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敏来帮忙一般是在晚餐快结束的半小时前,也就是说,申敏的到来标志着晚餐只剩半小时了,是以没多久晚餐就结束了。

    “老板,欢迎回来,我先走了?!敝芗讯宰旁萑险娴辣?。

    “嗯,路上小心?!痹莸阃?。

    “佳佳再见?!鄙昝粢捕宰胖芗训辣?。

    “再见?!敝芗鸦恿嘶邮?,快步离开,夜课可没多久就要开始了。

    雨在不知不觉中停了,

    “袁老板,我去收拾二楼了?!鄙昝粞实目醋旁?。

    “嗯,去吧?!痹菰诙旌竽贸龅拿碛涝妒俏氯鹊?。

    “谢谢袁老板?!鄙昝艚庸?,点头,快步跑去酒馆二楼,准备擦拭椅子和桌子。

    “吱”袁州想了想直接打开隔板,走出厨房,来到门外。

    冬天的蓉城黑的早,八点多的时间天早就黑乎乎一片了,这时候小街上开门的还多,不过要是袁州今天是烧烤开的店面会更多更晚。

    因为袁州小店开门就意味着有生意,酒馆来的就那么几个,而烧烤就不同了,来的人多着呢,其他店铺自然能分到食客。

    “还真挺黑的?!痹萏а圩笥铱戳丝?,然后自言自语道。

    亲自看了才知道,这比袁州记忆里的还要黑些,整个小街就只有路口才有两个路灯,就这还是人家主路上的路灯。

    目测了一下街距,街距很窄,基本没办法装路灯。

    袁州再次开口“看来是时候需要本男神出马了?!?br />
    “袁老板今天亲自在门口等着,是有什么新菜了?”陈维的声音打断了袁州的想象。

    “没有,时间快到了?!痹菔樟财鸨砬?,一脸的严肃的说道。

    这样子就好似看食客来了没有,理由很是正当的样子。

    “哦,还以为出新的下酒菜了?!背挛嗣源?,一脸遗憾。

    “请进?!痹萑每趴?,请陈维几人进门。

    接着就是下楼来的申敏开始招呼,引领食客就酒馆二楼准备喝酒。

    袁州一个人坐在厨房的椅子上,拿出了手机。

    “嗯,上午十一点前付钱当天能到,这个不错?!痹菘戳丝此突踝羁斓纳碳?,果断点了进去。

    为了符合店里的环境,袁州选择的是简单的款式,只不过上面还是有荷花纹。

    “这样还是能体现我的品位的?!痹菘醋旁煨图虻サ牡屏?,很是满意。

    办完事情,袁州一身轻松的准备休息会,就进行每天的练习。

    第二天一早,袁州小店的早餐时间结束后,送走食客和周佳,袁州再次出来看了看。

    “还没送来,可能得下午了?!痹菡驹诿趴?,来往的行人中并没有快递,不由得嘟囔。

    袁州小店的门口一般有许多的早餐摊子,时日久了以后,这里的摊子甚至都有了自己固定的位置。

    “袁老板,袁老板,您好?!闭急附莸脑荼蝗私凶×?。

    叫住袁州的是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看起来很年轻的小伙子,大约也就二十六七的样子,他的手里端着个盘子,盘子里还冒着热气。

    “什么事?!痹葑厣碜?,淡淡的问道。

    “是这样的,我想请您品尝一下我的煎饺,拜托了?!闭馊怂底胖苯庸Ь纯推牡萆吓套?。

    盘子里有四个白白胖胖的煎饺,底部焦黄,冒着热气,盘子上还放着一双干净的筷子。

    “为什么?!痹葜苯游实?。

    “是这样的,您知道我在这里也半年了,以前生意好的不得了,现在却差了一大截,您去了日本,关着店门,但每天来看您的人还是不少,您的手艺那么好,能不能请你帮忙看看,拜托了?!蹦昵崮腥怂底旁俅蔚紫峦?,一脸诚恳的说道。

