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研一的怒吼言犹在耳,但食客们倒是偷偷的对视一眼,很是得意的样子。

    要知道,平时李研一那神气的样子和说话的刻薄,现在他吃了这么一个小亏,让大家觉得平衡了许多。

    而且李研一明显就是吼吼,这不还坐着吃东西呢。

    “你快点,这么晚了小心没吃的,我都要饿死了?!迸四谱帕踔久髦蓖昀镒?,语气急促。

    “着什么急,不急不急,袁老板最讲时间了?!绷踔久髀谔诘?,并不着急,只是顺着潘宁的力道往前走。

    “对,袁老板是讲时间,但是听清楚,是我饿了?!迸四涣澄弈蔚乃档?。

    “行了行了,我们到了?!绷踔久饕黄ü勺谝巫由?,然后说道。

    “嗯,佳佳点餐?!迸四缓闷陌琢肆踔久饕谎?,然后说道。

    “好的,两位今天吃点什么?”周佳上前,热情的说道。

    “来点快的,蛋炒饭两份,我们一人一份?!迸四苯影锪踔久鞯懔瞬?。

    “好的,两位亲稍等?!敝芗研ψ诺阃?,然后示意两位转账。

    这两人来了许多次,虽然只是早餐时间,但也知道这里是先付钱后上餐。

    “你在看什么?”潘宁付了钱,一转头就看见刘志明抬头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等会?!绷踔久髦苯铀婵诖鹆艘痪?。

    “你小子,今天可是我请客?!迸四宦乃档?。

    “好了,告诉你,你看你头上?!绷踔久髦缸判〉甑奶旎ò?。

    “什么东西?”潘宁不解的问道,不过抬头的动作却不含糊。

    两人成为好朋友就是因为两人对于事物有极强的好奇心,当然还有不可辜负的美食,这才让两人成为志同道合的好基友。

    “居然是两幅画?!迸四疽痪?。

    “可不是,一直还没注意这个事情?!绷踔久鞯阃?。

    其实两幅画已经挂了许久了,但两人从来都是在忙碌的早餐时间到来,那个时候大家都忙着吃东西,自然没人议论这个画。

    是以这两人还是第一次看见。

    刘志明是因为刚刚被潘宁推着,不经意抬头看到的。

    “我觉得袁老板把画挂在这里肯定是为了治理我们这么办公族的颈椎病?!迸四涣晨隙ǖ乃档?。

    “对不对,袁老板?!迸四坏鹊搅踔久骰卮?,就抬头问正在放餐的袁州。

    “嗯,可以试试?!痹莸阃?,并未否认。

    “这么一说,还真有效果,不是说放风筝能治疗吗,这个应该也可以?!痹萏四饷匆凰?,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心里暗道。

    “我就知道?!迸四靡獾亩宰帕踔久餍Φ?。

    然而刘志明还抬头看着墙顶的两幅画,并未回答。

    “怎么了?”潘宁不解的问道。

    “我觉得那个人多的图,很有意思?!绷踔久饕涣车母行巳?。

    “有吗?里面连个脸清楚的人都没有?!迸四房戳丝?,然后莫名其妙的说道。

    “就是这样才有意思?!绷踔久饕涣晨隙ǖ乃档?。

    “可是连脸都没有,有什么意思?”潘宁就是纠结于这幅画上,所有人的脸都是模糊不清的这点。

    “你不觉得,那画家就是故意让脸模糊不清的吗?”刘志明摸着下巴,一副欣赏的样子。

    “故意模糊是为什么?让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画的是谁?”潘宁猜测道。

    “对,这样你就没办法用你所知的知识来代入画中,能更好的游离在画外,从上帝视角来欣赏这幅画?!绷踔久饕豢谄党隽俗约旱募?。

    “这么一说还真是,因为没有脸,不用代入,就纯欣赏来说确实画的很好?!迸四阃?。

    两人就这样仰着头,看着头顶的画,不时的交谈两句,只是他们的观点和所有人,乃至于乌海这个画家本人的意见都完全不同。

    “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叫不需要代入进去,简直不懂欣赏?!苯详睾土韬暾米叩矫趴?,一下子就听见了这么一番话。

    “倒是有点意思?!倍韬暝蚴且晦圩约旱耐贩?,一脸的若有所思。

    “有意思什么,这就是胡说吧?!苯详仄沉肆韬暌谎?,不满的说道。

    “怎么会,你不觉得这也是一种全新的见解吗?”凌宏直接说道。

    “新见解?但是乌海明明不是这个意思?!苯详刂迕?。

    “对,但是恐怕乌海都没想过这么解释这幅画?!绷韬晷γ忻械乃档?。

    “所以,这个见解不对?!苯详乜隙ǖ乃档?。

    确实,就连画家本来要表达的意思都解释的南辕北辙,潘宁和刘志明自然是理解错了这幅画的意思。

    “不不不,我觉得不用对错来说,这个见解倒是纯粹的见解,而且很有意思?!绷韬暌⊥?,认真的说道。

    “不按对错,只看意见本身?”姜嫦曦突然也笑了下。

    “对啊?!绷韬甑阃?。

    “这么一说确实有点意思,但不知道乌海知道怎么想?!苯详刈浜?,也明白了凌宏的意思,直接好奇起了乌海的反应。

    见解对于艺术来说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对错,是以只从见解来说,潘宁和刘志明确实不算错。

    两人对于画的见解迥异于其他人,不过两人倒是讨论的很欢乐。

    也幸好,两人进来的时候李研一已经走了,不然以这老头爱训人的架势,听见这样的见解,指不定要上去理论一下。

    就当是出出前面被为难的气了,毕竟李研一可是最不讲理的食评家。

    正常来说,李研一吃完都会在店里再呆一会,但这次他直接快步离开,还叫来严伽接人。

    直接回到办公室。

    “一小时后过来拿稿子,我准备发一篇?!惫厣习旃颐诺氖焙?,李研一对严伽嘱咐了一句。

    “好的?!毖腺さ阃?,然后离开。

    “踏踏踏”李研一回到办公桌前,拿起纸张,开始书写,题目就是《食材与厨艺的精妙配合》。

    是的,李研一用的是书写的方式来评论。

    远在桃溪路的袁州,并不知道李研一终于要对他的袁州小店给出评价。

    当然,袁州也不担心就是了。

    ……

    ps:菜猫只是简称,并不是能吃的猫,酸的不好吃,我觉得端午节还这么勤快的菜猫真的很少见,要不要奖励一下月票推荐票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