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是一男一女,看起来很是年轻,可能是留学生,也可能是来旅游的,仗着边上的人都听不懂中文,在那里高谈阔论。

    “你一说国内,晓静你看到那个酒店门口显示的LED没有?”男音的口气听起来既八卦又担忧。

    “知道,你说的是那个厨艺交流,还是中日厨艺交流对吧?!北唤邢驳木褪歉崭盏呐?,女音毫不掩饰语气里的不满。

    “对,就是那个,也不知道具体比些什么,咱们的刀工明明就不行,鱼生这些哪有别人做的好?!蹦幸舻目谄诺S?。

    “可不是,要知道咱们华夏菜是以味道和火工出名的,又不擅长刀工?!毕脖г沟乃档?。

    “就是,干什么非要以己之短来攻别人的长处呢,要是不扬长避短肯定会输的很难看?!蹦幸艏绦档?。

    “也不一定,至少别的咱们还是不错的?!毕采陨苑床档?。

    “唉,也是味道应该没问题?!蹦幸粼尥讼驳幕?。

    两人的谈论被上来的新菜打断,袁州也就没再听,注意力放到了眼前的食物上面。

    细细的品味了一片生马肉后,袁州才轻轻的放下筷子。

    “乌骏,你去低调随意的问问前面那对情侣接下来的行程?!痹菡饣八档淖匀欢苯?。

    “咦?”乌骏一脸了然的看着袁州,低调随意的问陌生人接下来的行程?

    这是什么操作?

    “看你的了老司机?!痹莶⒚挥薪馐偷男乃?,一本正经的说到。

    “对没错我就是车技很好的老司机,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肯定开车让你看看老司机的车技?!蔽诳ミA诉P渥?,干劲满满的就去了。

    袁州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乌骏那里,而是在吃面前的上等烤制鲑鱼,从鱼皮到鱼肉都细细的品味了一番。

    “这就是马油?倒是挺有意思的,有点腥味?!痹菘醋琶媲暗纳新碛?,饶有兴趣的样子。

    袁州点的马油,就是生的马油,被切成极薄的小片,松松的摆成一朵花的形状,样子倒是不错。

    但袁州还是问道了一股马的腥味,不过这还在忍受范围以内。

    和马油一起上来的还有一个碟子,上面倒着酱油,袁州夹起一片,直接蘸了蘸,开始吃了起来。

    “唔,有点奇怪的口感,但是几乎没什么感觉,也不鲜甜,也不油腻,吃起来像是油又不像油的?!痹荼呔捉?,边在心里分析这个马油的味道。

    生切马油,袁州还没吃几片,乌骏就已经胜利而归了。

    “板着脸的,你太过分了,我去打探情况你就把烤鱼吃了,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我真是太失望了?!蔽诳タ醋旁菝媲翱湛杖缫驳呐套?,想都没想的说道。

    “结论是什么?”袁州已经很能习惯的忽略乌骏的抱怨,直奔主题的问道。

    “华夏去大阪的留学生,来东京旅游的,今天已经看过了明治神宫,明天准备去二重桥和皇居,后天去筑地市场,然后就是雷门、浅草寺和东京天空树这些景点,都是热门的旅游景点?!蔽诳ハ乱馐兜木突卮鸬?。

    “嗯,筑地市场好像是最大的鱼市场吧?”袁州从中挑出一个熟悉的地名,然后问道。

    “对,确实是,筑地市场就在东京都中央区筑地五丁目2番1号,那里是整个日本都有名的市场,而且一直说要拆也没拆,去旅游的人不少?!蔽诳ド陨越樯芰艘幌轮厥谐?。

    “嗯,本来也打算去看看?!痹莸陌每墒枪洳耸谐?,在蓉城的时候就是这样。

    买萝卜是去最近的,但逛菜市场却不一定了,哪里有好的大的菜市场,袁州总会去看看的。

    “怎么?板着脸的你准备怎么做?”乌骏自然也听到了那些话,所以才会问袁州这样的问题。

    “筑地市场好像分为场内和场外商店街,作为老司机就看你的了?!痹菡饣八档挠行┠涿?,但偏偏乌骏一下子就听懂了。

    “不是吧,又是我跑腿?有什么好处?没好处我可不干,虽然我是老司机,但咱们也不是白跑的?!蔽诳ッ抛约旱牧?,一脸骄傲的说道。

    “今天的饭就不用你请了,AA,就这样?!痹葜辶酥迕?,然后说道。

    “AA和好处有什么关系?”乌骏一时之间还没听明白。

    “本来是你请客,现在我付我自己的?!痹堇硭比坏乃档?。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请客的?没有吧,我都不记得了?!蔽诳ズ傻目醋旁?。

    然而袁州的脸还是一样严肃,根本看不出什么。

    “你说这里你是老司机的时候?!痹莸乃档?。

    “我说过?”话多的坏处就是,你不会记得你说过的每句话,比如现在,乌骏就完全不记得他是不是说过要请客。

    潜意识里觉得好像没有,但又好像有的样子。

    乌骏看了看袁州的脸色,发现袁州皱着眉,静静的看着他,这让他生出一种他说过但不承认的感觉。

    “好吧,我接受了,我去联系摊位,你要做什么,太大肯定不行,场内不对普通游客和散客开放?!蔽诳ヒё叛?,算是同意了袁州的这个好处。

    “做切鲙,和今天那个交流会的琉璃台差不多?!痹菀幌伦泳腿范艘鍪裁?。

    在华夏能体现刀工的菜式其实非常多。

    比如淮扬菜里的大煮干丝,那豆腐干需要一片片的片的极薄,然后切极细的丝,用鸡汤那么一煨,滋味极其鲜美。

    再有就是切豆腐丝,那一根根的豆腐丝必须得能穿针,可见淮扬菜的刀工之高。

    而袁州之所以选择切鲙自然是因为那两个人讨论。

    “鱼生这种东西可是老祖宗留下的,后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痹菪睦锇蛋迪氲?。

    不过袁州面上却是淡淡的,云淡风轻的样子。

    “那好办,后天就你人过去做切鲙就行?!蔽诳ツ源镒思父鐾?,然后应承了下来。

    “嗯?!痹莸阃?。

    “袁老板,你后天要做切鲙?在哪里?”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突然直冲入袁州耳朵。

    乌海带着郑家伟走进了小小的居酒屋。

    “你来开画展?!笨吹皆莸牡谝环从褪钦飧?。

    紧接着就是,小乌和大乌终于见面了,不知道谁更胜一筹。

    “不,我是来吃饭的?!蔽诤R槐菊乃档?。

    “哦?!痹莸阃?。

    “袁老板,你的切鲙在哪做?”乌?;故潜冉瞎匦恼飧?,以至于他直接忽略了乌骏。

    ……

    ps:日常求月票和推荐票~最近又有大雨,大家出门记得带把伞,淋湿了容易感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