤半的重量,袁州也一口气吃完了整只,只剩了一些吃不动的骨头,准备给面汤啃啃。

    袁州自己吃完午饭,小店的午餐时间也就差不多到了,这边刚刚准备好食材,那边周佳就进门了。

    “老板中午好?!敝芗汛蛲暾泻?,直接拿起抹布开擦。

    “嗯,今天添了新菜,东江盐焗鸡?!痹莸乃档?。

    “好,知道了?!敝芗烟乇鸬ǖ哪贸鍪只?,开始发布这个消息。

    要知道周佳和申敏早就习惯袁州时不时的搞突然袭击了,所以两人也就准备了一些应急方案。

    比如加入了许多的吃货群,以便第一时间通知食客们。

    这消息一出,食客们一下子沸腾了。

    “我就知道袁老板出去这么多天,肯定得有新菜,现在有了吧?!庇腥说靡庋笱蟮乃档?。

    “谁不知道,不过这次又是东江菜,我发现袁老板还挺喜欢苏东坡的?!庇腥艘沧⒁獾搅苏飧鍪虑?。

    而殷雅就注意到了这是她爱吃的菜。

    没错,殷雅喜欢吃鸡,而是偏爱口味清淡些的菜,这个盐焗鸡就非常符合。

    袁州小店推出新菜的频率并不算太高,不过每次出了新菜,对于李立的餐厅都是有些打击的,因为都去袁州那里看热闹了。

    这不,这次还是一样的。

    “咦,好久没见你来了?!蔽诤6耘旁谏砗蟮囊笱诺阃氛泻?。

    “快过年了,太忙了?!币笱盼弈蔚乃档?。

    “那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殷美女?!绷韬晟焱返髻?。

    “我知道,这家伙是来吃新菜的?!甭⒖趟档?。

    “是啊,听说出了盐焗鸡挺想吃的?!币笱帕⒖痰阃?。

    “哎呀,我看是想某人了吧?!苯详厮祷暗氖焙蚨宰乓笱偶访寂鄣?,一副我懂的表情。

    “想多了?!币笱偶洳谎诺姆烁霭籽?。

    “请各位入内用餐?!敝芗阎苯映隼纯颊泻羰晨徒?。

    殷雅一进屋,袁州就不着痕迹的走到近前,脸色严肃的开口“好久不见?!?br />
    “是的,过年了,挺忙的?!币笱帕昧肆猛贩?,脸色自然的说道。

    “嗯,吃什么?!痹莺鸵笱诺亩曰盎揪鸵恢蓖A粼谡飧鑫恢?,每次都差不多。

    “盐焗鸡,听说你新做的盐焗鸡,我想试试?!币笱胖苯铀档?。

    “好的,稍等?!痹莸阃?,然后转身去了厨房。

    “袁老板,还有我呢,你是不是忘记给我点餐了呀?!苯详匾涣炒傧恋乃档?。

    “嗯,没忘,周佳去招呼?!痹菀∫⊥?,然后直接对着周佳说道。

    “哈哈,害羞了?!苯详毓恍?,也不介意。

    而袁州是权当没听见,认真的准备起了盐焗鸡。

    袁州做的东江盐焗鸡有一些改良,在草纸里层里包裹了两张鲜嫩的荷叶,以此来增添一些风味。

    殷雅看着袁州忙碌的身影还是很期待的,毕竟许久没来吃了。

    不过等到端上来的时候,殷雅却有些傻眼。

    “就这样?”殷雅一脸懵逼的指着面前的盘子问道。

    “是的?!痹莸阃?。

    “难道要我抱着啃吗?”殷雅一脸无语的看着袁州。

    “不用,这里准备了手套,食用前请先拆好?!痹萆焓质疽庖笱诺淖狼?。

    那里的确准备了手套,还是贴心的两副手套。

    “不过,你要是喜欢直接吃,也是可以直接吃的?!痹荻倭硕俨耪庋档?。

    因为他看殷雅的样子可能不会撕。

    “呵呵?!币笱判睦锖苁潜览?,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她一个女孩子会喜欢在外面包着一只整鸡直接啃的。

    “请慢用?!痹莶⒉恢滥睦镉形侍?,只能客气的说道。

    “谢谢?!币笱耪庑恍欢炙档钠奈а狼谐?。

    “不客气?!痹莸愕阃?,再次回了厨房。

    “女孩子的心思还真难猜?!痹菪睦锊唤锌?。

    袁州的感慨殷雅并不知晓,要是知道恐怕忍不住直接拿起鸡放好,用盘子砸人了。

    鸡放好的原因自然是因为,还要吃。

    “其实盐焗鸡是要撕不能切的,因为这鸡做好之后碰到铁器会伤害它的味道,就没那么鲜美了?!币慌缘某碳际匆笱哦宰耪Υ笱鄣尚⊙?,忍不住出来给袁州解释。

    “???”殷雅不明所以。

    “说白了就是,以前厨房里是我们自己上手撕的,我撕的你吃吗?”程技师直白的说道。

    “不吃?!币笱殴系乃档?。

    “那不就行了?!背碳际笱琶靼琢?,这才不再多说,再次看袁州去了。

    ……

    ps:今天是?;暌碌纳?,在此祝她又一个十八岁生日快乐,年年都十八~天天开心~。

    ps2:才不是盐焗猫,是盐焗鸡,都说菜猫不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