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贪吃还是有风险的?!蔽诤C嗣约旱亩亲?,一脸的感慨。

    “废话,当然有?!甭缓闷目戳宋诤R谎?,理所当然的说道。

    “没事,我就是有点可惜?!蔽诤C判『?,很是纠结的说道。

    “你要出门?”姜嫦曦突然问道。

    “你怎么知道?”乌海惊奇的看着姜嫦曦,脸上的表情很是疑惑。

    “这还不简单,你平时虽然也蠢,但没有这么直白的羡慕?!苯详匾皇种ё拍源?,一手敲着桌子。

    “那也比你花痴好?!蔽诤V苯臃床?。

    在乌海的世界里只有吃和画画,至于好好说话,那是什么?和他有什么关系吗?

    凌宏有句话说的很对,这世界上能忍受乌海脾气的也就只有郑家伟了。

    没见乌琳都不能忍受他的脾气,那是分分钟都想掐死乌海。

    “呵,老娘可只对袁老板花痴,和你有什么关系?!苯详乜刹皇浅钥鞯男愿?,当场反驳道。

    被人夸奖的袁州倒是很开心,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静静收拾着厨房桌面。

    店里的食客纷纷离开,就剩下姜嫦曦、乌海和漫漫,走在最后的是个女孩子,也是常来吃饭的一员。

    这人走之前不经意的回头看了看乌海,这才离开。

    “确实没关系,你说说你怎么知道我要走了?”乌?;故潜冉虾闷嬲饧虑?。

    “这不是简单,你这次特别羡慕别人的胃,吃的也比前几顿多,一副要把明天的吃回来的架势?!苯详厮始?,很是自然的说道。

    “你还真要走?画展吗?”漫漫眼神亮晶晶的看着乌海。

    “不是,交流绘画?!蔽诤W谝巫由?,眼神幽怨的看着袁州。

    袁州不动声色的后退,开始收拾别的地方。

    “交流?这种事情你不是能推就推了吗?”漫漫一脸奇怪的看着乌海。

    要知道乌海在这里的时间不短了,来请乌海去参加的什么宴会、画展、交流会之类的不少。

    就是他们这些食客碰见来邀请的都不在少数,然而每次乌海都能把人噎回去。

    这也就是成名画家,要是别人,保不齐那些西装革履的人会直接动手打死乌海。

    “国外的,很重要,袁老板你和我一起去吧,包吃包住包玩?!蔽诤R涣称诖目醋旁?。

    “不去?!痹莺敛挥淘サ木芫?。

    开玩笑,天上才不会掉馅饼,袁州很是明白的,他的运气都用来找系统了,没见他这么男神还单着,就是因为这个。

    “我去的可是法国,浪漫之都,很多美人,你不是要找女朋友嘛,我负责介绍?!蔽诤C判『?,排着胸脯保证。

    “你也单身?!痹菀徽爰乃档?。

    “卧槽!扎心了?!蔽诤S忠凰布涞慕┯?,但并没有放弃。

    “听说那里的米其林三星很多?!蔽诤;涣嘶疤?。

    “嗯,吃了什么记得回来告诉我?!痹莺敛恍亩?。

    毕竟,袁州自己清楚,他连本国的菜系都还没完全掌握,现在研究国外的还不是时候。

    “哈哈,袁老板怎么可能跟你走?!苯详匾慌淖雷?,大声打断乌海的话。

    “对对对,袁老板可是会一直留在这里的?!甭阃?。

    这两人自然舍不得袁州走,他走了,她们吃什么。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蔽诤1咭⊥?,边走出店门。

    “对,我们是女子,你是小人?!苯详睾苁窃尥牡阃?。

    “踏踏踏”三人的脚步声开始远去。

    “这家伙,果然是知名画家啊?!痹萦行└锌?,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上的两幅画。

    这两幅画确实很传神,很有欣赏价值。

    然而,袁州只有一个感觉。

    “果然还挺治疗颈椎病的?!痹莸拖峦?,擦了擦琉璃台。

    “咚咚咚”

    就在袁州感慨乌海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直往袁州小店而来。

    原来是去而复返的老大爷。

    老大爷看起来来势汹汹,大踏步跨进门,来到袁州面前,直接“啪”的一声,一掌拍到了桌上。

    “怎么了?”袁州语气疑问,脸色严肃,毫无波动。

    当然,内心怎么想,那就只有袁州自己知道了。

    “怎么了,你是不是喝茶了,一个礼拜前,是不是喝茶了!”老大爷脸上的严肃不逊于袁州,问话也直接。

    “是的?!痹莸阃?。

    “好啊,你这小子,是不是喝的祁门春茶?!崩洗笠椎暮?,每说一句话都死死盯着袁州。

    “不是,明前龙井?!痹菀⊥?。

    “天哪,你小子居然喝明前龙井,你是不是又买来做茶叶蛋的,你这是暴殄天物,牛嚼牡丹?!崩洗笠孀判乜?,一脸怨愤的看着袁州。

    而袁州则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才认真的道“明前龙井不能用来做茶叶蛋,不好吃?!?br />
    “呵呵,不好吃,你给老头子,老头子不嫌弃,我还不要鸡蛋,只要茶?!崩洗笠抗庾谱频目醋旁?,一脸期待。

    “这茶不卖?!痹菀×艘⊥?。

    “那行,你请那税务局的喝茶,也得请我喝,不然,不然?!崩洗笠皇庇行┯锶?,前面的理直气壮都没了。

    而袁州有些忍俊不禁,这老大爷要茶就好似小孩子要糖。

    “不然,您就走了?”袁州语气严肃的问道。

    “对,不然老头子今天就不走了,我也不打扰你做生意,我就呆这里,给你端菜洗盘子?!崩洗笠涣车靡獾目醋旁?。

    “等你喝茶,我就上去抢一杯?!崩洗笠登赖氖焙?,一脸的自豪。

    “可是我最近不喝茶?!痹菝菜莆薰嫉乃档?。

    “那我就等到你喝为止?!崩洗笠撕炔?,那是很执着的。

    “你怎么知道这茶的?”袁州比较好奇这个问题。

    “哼,你别管?!崩洗笠盟菩『⒆?,完全没了平常的从容和坦然。

    “老大爷,下午我会去雕刻,您先回吧?!痹菪睦锖眯?,脸上却还是那副男神样。

    “不,我就看你雕刻?!崩洗笠苁枪讨?。

    “好的,等会给您雕一个张果老的驴送您?!痹菀槐菊乃档?。

    “你这小子真是蔫坏蔫坏的?!崩洗笠布浞从?,这是在说他倔。

    ……

    ps:那啥,菜猫能删掉昨天发的请假条吗?感觉好蠢……菜猫其实酒量不错的,不知道大家信不信?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