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的声音温软,看着乌骏问道:“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是这样的,这位先生没吃饱,请在给他两份?!蔽诳パ鄱疾徽5闹缸旁?,一脸诚恳的说道。

    “好的先生,你的两份也需要放在一份里吗?”空姐显然想起了刚刚乌骏的要求,轻声温和的问道。

    “当然,不过你别多问,我这朋友胃口大,但是有点不好意思?!蔽诳セ恿嘶邮?,一脸为了袁州考虑的样子。

    “等等……”袁州皱眉,然而他不过刚刚开口就被乌骏打断了。

    “行了,美女你快去准备吧,不是我说,你们这飞机餐味道还不错,就是分量太少了,对吧,板着脸的你是不是想说这个,没事,我来说就行了?!蔽诳ヒ槐咚?,还一边对着袁州眨眼,一副需要帮忙掩饰的样子。

    “你高兴就好?!痹菀幌伦用涣似⑵?,摊手无奈的说道。

    “当然高兴,嘿嘿?!蔽诳ゼ莶辉倏?,一脸的得意。

    “好的,先生,您的意见我会上报,感谢您的提议?!笨战慊拐嫖蠡嵩菔钦饷聪氲?,还礼貌的对着袁州道谢,然后才离开去准备餐点。

    “你真是太够意思了,谢谢你同意帮我点餐,谢谢,下了飞机肯定请你喝酒?!钡鹊娇战阋蛔?,乌骏立刻笑眯眯的看着袁州,语气里满是感谢。

    “我好像并没有答应?!痹萦锲降?,倒不像生气,只是有点无奈的样子。

    “没事,我知道你答应再心里就好了,你这表情太熟悉了,你肯定是在想你根本没答应是吧,但是你看我都知道你在想什么,那我说你答应就肯定答应了?!蔽诳タ戳丝丛?,然后一脸了解的说道。

    “那你的经验还真丰富,你是被多少人嫌弃了?”袁州第一次见脸皮厚的能当钢板的,但意外的,倒是不讨人厌。

    “谢谢夸奖,主要是经历的多了,被多嫌弃几次家九习惯了?!蔽诳ズ敛槐芑渲苯泳统腥狭?。

    当然他的脸上也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反而是一副他聪明的模样。

    “东西来了你吃吧?!痹萑险娴南肓讼?,一会东西来了,乌骏就可以吃东西,然后闭上嘴,这么一想刚刚背的锅好像又值得了。

    “当然,这本来就是我点的,自然是我吃,没事不用觉得不好意思,下了飞机请你去吃正宗的和牛,咱们这里卖的都是澳洲的,日本的和牛那是真的新鲜,到时候我罩你?!蔽诳ハ仁抢硭比坏幕趾昧怂姆苫?,然后才一副他是老司机的样子,要罩袁州。

    对此,袁州的反应是整个人往后靠了靠,闭上眼,直接开始休息。

    “这么快就睡觉了,这才上飞机还不到三小时呢,还有两个小时,睡这么久会不舒服的,我来陪你聊天怎么样?”乌骏对着闭眼的袁州,继续说道。

    直到空姐再次送来两人份的餐点,他才消停下来,而袁州则是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

    哪怕不需要回答,但一个陌生人一直在身边说话对于交际困难的袁州来说也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耳边安静后,闭上眼的袁州冷不丁的想起了面汤。

    那只傲娇挑食,一点不会卖萌的狗。

    时间回到一天前。

    虽然所有的材料都由系统提供和整理,但是袁州也会自己习惯性的整理一遍,以此来熟悉食材,更好的了解它们。

    是以这次出门,袁州又彻底的整理了一番厨房,当然因为现在材料众多,也不是一天能够完成的事情,就因为这样,袁州耽误了给面汤做存粮的时间。

    “给,这是你这一个礼拜的存粮?!痹菽贸鲆淮H飧?,直接递给窝在酒馆后门,它窝里的面汤。

    “呼呼”面汤慢悠悠起身,上前闻了闻袁州手上的袋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喂,面汤你趴着干嘛,自己把你口粮保管好?!痹萦职雅H飧傻拇油暗萘说?。

    要知道平时袁州每次出远门,都会给面汤留足够的口粮,等到他回来。

    只不过平时袁州给面汤的是他亲自做的狗饼干,当然面粉什么的都是袁州自己买的。

    毕竟系统的食材不能带出来,平时吃剩的面汤也就算了,那都不能算食物或者食材了,自然不在系统的规定范围。

    要知道钻系统漏洞是袁州一直在做的事情。

    “你的口粮,不要了?”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酒馆都关门了,是以袁州才会直接给面汤牛肉干,要知道平时都是狗饼干,这次可是肉,算是不能亲自做饼干的补偿。

    然而卧着的面汤却看都不看袁州一眼,东张西望的,就是不看袁州手上的牛肉干。

    “平时都是饼干,这次难得是肉,你还不吃了?平时看你吃别人女孩子喂的火腿肠都开心的摇头摆尾的,这是怎么了?”袁州再次把牛肉干凑近了一点。

    面汤“霍”的一下子站起来,后退两步,两只乌溜溜的眼睛一脸嫌弃的盯着面前的牛肉干。

    那样子就好像在说“你拿的什么鬼东西来喂我,以为外面买点牛肉干就想忽悠我吗?”面汤那表情非常传神。

    “你是狗精吧,刚刚你那是嫌弃吧,是嫌弃吧?!痹荼Vに娴拇用嫣赖墓妨成峡吹搅嗣骰位蔚南悠?。

    “真不吃?”袁州拿着牛肉干再次在面汤面前晃了晃。

    然而面汤还是一样的,看都不看牛肉干,一副就等饼干的模样。

    “啊呜,让你不吃,让你不吃,真不吃?”袁州站直身体,从袋子里拿出一条牛肉干,直接开吃,一根一根往嘴里塞,边吃边对着面汤。

    一副要让面汤后悔的样子。

    “你不吃我就吃了,这牛肉干味道还不错的,你确定不吃?”袁州一连吃了三条,再次问道。

    面汤的反应就是没有反应,趴在温暖的窝里,压根不看袁州一眼。

    “你这家伙是养叼了,你不是也吃别人喂的火腿肠吗?”袁州一脸无语的看着面汤。

    一人一狗,就这么在后巷怼了起来,当然是袁州单方面的怼面汤,面汤则是不痛不痒的听着,间或呜呜两声,以示存在感。

    那样子,不愧为是袁州说的狗精。

    ……

    ps: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想当年菜猫的学校高考前,还有女孩子复习紧张到晕倒了,当时菜猫的身体也因为熬夜不太好,但是感觉还是挺怀念那个时候的,所以菜猫觉得,大家就放下心好好考,认真努力,然后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