    “可以?!痹莶⒚挥芯芫?。

    袁州会答应的理由倒是很简单,一来这人很有礼貌,袁州只是不愿意交际,并不是一点不懂,这种情况,他也是不好拒绝。

    二来就是这人看着年轻却很守规矩,自从他立了垃圾自己带走的牌子,每次摆完摊子都会收拾干净地面才离开,有时候还会帮着卖馒头的老奶奶一起,。

    这些袁州都看在眼里。

    “谢谢,谢谢,麻烦袁老板了?!蹦昵崮腥肆⒖桃涣尘驳牡佬?。

    “嗯?!痹菽闷鹂曜?,直接夹起一个煎饺。

    一个煎饺不过一根手指的长短,三两口也就吃完了。

    “怎么样怎么样?”年轻男人一脸紧张的看着袁州,等待着袁州的评价。

    “你用这头把煎饺吃完?!痹萃蝗话芽曜臃醋诺莞四昵崮腥?。

    “???”年轻男人一时没反应过来,一脸的疑惑。

    “吃?!痹萏嵝训?。

    “好的?!蹦昵崮腥苏獠沤庸曜?,也夹起饺子开吃。

    年轻男人一共只装了四个煎饺过来,袁州吃了一个就剩下三个,年轻男人一口气吃下两个,按耐不住了。

    “袁老板您的意思是不是,让我吃了现在的煎饺,然后再想想以前的煎饺,用来做个对比?”年轻男人抬头问道。

    “吃完?!痹菘醋排套永镒詈笠桓黾褰人档?。

    “哦,好的?!蹦昵崮腥嗽俅文闷鹂曜?,一口吃掉了煎饺。

    “我知道了,袁老板是让我自己尝尝味道?”年轻男子好像突然顿悟,明白了袁州这样做的目的。

    是以自顾自的说道:“我仔细尝了尝,我觉得是没有区别的,要说区别,我以前包的肉还少些,现在肉更多了,也是买的好肉,感觉生意应该更好才对?!蹦昵崮腥搜氏陆茸?,迫不及待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不,让你吃,只是因为我吃过早饭了,吃不下四个?!痹菀⊥?,表示没有这个意思。

    “呃……”年轻男子噎住了,然后道:“不会吧,以前人家就是吃了早饭,闻到我这煎饺的香气也会再吃几个的?!蹦昵崮腥思负跏窍乱馐兜姆床档?。

    “那么,为什么现在没有了?!痹莸阃?,直截了当的反问。

    “为什么?对,为什么没来了?”年轻男人一脸疑惑的看着袁州。

    而袁州则看着他的摊子,年轻男人也顺着袁州的目光看去。

    他的煎饺摊子并不大,一个炉灶,一个大型平底锅,边上是揉面的机器,旁边放着绞肉机和没用完的馅料。

    在最开始前,他的摊子只有一口大平底锅和炉灶,揉面机和绞肉机都是后来添置的,在生意好了以后。

    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一会,突然年轻男人好似反应过来一般,对着袁州鞠躬道谢。

    “谢谢袁老板,我明白了?!蹦昵崮腥怂低曜砝肟?。

    他已经明白了,不是手艺出了问题,而是他的用心出了问题。

    以前才支起铺子,没什么钱,所以用的肉都是普通的,虽然普通但却是他天还没亮就去肉摊精心挑选的,只要梅花肉,如果没有还会换菜市场,必须要买到梅花肉。

    梅花肉是最适合做煎饺肉馅的,另外面粉也是,以前面粉是普通的小袋,但每天他都会干劲十足的揉面,调馅。

    但现在呢?

    说起这年轻男子是一个有良心的人,因为随着袁州小店人气越好,人流量越大,他生意也越好,所以挣钱多了之后,他所用的材料,都上了一个梯级。

    比如猪肉,以前买普通梅花肉,价格十六左右,然后现在买“五谷粮食猪”二十左右,面粉也是用好,利润下去了很多,但想着薄利多销。

    也就是因为赚钱了,揉面拌馅都交给了机器,成了流水线,去买猪肉,也不再只买梅花肉,没有就随便买一块,毕竟他现在用的可是贵肉。

    即使材料好些,但这样普通的早餐谁都不缺,他的煎饺已经没有了竞争力。

    “不客气?!痹葑砘氐降昀?。

    做菜太公平了,你用什么态度,做出来的东西就只会是什么味道。

    美食,不能忽悠。

    ps:今天是父亲节,菜猫给爸爸过节了,今天就只有一更了,但是是粗长的更新哟~,菜猫在这里也希望所有的爸爸都能身体健康,天天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