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拿出手机,看到了屏幕上显示的袁州的回复,却没有第一时间点进去,而是直接翻到了通讯录,开始打电话。

    乌海的手指有着不见阳光的苍白,骨节比较粗,看起来灵活有力,直接点击拨打了乌琳的电话。

    “嘟嘟嘟”电话一连响了好几声才被接通。

    “是我,醒着没有?!蔽诤?谖实?。

    “乌海!你是不是有病,这么晚打电话问我醒着没有,当然没有!”乌琳的怒吼直接从电话那头传来。

    “嗯,看来现在是醒了,去买点治头疼的药,感冒治头疼的,还有润喉的?!蔽诤:敛辉谝馕诹盏呐?,直接自顾自的交代道。

    “你病了自己找医生去,找我干嘛?!蔽诹彰缓闷乃档?。

    “虽然你是女汉纸,比是还男人,但是姜汤应该会熬吧,熬一碗浓点的备着,大约一小时后就用得着了?!蔽诤V遄琶纪废赶赶肓艘环?,再次说道。

    “就算你是我哥哥我也想打死你,病了找医生,别找我?!蔽诹彰缓闷乃档?,但起床的动作却不含糊,利索的单手穿着衣服。

    “不是我,是郑家伟?!蔽诤V苯拥?。

    “什么?是家伟病了?不早说?!蔽诹账低?,直接挂断了乌海的电话,转而打起了郑家伟的电话。

    而这边打完电话的乌海,这才若无其事的点开袁州的回复看了起来。

    “这家伙真是无情无义?!蔽诤?吹皆莸幕馗?,顿时觉得心累,比一会自己开车找路回去还觉得心累。

    毕竟飞了十几个小时,还没有美食吃,对于乌海来说太残忍了。

    乌海也不回复,直接用手机开启的导航,准备回家休息,明天可以起个大早去吃早饭。

    毕竟乌海已经超过一天没吃饭了,没袁州小店的吃食,乌海就是这么任性。

    胃不疼了乌海,对于吃食更加的任性了。

    而另一边知道郑家伟生病的乌琳挂断电话就直接打给了郑家伟。

    乌琳交代的话语简单而干练。

    “在车上好好坐着,我直接去你家等你,药和姜茶都给你准备好?!蔽诹詹⒚挥卸嗨?。

    “谢谢琳琳,我会的?!敝<椅暗纳舸懦枘绲奈氯?,笑着点头一一应下乌琳的话语。

    “嗯,那你闭眼休息一会,马上就到家了?!蔽诹斩V龅乃档?。

    郑家伟到家后得到了乌琳的细心照顾,两人自是一番的温情脉脉,而乌海则是开了三个小时才到家。

    一到家自然就是沾床就睡着了。

    第二天,乌海精神抖擞,根本不需要闹钟就在袁州开门前醒了过来。

    “嗯,看来我的生物钟并没有被打乱?!蔽诤?戳丝词奔?,很是满意的说道。

    洗漱下楼后,乌海遇到了那个娃娃脸的女孩子。

    娃娃脸女孩子脸上瞬间带出了一抹笑容,看了看乌海,却没有上前打招呼,就连看都只是看了一眼而已。

    “哟,你小子回来了?”凌宏上前用力的一拍乌海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道。

    “走开,腿长了不起?!蔽诤C缓闷乃档?。

    “当然,毕竟你只有两撇小胡子,没有我的大长腿?!绷韬晏乇饑N瑟的抖了抖腿。

    “我这是比你有特色?!蔽诤5靡獾乃档?。

    “对对对,你的胡子是挺有特色的?!绷韬旰眯Φ囊⊥?。

    “当然?!蔽诤8静恢朗裁唇锌推?,直接收下凌宏看似夸奖的话。

    “早?!甭豢醇诤?,立刻打了个招呼。

    “嗯?!蔽诤Sα艘簧?,直接点了点头。

    漫漫打招呼的时候,特意偷眼看了看一旁的娃娃脸女孩,发现她真的没有特别的表现,除了看起来和乌海没走前一样了,并没有表现的特别开心。

    “难道还真不是喜欢,这乌海的胡子还真是有妙用,还能给人安全感了?!甭睦镟止?。

    她不知道安全感这东西经常挂在嘴边,但实际上可能一个柚子,一块霓虹灯招牌,一个下水道盖,都能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没安全感的缘故。

    当然乌海的小胡子比柚子、招牌、下水道盖还是要强得多。

    而乌海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一心就等着吃早饭呢。

    这不,营业时间一开始,乌海冲进店里立刻点餐,然后坐好就等着吃了。

    “早?!痹莸故窍刃写蛄苏泻?。

    “早,袁老板我早餐能多吃点吗?两天没吃饭了?!蔽诤C判『?,一脸可怜的说道。

    袁州看了乌海一眼,并没有回答。

    当然这就是很明显的拒绝了,不过这次端上的迎客套餐,乌海发现了他的配餐饮水带着微温。

    乌海自然不是一个爱多说的人,直接一口喝干,开始吃起了早饭,在美食和袁州面前,显然还是美食更加重要。

    吃完早餐等午餐,午餐过后自然就是等晚饭,这就是乌海的生活状态。

    这不乌海已经等起了午餐,还好这两餐的间隔时间比较短,这不就已经开始了。

    不过哪怕乌海这么积极,排在第一位的也不是乌海,而是白富美嘉逸。

    这当然就源于周佳的情报,她是来等着吃烧鹅的。

    “居然不是我第一?!蔽诤`止玖艘痪?,倒也不在意,第二个吃和第一个在平时来说其实差不多。

    “午餐营业时间开始,请前十的食客进门?!敝芗训纳舸蠖宕?。

    “一只精品烧鹅,一碗米百做白饭,已经转账?!币唤挪坏茸?,嘉逸就直接开始点餐。

    这一点还是周佳告诉嘉逸的,而嘉逸显然有认真的听周佳的话,这才这么快速的点餐。

    “好的,请稍等?!敝芗研ψ诺阃?,直接叫餐。

    “等等,今天有烧鹅?我也要,给我留点?!蔽诤7从ρ杆俚乃档?。

    “这个你要问嘉逸,乌大哥?!敝芗咽疽獾悴偷氖羌我?。

    “美女,烧鹅一只太大,你吃不完的,我们分分,我给钱?!蔽诤?戳丝醇我?,发现不认识,立刻很是礼貌的说道。

    “不用了,我习惯一个人吃?!奔我菪ψ乓⊥?。

    “吃不完会黑名单不划算,我们分,我可以多出点钱?!蔽诤V迕?,看了看那边忙碌的袁州,语气着急的说道。

    “我只是来这里旅游的?!奔我莶⒉辉谝獾乃档?。

    “这样太浪费了,你听我的,这烧鹅都是咱们每次都是分着吃的?!蔽诤D训萌绱擞心托牡娜敖?。

    “真的不用?!奔我菪θ莼故且谎潞?,不过态度坚定的拒绝了。

    “这样我只要一个腿?!蔽诤R涣澄液艽蠓降乃档?。

    而嘉逸却有些无奈了,并没有再回话。

    而就在乌海死皮赖脸的想要吃烧鹅的时候,却不知道他的经纪人郑家伟正在被人挖角。

    ps:三更送到~菜猫吃饭去啦~顺便求票,今天可是六一,儿童节礼物给菜猫月票和推荐票如何~嘿嘿~拜托大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