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是筑地市场,不然是在这里不成,你是谁???”乌骏看着乌海那显眼的两撇小胡子,一脸好奇的问道。

    “智商正常都不会认为是这里,当然你这样的我就不知道了?!蔽诤A⒖套房聪蛭诳?,摸着小胡子一脸嫌弃的说道。

    乌海是个从来不给人面子的人,这不直接就怼了回去。

    “好吧,看来你是那种吃亏不吃亏都会反击的人,不好玩?!蔽诳ブ苯痈诤O铝烁龆ㄒ?,然后不再说话,坐在一旁享用美味。

    “你知道就好?!蔽诤C判『永浜咭簧?。

    “小海先坐下,挡住门口不好?!敝<椅俺錾凶』挂〉奈诤?。

    “那好吧,袁老板你怎么不声不响的就来了日本,差点饿死我?!蔽诤R涣嘲г沟目醋旁?。

    “后天,我准备在筑地市场做切鲙?!痹葜苯优壮稣饩浠?,顺利的让乌海停止哀怨的看着他。

    “那太好了,后天开始我就跟着你?!蔽诤V苯铀档?。

    “嗯?!痹菘捎锌晌薜泥帕艘簧?,并不多说。

    “还是乌海好些,有吃的就行?!痹菘醋盼诤2辉诙嗨?,而是研究起了居酒屋的菜单,松了口气。

    不过这次袁州算是见识到了,没有袁州小店乌海是真的不吃饭,只要了点米酒喝。

    四人除了乌骏是个话痨以外,其他的人都不多话,然而现在乌骏见识到了乌海的功力,不再说话,这样四人说话的时候就更少了。

    就这样一时之间,四人都没人说话,当然除了开始郑家伟有礼的招呼外。

    吃完饭,袁州并没有闲逛的习惯的,而是直接回了酒店,四人也就一起回的。

    “你住对面?”袁州看着乌海拿出他对面的房卡问道。

    “对啊,我是特意过来吃饭的?!蔽诤T俅紊昝?。

    “这几天没办法做?!痹葜苯亓说钡乃档?。

    “嗯,听家伟说了,你们交流会为什么不做吃的?”乌海说起这个就一肚子气愤。

    “因为是交流?!痹菹攵疾幌氲乃档?。

    在袁州看来,要是不是交流,今天会场的那些动手做的厨师,他可以碾压。

    动手展现厨艺的基本是中青年一辈不说,就算是老一辈的在处理某些食材上,也不会有袁州厉害。

    “也是,要是袁老板你出手,那就好玩了?!蔽诤L嗽莸幕?,赞同的点点头。

    “嗯,早点休息?!痹莸阃?,然后说道。

    “我还等着袁老板的切鲙呢?!蔽诤R驳懔说阃?,然后去开门去了。

    “袁老板也早点休息?!敝<椅坝欣竦乃档?。

    “安?!痹菟低?,转身就打开自己的房门,休息去了。

    一进房间,刚刚关上门,郑家伟就开口问道“小海你怎么不说明天的事情?”

    郑家伟是知道乌海就是为了吃饭来找的袁州,却表现的很正常,也没缠着人做菜,这很匪夷所思。

    “我准备明天一早去堵袁老板,跟着进交流会场,毕竟我也是袁老板的徒弟?!蔽诤:苁亲院赖乃档?。

    “袁老板会同意?”郑家伟一脸疑惑的问道。

    “袁老板当然不会同意,但是看门的会同意,今天交流会的事情你不是也听说了吗?!蔽诤5靡庋笱蟮乃档?。

    “小心袁老板不高兴?!敝<椅疤嵝训乃档?。

    “额,我进去就坦白?!蔽诤A⒖袒堑乃档?。

    “希望袁老板不会介意?!敝<椅安⒚挥腥敖?,毕竟乌海确实快两天没吃什么东西了。

    然而乌海远远想不到,第二天的交流会袁州需要去的是下午,而不是上午,这不自然是没进得去,蔫蔫的回到房间睡觉去了。

    好像要把平常熬夜的时候补回来一样。

    至于袁州上午去哪了,自然是去了筑地市场,极品的食材自然需要提前预定,哪怕提前一天都是好的。

    当然,还是由老司机乌骏带路。

    “这场内和场外还都差不多?!痹荽┳藕窈竦拿薨?,短处的头发精神的立着。

    “确实,不过场外现在还算好的,一会人更多,都是游客?!蔽诳ゾ醯糜行├?,对着手掌哈了口热气。

    “看鱼?!痹菁蛄返乃低?,然后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

    “知道知道?!蔽诳ゴ蛄烁龉?,然后跟着往里走。

    也难怪乌骏打哈欠,现在才早上五点,日本的天都还没怎么亮,不过时间早来看鱼的却不少。

    场内的都是大商贩,来往都是千斤的货物,没有一个小商贩或者散户的。

    筑地市场内基本没有淡水鱼,都是海鱼,不过和蓉城的差别就在于,他们许多都是活的,而不是冰鲜的。

    袁州虽然听不懂日语,但也发现了这些,不过袁州回头看了看乌骏,立刻又自在起来。

    “既然这家伙是老司机,那就要有老司机的觉悟?!痹莅荡甏甑南氲?。

    转了没多久,袁州就来到了鱼类的拍卖场,这里的鱼,有时候会拍卖,当然只邀请少部分的人进行。

    还会拍卖一些珍贵鱼类。

    这不,现在就有一场。

    “这是蓝旗金枪鱼?还是两条?”袁州有些惊讶的看着提示板上的日文。

    要说,袁州确实不认识日文,但有些日文和中文还挺像的,看到图片,在连猜带蒙的袁州就发现了里面拍卖的是什么。

    “还真是,这东西可是少见,也就只有大市场才有卖的了?!蔽诳ド锨翱戳丝?,貌似很懂行的说道。

    “既然有两条,那我也不为难你了,我需要一条,你可以吃到大腹部鱼生一盘?!痹葜苯涌跫?。

    “这是拍卖的,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卖给散户,真的,这不是钱的问题,你别给我钱啊,我真的不是说钱的事情?!蔽诳タ醋旁菀谎圆缓暇湍贸鍪只硕?。

    偏偏手机还报账“支付宝收到转账200000万?!?br />
    “你咋知道我没有限额的,不对,是真的很难买到的?!蔽诳ヒ涣车挠尬蘩?。

    “老司机去吧,只有两条,时间不早了?!痹莘畔率只?,一脸自然的说道。

    “我TM现在最讨厌的三个字是老司机,下次谁叫我老司机我和谁急!”乌骏拿着手机,很是无奈,嘴里嘀嘀咕咕的。

    而袁州则是看着乌骏打电话的背影,还不忘嘱咐一句。

    “多出来的钱记得转回给我?!辈话迫缭?,自然也不能让不爱财的乌骏为难。

    所以多出来的钱,自然是退回来最好。

    ……

    ps:成都现在大雨,菜猫坐在窗边,然后感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