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拿出的除了箱子,其他的就是一些发泡材料,专门用来保温的。

    “悉悉索索”袁州仔细的在金属盒子边上围了一圈。

    “难怪你不让我靠近,居然是冰刀,你这是昨晚做的?”乌骏围着琉璃台转了一圈,一脸眼馋。

    “嗯,你买来的水?!痹莸阃?。

    “难怪需要那么多水,这么说你昨晚没睡觉?”乌骏不会做冰菜刀,他只是听人说过这东西,但起工艺的麻烦程度确是有所耳闻的。

    “鱼呢?”袁州并未回答,而是再次问道。

    “马上就来了?!蔽诳ヒ裁痪啦?,看了看时间,然后说道。

    “好?!痹葜换卮鹆艘桓鲎?,然后就静静站立,等待着鱼的到来。

    “怎么样,这里的环境满意吧?!蔽诳ヒ涣匙缘玫氖疽庠菘粗芪У幕肪?。

    场外的筑地市场本来就是一些小商铺的聚集地,有许多的商店,还有很多国内网友知道的网红店。

    比如前面一家吃牛丼的店铺,现在就已经挤满了来吃早餐的游客,还有许多本地人。

    还有不远处吃烧烤海鲜的店铺,也是人流如织。

    “不错?!痹莸阃?,表示肯定。

    乌骏选择的是一家卖海鲜丼的餐馆,这家店的门口很大,但是里面确实狭长的那种户型。

    也就是一个L形的铺面,不知道以前门口摆的什么,现在却是摆着一张两米五长的琉璃台,大理石的台面,上面铺成了干净无味的陶瓷菜板。

    琉璃台的高度正好到袁州腹部,这样更能方便操作。

    琉璃台的前面是一个长条桌,一共可以坐下四个人,摆放了四张简单的椅子。

    “对了,我还没问呢,你这穿的是什么?”乌骏好奇的看着袁州身上的衣服。

    出门在外还时刻不忘自己小店的袁州穿的自然是店里做菜惯常穿的汉服。

    “这是汉服,你这都不懂,亏你还是个大厨师呢?!蔽诤4┳琶尥闲?,大步的走到袁州面前。

    “看你箱子不大,居然还带了这么多东西?!蔽诳ブ苯游奘恿宋诤5幕?,看着袁州说道。

    “好饿,两天没吃饭了,再不吃饭我就要去医院了,还是饿的?!蔽诤O肮咝缘囊黄ü勺谠菝媲?,然后喊饿。

    “还有一会才开始?!痹莸乃档?。

    “板着脸的,你的鱼和你要的材料一会一起送来,那金橙子可是来自于千疋屋的,那可是好东西?!蔽诳ヒ涣匙缘?。

    就差没直接对着乌海说他可是有贡献的。

    “你也要做?”乌海皱眉,摸着小胡子不满的看着乌骏。

    “当然不,我只是负责所有的材料,包括那条蓝鳍金枪鱼的买进?!蔽诳フ獯蔚挠锲兔飨远嗔?,也直接多了。

    “嗯,你不做就好,我可是专门来吃袁老板做的食物的?!蔽诤R涣匙院赖乃档?。

    乌海完全没GET到乌骏的点,自顾自的坐下等吃的。

    而乌骏则一脸无语。

    “袁老板需要什么帮忙,请告诉我?!钡故且慌缘闹<椅翱谖实?。

    “不用,谢谢?!痹菀⊥?。

    “其实我可以帮忙翻译,我的日语还不错,经常帮小海处理日本这边的画展?!敝<椅耙涣吵峡业乃档?。

    “麻烦了,请你负责收钱,统一日元,赤身八百人民币一盘,腹部一千二一盘,鳃肉三千八一盘,我说的这个价格是人民币,麻烦换算成日元收取,谢谢?!闭獯卧菝挥芯芫?,直接给出了价格。

    “没问题?!敝<椅俺烈髁艘幌?,然后点头。

    郑家伟和袁州一问一答后,小摊子上又陷入了一片静默,和边上热闹的街道形成鲜明的对比。

    还好没多久,负责送鱼的人来了。

    鱼被放在一个超过人高的泡沫冰箱里,一打开,里面完整的鱼就赤果果的露了出来。

    这条鱼确实如乌骏所说,加上头尾一共两米的样子,靠近的尾巴的地方有一个刀口,那是抽血的口子。

    泡沫箱子就放在袁州脚下,袁州的双眼仔细的观察了一番鱼身子,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然后又舒展开来。

    “是我想多了,这肯定不会有系统给的材料那么极品?!痹菪睦锵氲?。

    还好,配套的调味料还是很不错的,乌骏是用了老大心思的。

    “要不要帮忙抬起来?!蔽诳ヒ槐咴诒呱习沧暗乃废词?,一边问道。

    “不用?!痹菟低?,带上口罩,一手搂住鱼头,一手搂住鱼中间位置,用力一举,直接拖起了整条蓝鳍金枪鱼。

    “砰”鱼和桌面只发出了极其轻微的声音,甚至鱼头都是轻轻的被袁州放置在桌面上的。

    “居然还是大力士?!蔽诳ゾ醯迷菔侨瞬豢擅蚕?,看起来没什么力气,却能举重若轻的拖起一条八十公斤的鱼。

    “那当然,袁老板可是每天早起跑步的,不像你已经中年发福了?!蔽诤?次诳シ浅2凰?。

    毕竟这家伙天天跟着袁州,肯定吃了不少好吃的,而饿着乌海根本没有道理可言。

    其实,在人高的大箱子到来的时候,小摊子边上就已经有人在看了,再看到袁州一人托起大鱼,看的人更多了。

    “这人力气还真大?!?br />
    “是现场剖鱼吗?好像是蓝鳍金枪鱼啊,这真是难得一见?!?br />
    “应该是要做鱼生,看起来是个有力气的厨师?!?br />
    “居然是蓝鳍金枪鱼,即使不知道刀艺好不好,但还是值得看看的?!?br />
    围观的人群叽哩哇啦的说什么话的都有,日语、英语、韩语当然还有夹着着中文。

    袁州并没有做什么奇特的事情,比如摸鱼骨确认切割之类的都没有,他只是很认真的看了看鱼,然后开始打开金属箱子。

    东京十二月的天气是真的不算暖和,虽不像北海道那样冰雪覆盖,但也寒冷。

    而袁州的金属箱子一打开,里面就冒出轻悠悠的白烟。

    “咦,这是什么刀?看着居然是全透明的,有意思?”

    “这是不是电视里演的冰刀?冰做的刀?”

    “好像真的是冰刀,刀柄上好像有什么东西覆盖了?”

    “这个刀好奇特?!?br />
    袁州刚刚拿出刀,围观的人又多了起来,一传十十传百的,人越来越多。

    毕竟冰刀这个东西还是很稀奇的,大家就听只过,见过的几乎没有。

    而看热闹是人的天性,这在哪里都一样,是以袁州的摊子直接被里三层外三层包围了。

    “看来效果不错?!痹菽钸读艘痪?,不知说的是冰刀,还是面前的鱼,亦或者是眼前热闹的围观。

    是时候展现一把高端操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