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饱的嘉逸,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后,腰背挺的笔直的出了袁州小店,这才叹了口气。

    “呼,好饱!”嘉逸摸着肚子小小的呼了口气。

    当然,嘉逸做的这个动作很不明显,毕竟她可是教养良好的白富美。

    而一旁吃完饭的漫漫则在群里开始共商大计,当然这个大计是关于烧鹅的。

    [今天有个新的议题,由我和乌大哥提议。]甜品店的漫漫

    [嗯。]名字还是最长的大画家乌海

    [说。]高富帅凌宏

    [说说看,什么提议?]三失美人姜嫦曦

    [对对对,是关于袁老板的吗?]袁老板的小迷妹唐茜

    [过年了,忙的飞起,好久没去店里了,漫漫你说。]累成狗的殷雅。

    排队委员会的群是单独的,群员稀少,也就只有几个长期在袁州小店吃饭的食客而已。

    而且这个群里的要求就是必须加上真名,是以才有这样奇葩的网名。

    [关于烧鹅,虽然常来吃饭的都清楚烧鹅需要共享,但是第一次来的不知道,这个怎么办?]甜品店的漫漫

    [比如今天的烧鹅我们都没吃到。]甜品店的漫漫

    [今天有烧鹅?谁点的?给我留点没有?我马上到。]高富帅凌宏

    [对对对,给我也留几块肉。]三失美人姜嫦曦

    [已经被吃完了,只剩骨头,我都没吃到!]名字还是最长的大画家乌海

    从乌海这个回答来看,就能看出满满的怨气。

    [谁吃的?]三失美人姜嫦曦

    [一个从来没来过的食客。]漫漫的回答很是简练

    几人就这烧鹅被谁吃了这样的问题,讨论一个大长篇,就连最先提议的漫漫都被带偏了,直接跟着歪楼了。

    最后还是许久没开口的唐茜发了个问号出来。

    [说起来,咱们不是讨论如何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袁老板的小迷妹唐茜

    唐茜这话一发,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额,乌大哥,你别捣乱,要不下次又没烧鹅吃了?!甭⒆乓慌阅米攀只烂磷诺奈诤?,一脸无奈的说道。

    要知道群里说烧鹅被谁吃了这个话题,就乌海跳的最欢。

    “哦?!蔽诤L返呐读艘簧?。

    [我觉得需要大家出力,在各个论坛之类的地方发布这样的消息,烧鹅分食才是最科学的吃法,怎么样?]漫漫咬了咬嘴唇,手下不停,戳着手机,开始回话。

    [可以,一会我出个格式,有空的发一下。]累成狗的殷雅,最先回话。

    [可以,我有半小时的空闲。]三失美人姜嫦曦也随后应下。

    [吃了饭发。]高富帅凌宏

    接着剩下的人也开始同意,而唐茜只要是关于袁州的事情,总是最积极的一个。

    [放心,我可是有很多小号的人,看我把评论刷到置顶。]袁老板的小迷妹唐茜,干劲满满的说道。

    “乌大哥,你也不能偷懒,快回去刷评论?!甭米攀只?,边走边对着乌海说道。

    “知道了?!蔽诤K嬉饣恿嘶邮?,还是没动弹,继续扎根在袁州小店里。

    开玩笑,乌??墒遣坏仍菪〉暧凳奔浣崾焕肟娜?,当然只是在每次出去几天回来后才是这个样子。

    别说漫漫,就是袁州都早就习惯乌海这个样子了。

    是以,漫漫也不多说,见乌海点头也就算了,至于袁州则是直接当乌海强烈的视线如无物。

    “袁老板是不会在给你多做一份的?!背碳际醋啪涂焯雷由系奈诤K档?。

    “你懂什么,我好歹还学过两天,你连一天都没被教过?!蔽诤R涣车靡獾乃档?。

    “好吧,你说的对?!背碳际虾萌说牧扯伎毂敛蛔×?。

    要知道每次程技师说乌海什么的时候,乌海就拿这个话来怼他,关键是程技师还无法反驳。

    事实就是如此,程技师不过是一个旁听生,而乌海好歹是被袁州正儿八经教过三天的,至于过程如何,那不重要。

    “当然,我和袁老板的关系和你不同?!蔽诤W缘玫乃档?。

    要不是袁州就在不远处的厨房忙碌,程技师真想呵呵乌海一脸,不过想了想还是学到技术重要,也就忍了。

    “还好这两天过后就正常了?!背碳际π睦锇参孔约?。

    两个小时能有多久,不过是一百二十分钟,七千两百秒,一秒的时间,连呼吸都来不及,是以这个时间真的很快。

    “中午的营业时间已经结束,晚上见?!痹菡驹诠裉ɡ?,礼貌而客气的说道。

    这句话也就预示着中午营业时间的结束。

    周佳和最后的食客乌海刚刚离开,袁州的手机就巧合的响了起来。

    “叮铃铃,叮铃铃”手机在抽屉里发出轻微的震动。

    “呲”袁州拉开抽屉,拿出手机,眉头不自觉的皱起。

    “居然是周会长?!痹菽米攀只?,并没有马上接起。

    要知道,在袁州看来,每次周世杰给他打电话都是有事情,上次是请楚枭吃饭,上上次是去法国楚枭请吃饭。

    “嗯,不知道这次是不是又是有事?!痹葜迕?,不是太想接。

    毕竟他是个怕麻烦的人。

    然而手机却锲而不舍的一直响着,大有不接不罢休的样子。

    “算了,看看他怎么说?!痹萼止玖艘痪?,然后才接起。

    “周会长好?!痹菘诘谝痪渚褪俏屎?。

    “午餐刚结束吧?!敝芑岢び锲潞?。

    “嗯?!痹萸徉乓簧?,并不多说。

    “是这样的,我有点事情,需要谈谈,下礼拜一我来店里找你?!敝苁澜苤涝莸钠⑵?,寒暄过后,直接切入正题。

    “什么事情?”袁州直接问道。

    “到时候就知道了,肯定是好事?!敝苁澜苡锲苁巧衩氐乃档?。

    “好?!痹菪睦锖闷?,但嘴上却是爽快的应下。

    “那行,就这么说定了?!敝苁澜芩低昃凸叶狭说缁?。

    “下个礼拜一,还有五天就知道了?!痹莶皇遣幌胫乐苁澜芩降暮檬率鞘裁?。

    但是他也清楚,周世杰人老成精,若是现在太好奇,后面可就不好拒绝了。

    世界上跑的最快的是曹操,而流传最快的则是谣言,比谣言更快的就是关于袁州小店的谣言。

    ……

    ps:最近天气比较反常,开空调的记得盖好被子,不要感冒了,出门记得带伞,毕竟菜猫差点成了落汤猫,这可是亲身经历,来自菜猫的温馨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