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是我的神仙果了!”乌海刚刚问出这个问题,立刻就有人回答了他。

    这人就是刚刚自称肯定能被选中的那位家乡扬州的食客。

    “因为这个神仙果就是我家乡的特色小吃?!笔晨退档勒飧龅氖焙蛞涣辰景?。

    “居然真是你小子入选了,太厉害了?!备崭账祷暗氖晨?,立刻羡慕的说道。

    “当然,我可是扬州的?!闭馊撕苁亲院赖乃档?。

    只不过心里很是庆幸,毕竟他为了选上,那可是绞尽脑汁的想了一个在扬州已经失传的小吃。

    “那你快说说这神仙果是什么?!庇腥舜叽俚?。

    “对,快说说?!闭饷匆凰?,其他的食客都好奇的看着这位扬州食客。

    “嘿嘿,其实这个东西我也没吃过?!闭馊艘蔡钩?,摸着脑袋直接说道。

    “原来你自己都没吃过?!逼渌晨土⒖涛抻锪?。

    “对啊,这东西我就听我奶奶讲过,说是好吃得很?!毖镏菔晨鸵涣橙险娴乃档?。

    “那行,我们还是自己试试吧?!笔晨退始?,直接招呼起周佳点餐。

    “我要一份神仙果,水培小黄瓜,东坡肘子和米百做的白米饭?!蔽诤R豢谄研虏巳懔?。

    “好的,不过水培小黄瓜是餐后水果,需要最后上,可以吗?”周佳细细的说道。

    “餐后水果?”乌海一脸疑惑的看着袁州。

    “嗯,新出的?!痹莸阃?。

    袁州一张口,黄瓜的味道又传了出来,他发现这黄瓜的香味还不错,闻着挺清新的。

    是以才有了这样的安排,毕竟袁州还记得被说没有餐后水果这事。

    “有意思,没问题,最后上就最后上?!蔽诤R豢谟ο?。

    “好的,请稍等,您的餐点马上就到?!敝芗训阃酚ο?,然后报菜名。

    神仙果因为那位扬州食客的关系,许多人点,比第一次那个老鸹头还要受欢迎。

    毕竟那位扬州食客可是说了,这是已经失传的一道特色点心。

    至于水培小黄瓜点的人自然也不少,但是确实没有神仙果多,毕竟袁州小店的东西是真的不便宜。

    “来来来,可以上小黄瓜了,我可是吃完了?!蔽诤6宰胖芗哑炔患按乃档?。

    “好的,稍等?!敝芗训阃?,回身准备端。

    不过这一下她也惊了一下,一回头一盆艺术品般的盆栽就那么立在那里。

    “居然是真的水培黄瓜?!笔晨陀械沣?。

    “真是好新鲜?!笨醋耪庋钩ぴ谔俾系幕乒?,食客心里也是惊讶的。

    “确实新鲜,而且你看到没有,那黄瓜是居然有露水?!绷硪晃皇晨椭缸拍撬榱榈幕乒纤档?。

    “可不是,咱们现在可是冬天?!绷硪桓鍪晨鸵簿鹊乃档?。

    至于周佳则是收起表情,然后镇定的端着托盘去给乌海。

    托盘里除了黑色的盆栽水培小黄瓜,还有两个颜色各异的陶罐,里面全部装着清水。

    “您的黄瓜?!敝芗言谠菪〉暌彩羌烂娴?。

    要知道那些平时见都见不到的公司高层,富二代,甚至小说里才有美女总裁,还有知名画家,作家之类的,她都见的不少了。

    是以,周佳心里虽然惊讶,但还是认真的做着自己的分内工作。

    “这个怎么弄?”乌海是个艺术家,看到这样能吃的,却还是活生生的艺术一般的小黄瓜也有些懵。

    不过这样抵挡不了一个吃货的心,是以他直接看着袁州问道。

    “黄色陶罐的水洗手,绿色陶罐的洗黄瓜,毛巾擦手?!痹菁蛎鞫笠乃档?。

    “这个餐后水果真是别致?!蔽诤V苯影咽纸牖粕展?,然后说道。

    说起这个陶罐放进一双手刚刚好,不大不小,手入水的瞬间,乌海挑了挑眉。

    “居然是温的,又好像凉的,这水挺有意思的?!蔽诤D贸鍪?,然后说道。

    乌海说的没错,这水当然也是系统提供的,刚刚适合人体的体温,摸起来似凉又似温热,感觉奇怪,洗起来却很舒适。

    “啪”洗完手,乌海毫不犹豫的折下一个黄瓜,然后放进绿色陶罐,用来清洗。

    这个黄瓜已经非常感觉,这样被扔进去就好似在水里打了个滚,小黄瓜立刻浮了上来。

    “咔嚓咔嚓”乌海直接捞起来就塞进嘴里吃了起来。

    “唔,这个不错,很好吃?!蔽诤?焖俪酝暌桓?,然后说道。

    “咔嚓咔嚓,确实不错?!北呱洗淳捉阑乒系纳?,还没等乌海反应过来,姜嫦曦就直接开口说道。

    没错,就在乌海沉浸在刚刚的黄瓜的脆嫩口感里的时候,姜嫦曦也毫不犹豫的吃了一根。

    当然,这个黄瓜是从乌海点的水培小黄瓜的藤蔓上摘下来的。

    “你吃了我的黄瓜,必须赔我一盆?!蔽诤A⒖趟浪赖亩⒆沤详?。

    “别忘了,我请你吃过全鱼宴?!苯详匦γ忻械乃档?。

    “那不是一回事,现在你点一份黄瓜,然后赔给我?!蔽诤V苯恿说钡囊?。

    “不要,我现在点,那不是进了你的肚子?”姜嫦曦果断拒绝。

    “那这样,你点了我们烫火锅?!蔽诤M环⑵嫦氲乃档?。

    在乌??蠢?,外面所有买的蔬菜用来涮火锅都有些糟蹋了袁州做的极品火锅料。

    而现在袁州既然出了新的食材,那么用来烫火锅岂不是正好。

    “火锅用来烫黄瓜?”姜嫦曦一脸无语。

    “你是不是想吃火锅想傻了,不要?!苯详刂苯泳芫?。

    “那你就赔我黄瓜?!蔽诤6杂诔缘闹醋拍鞘浅跸胂蟮?。

    “下次再说?!苯详鼗匚蹲抛炖锴逍碌幕乒衔?,然后拒绝。

    “周佳,我要一份麻辣火锅底料,她要一份水培小黄瓜?!蔽诤V苯咏欣粗芗?。

    “带你看新的画,有你在里面?!蔽诤6宰耪芫慕详厮档?。

    “好吧,真是执着?!苯详亓⒖谈目?,然后付钱。

    “那当然,唯有吃和画画不能辜负?!蔽诤R涣橙险?。

    “是是是,记得你说的话?!苯详靥嵝训?。

    姜嫦曦早就知道袁州有一副单独的画作,就是那副晨跑的背影,而且最主要的是,在其中一幅全部人的图画中,并没有姜嫦曦。

    是以她才叫乌海给她也画一张,至于乌海当时自然是没答应。

    至于这次是不是真的有画姜嫦曦,那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