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比起来确实便宜方便的多?!蔽诤H贤牡阃?。

    “不比也便宜?!北冉险獾阍菔遣蝗贤?,立刻说道。

    对于袁州说的,店里的食客都哼哼两声,表示听见,显然并不赞同。

    然而,袁州却也不会说比较的话,只是不再开口。

    晚餐时间过得很快,乌海吃完没多久,就到了打烊的时间,剩下的就是酒馆营业时间。

    虽然酒馆在露天的二楼,但却一点也不冷,喝酒后反而带着一丝凉意与清爽,却不觉得冷。

    “看来说话是个艺术?!痹菹胱湃挝竦谋曜?,感慨的说道。

    “哗哗哗”袁州低头,翻着手上的书页。

    离远了一看,上面写着《说话的艺术下》这样的字样。

    是的,平时这个时间努力研究厨艺的袁州,再次开始研究起了说话的艺术。

    今天乌海的这一番话,对于袁州完成任务有点触动,但是他也不愿意和人比较才被说价格便宜。

    这可不符合他的一贯做事方法。

    因为那本面点目录,袁州现在看书速度还是极快的,这不一个酒馆营业时间,袁州就看了一大半。

    “感觉说的很有道理,就是实施起来有点麻烦?!痹菝抛约旱亩罱?,皱着眉头思考。

    “感觉这第一句话的说话方式里,问候式,敬慕式,攀认式也就只有问候式适合我?!痹葜氐憧吹木褪侨绾慰谝痪淇?。

    “不过这亲切的方式又好像不适合我高冷男神的形象,这个问题?!痹荼咚当咦晕铱隙ǖ牡阃?。

    “也许引导式比较管用?!痹萼杂?。

    收拾好二楼的申敏打开樱虾墙景,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袁州在小声的喃喃自语。

    时而皱眉,时而摸着额角思考,一幅为难踌躇的样子。

    “袁老板,需要我帮忙吗?”申敏站定,小心的问道。

    一听见人声,袁州下意识的站好,绷好脸颊,侧头看了一眼申敏直接摇头。

    “不用?!?br />
    “那您没事吧?”申敏换了个问法,语气里都是关心。

    “没事,我在思考菜式?!痹莶蛔藕奂5姆畔率?,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的,那我不打扰您了,楼上收拾好了?!鄙昝羲闪丝谄?,然后说道。

    “嗯,路上小心?!痹莸阃?。

    “那袁老板再见?!鄙昝衾衩驳牡辣?,然后离开。

    袁州照例关上店门,回到二楼目送申敏上末班车后,才开始洗漱休息。

    一夜好眠,袁州起床洗漱,然后出门跑步锻炼,时间尚早,但对面二楼乌?;业牡迫床辉倭疗?。

    “这家伙走的还真早?!痹菖艿叫〗值氖焙?,嘀咕了一句。

    是的,这个时间乌海已经桌上了离开的飞机,在他看来,既然吃了晚饭,那就早点离开,这样也能早点回来。

    早餐,乌海没来,相熟的食客有些会说道两句,知道是参加交流后,有致一同的开始担心乌海的吃饭问题。

    同时免不了的开始同情同去的郑家伟,毕竟乌海的脾气那是有目共睹的。

    午餐,乌海当然还是没来,这次基本没人讨论了,但却有个小姑娘开口了。

    姑娘看起来很小,长着张娃娃脸,看起来不超过二十岁,半长的乌发别在耳后,看起来乖乖巧巧的。

    “那个天天来这里吃饭的小胡子叔叔怎么没来了?”女孩开口的声音是糯糯的普通话,听起来不是蓉城本地人。

    “哟,乌海这小子混的不错啊,都有小姑娘问他了?!庇惺晨托∩牡髻┑?。

    “他出国参加交流了?!闭獯位卮鸬氖侵芗?。

    因为,只有周佳知道,这个娃娃脸小姑娘每次来店里,目光都会下意识的找一圈。

    直到看到乌海,才会不动声色的坐下开始认认真真的吃饭,然后离开。

    “哦,那个小胡子叔叔什么时候回来?”娃娃脸女孩子一脸好奇的问道。

    “听说要半个月?!敝芗讶险娴幕卮?。

    “嗯,谢谢姐姐?!蓖尥蘖撑⒆右涣掣屑さ牡佬?。

    然后就没再开口,开始直接点餐,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

    乌海离开的第一天就那么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大爷再次来了,这是自上次求茶失败,来的第二次,这次他还带着个人,这人就是林科长。

    两人拉拉扯扯的就过来了。

    “我说你这老头子,你一大早的拉我做什么?!绷挚瞥け咚匙爬洗笠牧Φ?,边不满的说道。

    “你上次说的你喝了小袁师傅的茶,这次你也给我求一杯去?!崩洗笠灰啦蝗牡乃档?。

    “你这老家伙,越老越不讲道理,哪有人一大早就喝茶的?!绷挚瞥ひ涣澄弈?。

    不管是实际来说,还是看起来林科长都比老大爷年轻,是以他还真不敢用力挣扎。

    “怎么没有,那早茶是哪来的,你去问问?!崩洗笠崔值睦帕挚瞥ぶ苯拥搅嗽菪〉晖饷?。

    这时候的小店外,人还很少,当然平常最积极的乌海是不在的,倒是有个娃娃脸的小姑娘在门外等着。

    “有人呢,还是个小姑娘,别拉了?!绷挚瞥ひ涣澄弈蔚乃档?。

    “没事,你来要茶的,又是我要茶?!崩洗笠涣澄薰嫉乃档?。

    “你这老家伙,小心我要到茶不给你喝?!绷挚瞥ぐ胧巧?,半是无奈的说道。

    “哪里用得着你给,我不会自己拿?”老大爷得意的说道。

    一旁的娃娃脸女孩子听到忍不住捂嘴偷笑。

    林科长则保持着一脸无奈。

    “那袁老板茶泡的怎么样?你说我去泡茶怎么样?”老大爷突然灵光一闪,兴奋的问道。

    “我看人家那袁老板是用不着你?!绷挚瞥ひ坏阋膊桓孀?,直接说道。

    “怎么,那小子妖孽到菜做的那么好吃,还会茶道不成?!崩洗笠行┎恍?。

    “可不是,我看袁老板开始好似有些生疏,浪费了些,但后面杯杯都是上品的手艺?!绷挚瞥せ匾淦鹪莸呐莶枋址?,赞叹的说道。

    “真是个妖孽的小子?!崩洗笠止?。

    “可不是,明明开始生疏的很,看的我都心疼的恨不得以身代之,后面却越来越好,行云流水的和大师一个德行,看来也是天赋顶尖的?!绷挚瞥に档募雀锌峙宸?。

    ……

    ps:菜猫如此乖,都没删那个,月票、推荐票什么的是不是不撕了?投给菜猫吧~拜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