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色粗瓷碗里的老鸹头一个个的大约一元硬币大小的样子,是以老大爷一筷子正好夹起一个。

    煮熟的老鸹头莹白如玉,带着微微的透明,因为是不规则的形状,看起来倒有几分野趣。

    老鸹头一入口,表面带着麦子的清香,在嘴里的感觉滑滑的,稍微一咬,口感绵软又带着一些嚼劲。

    咬开的时候,老鸹头中间好似包裹了汤汁似得,很是温润可口。

    “哟,原来是清鸡汤啊,真不错?!崩洗笠韵乱豢?,立刻赞叹道。

    “确实很不错?!蔽诤R裁凶叛勐獾乃档?。

    老大爷放下筷子,喝下一口汤。

    因为这鸡汤是清鸡汤,去掉了全部的油脂,汤清如水,里面却裹着满满的鸡肉鲜味。

    一口下去,温热的鸡汤立刻划过喉咙,鸡肉的鲜美也随着鸡汤划过而留在嘴里。

    这一口下去简直是口舌生香,不吃鸡肉倒胜似吃了鸡肉。

    “真是鲜美,这得费了多少老鸡才有这鲜美?!崩洗笠獾目醋磐肜锏募μ?。

    “可不是,这一口下去,感觉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北呱系氖晨退底庞趾攘丝诩μ?。

    别的不说,老大爷鸡汤那是喝的不少,毕竟自家老伴儿别的不喜欢,就喜欢去乡下买那些散养的土鸡回来炖汤。

    是以这鸡汤老大爷一喝就知道,那是老母鸡炖的,这还不说,更重要的是,这一人一碗汤还不见淡,味道反而还鲜美浓郁。

    就这就知道袁州这一碗鸡汤的材料用的不少。

    然而这还不是重点,满以为喝了这样清淡爽口又极尽鲜美的鸡汤后,在吃那老鸹头,也就是面疙瘩会感觉淡而无味的。

    不过,面疙瘩一入口,老大爷就知道错了。

    这次入口的面疙瘩照例是硬币大小,咬下一口后,嘴里鲜美的鸡汤并没有抢走面疙瘩的麦子香气。

    而是直接包裹了起来,在咀嚼的时候再慢慢释放开来。

    因为形状不同的关系,他们直接的嚼劲也有一定的区别,而且这次老大爷还吃出了咸味。

    这个咸味深藏在老鸹头的里面,也就是这一点点的咸味,让整个口感再次发生变化。

    毕竟在酸、甜、苦、辣、咸,这五味当中,咸味是将军般的存在,是以咸味一出来就很自然的统领了嘴里的味道。

    而且其不管是鸡汤的鲜美还是老鸹头的劲道绵软,都有了咸味作为底味,味道更加的丰富起来。

    小店里因为美食的关系,已经不再争论是谁被选中了,但是外面排队的却没有停止。

    “刚刚已经看到了,居然是面疙瘩赢了?!币桓鍪晨托睦镉行┎宦?。

    “可不是,再怎么咱们的青丸子也比面疙瘩好啊?!北呱系氖晨透胶偷?。

    这两人看起来是一个地方的,是老乡。

    “那可不是面疙瘩,咱们那里叫老鸹头?!闭馊苏潜谎≈械氖晨?,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外搭一件灰色的羊毛大衣,斯斯文文的说道。

    “就是你提的这个吧?!北呱系氖晨土⒖趟档?。

    “是的,正是我,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试试袁老板的手艺?!闭馊说愕阃?,然后说道。

    “怎么你没来吃过不成?!北呱系氖晨兔缓闷乃档?。

    “正是,因为一些原因还真没来吃过?!闭馊怂匙疟呱鲜晨偷幕暗阃?。

    “什么运气,吃都没吃过就中了?!北呱系氖晨土⒖逃腥瞬宦乃档?。

    “那字条可没有名字,袁老板说了选择是有规矩的?!蔽种刃虻氖莞吒龆⒖讨迕挤床?。

    “我就抱怨抱怨,我也好想袁老板做我家乡的美食?!笔晨土⒖贪г沟乃档?。

    当然心里对于面疙瘩那是有些不满的,而且这样想的人不在少数。

    “运气,都是运气?!彼刮哪幸涣承σ?,很是谦虚的说道。

    只是这个谦虚让人比较想打人而已。

    “你投的老鸹头?”有食客突然问道。

    “是的?!彼刮哪械阃?。

    “那不也叫面老鼠吗?”食客质疑道。

    “也是一样东西,只是不同地方叫法不一样,就我知道的还有叫鸡脑壳的,当然还有叫拨鱼面或者面猴的?!彼刮哪腥险娴幕卮鸬?。

    “你这么说我还听过叫麦田鸡的,就是因为那个东西像剥皮的青蛙腿,啧啧?!闭飧鍪晨退档胶罄催踹趿肆缴?,想来是觉得青蛙腿什么的有些不雅观。

    “那袁老板的不会也做的想青蛙腿吧?”问这话的是个女孩子,比较看重食物的样子。

    比较有些女孩子确实不能接受吃青蛙。

    “不会,我可是看到了,那是一个个雪白的圆圆的面疙瘩?!绷⒖逃质晨统隼捶床?。

    话题越来越歪后,有食客开口提议了。

    “不如我们商量商量今天投什么?!庇惺晨驼庋ㄒ榈?。

    “对对对,刚刚光顾着讨论这个了,还没想到这个?!笔晨兔欠追赘胶?。

    这话一说,然后食客们开始纷纷开启自己的记忆,因为老鸹头名字的原因,这次写下的名字都是以稀奇古怪为主。

    有些未必能做出来的,只是小时候听过的,那些食客也没放过,而且有些还不是小吃。

    热火朝天的投入了纸片后,也就差不多轮到大家进去吃了,第二批进去的人就有刚刚那位不满面疙瘩的食客。

    只是那些不满,在周佳端上面疙瘩,尝到一口后,立刻化为乌有。

    因为有了老鸹头在前,食客们知道袁州是会选择做的,写建议的热气空前高涨。

    是以等到晚上的时候,袁州回收箱子的时候,那纸片已经拿不出来了,因为塞的太满太紧了。

    “还真是热情,感觉比昨天多了一倍多吧?!鄙昝糇愿娣苡碌囊鹣渥?。

    “嗯?!痹莸阃?,默默等着。

    确实是多一倍不止,要知道袁州今天准备了五沓纸,但食客还是自备了好几沓纸。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食客的热情了。

    “袁老板,今天要我帮忙看吗?”申敏拆出一部分后,问道。

    “不用?!痹莼故强隙ǖ乃档?。

    “好的,那我上去了?!鄙昝舻阃?,然后回到了二楼。

    虽然纸片多了一倍,但有一部分是重复的,袁州也就不再多看,只看那些新的小吃。

    ps:你们这样天天想吃菜猫真是好吗?龙虎斗真的不能吃的,严重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