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鲜丼的老板穿着传统的日式浴衣,头顶微秃,一脸和善的笑意,拉着乌骏就不放手了。

    “别走,明天继续,不用钱,不用钱?!崩习逡恢敝馗醋耪饧妇浠?,中文说的既古怪又别扭。

    “不好意思,这可不是我做主的,是厨师做主?!蔽诳ニ始?,一脸无奈的说道。

    “鱼,鱼还有,要鱼吗?”老板皱眉,想了半天,以为乌骏是说没鱼,立刻拍着自己的胸脯,大声保证。

    “不用,不用,明天不来了,下次再说?!蔽诳チ⒖贪谑?,表示不用了。

    “不要钱?”老板还是执着的说道。

    “不用,不用?!蔽诳チ芫?。

    老板见乌骏一脸坚决,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也只能叹气,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店里。

    “呼,还好老板的中文不好,不然就麻烦了?!蔽诳ズ袅丝谄?,放松下来。

    也是,要是这海鲜丼的老板中午说的贼溜的话,恐怕不会这么容易放过乌骏。

    毕竟谁会和钱过不去呢,就连袁州都不会,这不他难得耐着性子听人说着夹生的中文。

    “先生,这鱼能否卖我?”这人穿着正装,外罩一件黑色大衣,说话的时候带着浓浓的日本口音,但却说得是中文。

    “只剩一半了?!痹莸乃档?。

    “没事,我们就要这一半?!蹦腥丝隙ǖ乃档?。

    但袁州却没有说话。

    “实在不好意思,是我太着急了,按照惯例,我应该自我介绍?!闭馊丝丛菝挥蟹从?,以为是觉得他失礼,这人立刻鞠躬道歉,然后开始自我介绍。

    “我叫松下明治是《鱼》的老板,鱼是一家寿司店,就在前面的位置,很显眼的?!闭馊艘槐咚狄槐咧缸徘懊嫦匀坏囊桓龃笳信扑档?。

    “我刚刚吃了您做的一盘切鲙,实在是太好吃了,希望您务必把这半条蓝鳍金枪鱼卖给我?!彼上旅髦蜗仁强浣绷嗽莸某?,然后才再次申明自己的目的。

    要知道其实打袁州这条鱼主意的人不少,毕竟袁州是个新来的,还是个华夏人,来这里摆个一次两次的就算了,要是长期这么下去,恐怕这里的店铺不会欢迎。

    而买下这条鱼自然是最好的办法,一来有噱头,二来也算是给自己的店增加名气。

    是以,这位松下明治说话很是大声而直接,就是为了表明他要买,其他要买的自然就得等着他们谈完,当然,那些围观的群众也知道了,毕竟他们也很好奇这条鱼最后的归属。

    “可以,你出多少钱?!痹莞纱嗟奈实?。

    “您说,按您的价位来,然后再商量?!彼上旅髦我涣澈蜕?,实则精明的说道。

    “松下先生,您既然想买,那肯定你出价,你要是没价格就让后面的人来谈?!币慌缘奈诤V苯硬寤傲?。

    袁州并没有反驳乌海的话,而是静静的看着这位松下明治。

    在袁州看来,这鱼是得卖掉,因为不可能带回国,但是他也不愿意为了这半条鱼多说。

    松下明治有些踌躇,并没有立刻开口,想来是在观察袁州的态度。

    “说价,不合适不谈?!痹菘谄涞苯拥目?。

    “这样,3300000日元如何?”松下明治看了看身后虎视眈眈等着买鱼的人,和好奇的观众,心里做出了决定。

    直接说出了一个袁州不会拒绝的价格。

    “嗯,可以?!痹莸阃?。

    “等等?!蔽诤M蝗唤凶≡?。

    “怎么了?”袁州跟着乌海退后几步,然后才开口。

    “这钱让郑家伟去存,还有等会的三百万,毕竟你没有海外账户,也不能带着大量外币回国?!蔽诤:驮菟祷暗目谄?,那是相当的温和。

    毕竟胃还掌握在袁州手里。

    至于节操,乌海表示那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谢谢?!痹莸阃?,然后干脆的道谢。

    “不客气,只要你别老请假就好了?!蔽诤R涣吃鼓畹目醋旁?。

    “这个需要看事情?!痹菀涣橙险娴乃档?。

    “不不不,研究厨艺才是正经事,其他都是浮云?!蔽诤8旁萆砗?,苦口婆心的劝解。

    “你的钱,直接打到这位先生的账户?!痹葜苯雍雎粤宋诤5幕?,然后对着松下明治说道。

    “好的,那么先生,请您跟我来一下?!彼上旅髦渭菡饷此?,一下子松了口气,客气的对着一旁的郑家伟说道。

    见半条鱼最后有了归宿,观众和其他想买鱼的也就慢慢的做鸟兽散了。

    现场一下子安静下来,就剩袁州、乌骏、乌海了,海鲜丼的老板进店伤心去了,郑家伟跟着松下明治进店交易去了。

    “请你吃一盘?!痹萃蝗欢宰盼诤K档?。

    “???”乌海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那边袁州却拿出剩下了一块金枪鱼脸颊肉做了起来。

    这次袁州直接打开了他带来的金属箱子,拿出里面最后一把刀。

    “咄咄咄”刀和鱼肉以及琉璃台轻轻碰触,然后发出了美妙的音符。

    先是切片,然后切丝,袁州一丝不乱的做着手里的事情,对于一旁叽叽喳喳的乌海充耳不闻。

    直到袁州拿出一小袋绿色的鲜花,乌骏也忍不住开口了。

    “我说你要这花做什么,原来也是吃的?!蔽诳ヒ涣车幕腥淮笪?。

    “这是都给我吃的?”乌?;褂套孕朔艿乃底?。

    然而,袁州对于两人的问题都没回答。

    这次袁州没在摆成一个个的小球,而是自己做了两盘出来,直接松松的堆叠在盘子里。

    然而就是这样,那样子也是引人食指大动的。

    蓝鳍金枪鱼的腮帮子肉,呈现出一种淡淡的红色,其间还很整齐地分布着白色的脂肪纹理,被袁州斜刀切成丝,混着金丝般的金橙丝,里面夹杂了绿色花朵,还有紫色的紫苏叶子。

    这些都是丝的形状,混合在一起就好似金齑玉脍,但却比那还要鲜艳的多。

    “两盘都是给我的?”乌海连小胡子都来不及摸,迫不及待的伸手就准备拿到自己面前。

    “只有一盘?!痹莸亩饕膊宦?,直接护住一盘,拿起筷子开吃。

    “没事,没事,一盘也总比没有强,这可是第一次袁老板主动请客,不行,感觉灵感来了回去得画两幅画缓缓才行?!蔽诤6俗排套?,一脸的感动。

    开玩笑,这可是袁州第一次主动请客,毕竟以前他想袁州请客从来没成功过,对于乌海来说,确实值得纪念。

    不开玩笑的说,乌海感动得都快哭了。

    ps:日常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