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蔽诤K⒖棵?,直接走进里面,来到阳台左右看了看,发现并看不到对面,窗户都看不到。

    “袁老板住对面哪间?”乌海这才问道。

    “不是2711就是2712这两间?!敝<椅翱隙ǖ乃档?。

    “这么肯定?”乌海有些好奇。

    郑家伟的本事乌??隙ú换骋?,不过能这么精确确实是乌海没料到的,毕竟活动方肯定是知道保密的,这种资料根本就不是随随便便能够查到的。

    “这次中日交流会,是由岛国厨人株式会社和华夏厨师联盟举办的。日本主场居住肯定是厨人株式会社安排,我查了查,和厨人株式会社有密切合作关系的世纪凯悦酒店?!敝<椅耙槐吒诤9嬷埔挛?,一边细细的解释。

    “大会规格,给中方安排的房间肯定是豪华套间,而凯悦豪华套间一共有二十二间,在二十七层和二十八层,这些资料在凯悦的官方网址都是能够查阅到的?!敝<椅翱次诤D训萌险嬖谔?,也就再次说道。

    “嗯,然后呢?!蔽诤J疽庵<椅凹绦?。

    “以前小海我们和日本几个合作的画展,小海你都没来,但从那次举办方给我们安排的房间就能看出,日本对房间安排很讲究,是按照年龄高低安排?!敝<椅八党鲎约旱木?。

    “华夏厨师协会的微博有公布这次交流名单,我挨个按照年龄排序,袁老板是最小的,剔除这次钟负责人这个不稳定因素,在没有换房的情况下,袁老板就应该是住在世纪凯悦酒店2711或者是2712房间?!敝<椅八嫡庑┑氖焙?,还记着乌海没来交流会的事,看着乌海的眼神都有些幽怨。

    “行了,下次听你的?!蔽诤A⒖趟档?,不过下次算不算数就不知道了。

    “我就知道小海最好了,收拾好了,可以去找袁老板了?!钡玫交卮?,郑家伟立刻站起身,笑眯眯的说道。

    “走吧走吧?!蔽诤K灯鹑フ以菽鞘腔暮?。

    也是巧合,乌海第一个敲的就正好是袁州住的房间2711,只是敲了许久都没人应,毕竟袁州已经出门了。

    “难道不是这间?”乌海疑惑的看了看门牌号,决定敲下一间。

    下一间则是钟丽丽的房间,这次倒是没敲多久,钟丽丽就打开了房门。

    “两位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钟丽丽直接说的是日语。

    “钟助理你好,我们是来找袁老板的?!蔽诤V迕济凰祷?,倒是一旁的郑家伟认出是钟丽丽,直接开口说出目的。

    当然为了保证乌海听得懂,郑家伟说的是中文。

    显然,郑家伟早就知道这两间里有一间是钟丽丽住的,一点也不意外,自然的招呼道。

    “两位是?”钟丽丽并没有肯定什么,而是先询问两人的身份。

    “我是袁老板的徒弟?!蔽诤R涣车靡獾乃档?。

    “我并没有听说袁老板收了徒弟?!敝永隼鲆涣尘璧乃档?。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我师傅去哪了?”乌海一脸自傲。

    乌海来之前就做好功课,如何进入会场,如何吃到袁州做的菜,自然有个身份是最好的。

    而在乌??蠢?,袁州的厨艺这么高超,作为他的徒弟自然应该是很有面子和傲气的。

    乌海代入的是将来他收徒弟后,徒弟应有的表现。

    “袁先生和乌先生去了居酒屋,具体哪家我也不太清楚,两位要是想找人,明天就可以找到袁先生了?!敝永隼鏊党隽嗽莸南侣?,却也留了个心眼,没说具体位置。

    “今天没办法知道?”乌海皱眉。

    “是的,不好意思,没帮到两位?!敝永隼鲆涣城敢?。

    “时间不早了,明天再找?!敝<椅巴蝗凰档?。

    “好吧?!蔽诤;恿嘶邮?,算是对钟丽丽的道别,然后直接去了对面的房间。

    “麻烦钟助理了?!蔽诤?推牡佬?,然后才追着乌?;氐椒考?。

    回到房间,乌海直接躺倒在床上,然后叹气。

    “这家伙刚来日本,还真是能跑,算了,明天再说,睡觉了?!蔽诤7烁錾?。

    “小海,明天的交流会现场,我们进不去,它并没有开放观众席位,都是政府的和厨师,或者助理?!敝<椅翱醋盼诤?,一脸认真的说道。

    “进不去?我可以做免费助理的?!蔽诤A⒖讨逼鹕碜?,摸着小胡子一脸认真的说道。

    “明天的交流会由日本厨师表演,华夏厨师负责试吃,并不做菜?!敝<椅爸牢诤T谝獾氖鞘裁?,立刻说道。

    “哦,那就算了,等结束了在叫我,我得好好休息?!蔽诤L暧痔苫亓舜采?,不在意的说道。

    袁老板不做菜,那么这场交流会的吸引力对于他来说就是零。

    “那小海你好好睡一觉,等袁老板结束,我就来叫你?!敝<椅跋感牡墓厣戏棵?。

    这边,乌海虽来到日本却连袁州的面都没见到,但袁州那边的居酒屋之行也不是一番风顺的。

    来之前,袁州就找过自己兄弟孙明了解过日本隐藏在居酒屋中的美食。

    一共有五家,其中四家不在东京,唯一一家在的,今天还不营业,袁州就之鞥呢退而求其次,吃的别的。

    袁州就不是个爱玩的,吃完晚餐,就回了酒店,准备参加第二天的交流会。

    一觉到天明是袁州的习惯。

    早餐是一起吃的,只是吃了少量食物用来垫饥,一会的交流会才是重头戏。

    “第一个开始的就是品尝菜品,然后说出优缺点,知道大家都了解了,我也就不多说了,有什么问题或者需要找我就可以了?!敝永隼鲈俅蚊魅妨艘幌滤墓ぷ?。

    “钟助理用不着多说,一句话不需要重复几次?!币桓龃┳胖猩阶?,留着灰色头发的中年男子,直接皱眉说道。

    “不好意思各位,我是怕我没交代清楚,几位这边请?!敝永隼隽⒖痰屯返狼?,然后规矩的引路。

    “没事,交流会重要?!崩蠲骰源蛄烁鲈渤?。

    “袁老板,这日本人也擅长做鱼,这次你可要说些精辟的话,直接镇住他们?!崩蠲骰源蛟渤?,刘同则是直接和袁州搭讪缓和气氛。

    “嗯,没问题?!痹莸阃?。

    而边上的厨师对于袁州却不甚了解,和刘同关系好的,自然就问了起来。

    说起了话,气氛自然就回暖了,刚刚灰色头发的发飙自然也就被淹没。

    “这位可不得了,一手全鱼宴那滋味可是绝了,那味道……”刘同则是兴致勃勃的说起了袁州的全鱼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