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午饭,乌海直接把人带到了自己的画室,当然他完全不知道这引起了多大的议论。

    午餐时间已经结束,但是小店里的人却还没走完,都是熟客,有姜嫦曦、凌宏、漫漫和唐茜,这次连老大爷都没走。

    “你说乌大哥和那个女的是什么关系?”唐茜一脸兴奋的发问。

    “反正不是他女朋友,毕竟你知道的?!苯详爻遄盘栖缯Q?。

    “可不是,那个女孩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甭故呛芟不肚匦赖钠?。

    “我觉得那女孩不喜欢乌海?!被ɑü恿韬攴⒈砹私ㄉ栊缘目捶?。

    “那么你们在讨论什么?!痹莶粮墒?,看着几人问道。

    “当然是乌海的终身大事?!甭芬裁惶У乃档?。

    “哦?!痹莶欢暮笸艘徊?,这是来自于生物本能的危险预知。

    这就和被催婚的人一样,家人先是在你面前说别的人,然后话题再转回自己的身上,哪怕袁州没经历过这个,但也还是有本能预知的。

    是以袁州立刻决定不参与这个话题。

    而这几人讨论的热烈却从来没想过真的去询问或者打扰乌海。

    不过现在基本都知道,乌海带了个气质超好的妹子去吃饭这件事了。

    至于在画室的秦欣则是认真的跟着乌海,并不一个人乱看。

    乌海的习惯就是不喜欢别人碰他的画,特别是未完成的画作,就好似她也不喜欢别人看她的手稿一般,个人的习惯。

    是以秦欣都是在乌海的带领下看的。

    “这幅是什么?”秦欣对墙上挂着一幅画,有些感兴趣。

    那副画是一个女人,一个长发女人在下雪天,站在袁州小店门口,正在排队,这时候天色飘下了雪花。

    周围的背景被处理的虚化了,只有女人的背影清晰和漂亮。

    “下雪?!蔽诤R豢?,随口就说道。

    这幅画里的女人自然就是挂在小店里的那个女人,主角是同一个,不过这确实乌海想象的,毕竟那人已经离开了,早在下雪之前。

    “你还真是喜欢那个小店?!鼻匦揽醋判矶嘁孕〉晡偷幕?。

    看起来个个灵气非凡,让人喜欢非常。

    “看到店里的那两幅了吗?不错吧?!蔽诤N势鹪菪〉昀锏牧椒?。

    “看到了,不过那个位置还真是特别?!鼻匦啦恢涝趺葱稳葑约旱男那?。

    那两幅极品的画作被挂在天花板上,这恐怕也是难得一见的西洋景了。

    要知道,这样品质的画作,再怎么样也是应该被人珍而重之的收藏的。

    “那家伙的品味不行?!蔽诤R埠苁窍悠莸钠肺?。

    毕竟袁州说的是不能挡到他请人画的那些荷花,胳膊拧不过大腿的乌海,只好忍了,这样看画至少可以治疗颈椎病不是。

    “小店很雅致?!鼻匦老不赌怯O呵骄昂竺娴哪强檬?,看起来影影绰绰的很是神秘。

    “行了,那我不留你了,你回酒店休息了,挺累的?!蔽诤C抛约旱男『?,开始送客,只是完全没有送人的意思。

    “嗯,是挺累的,那行我走了?!鼻匦赖愕阃?,表示同意。

    “我说的是我一大早接你挺累的,要休息了?!蔽诤F婀值目醋徘匦?,一脸莫名。

    “呵呵,郑家伟在路口等了,我走了?!鼻匦酪凰布湟?,然后头也不回的踏着高跟鞋走了。

    “怎么好像生气了?还好明天就知道答案了?!蔽诤O胱琶魈炷苤来鸢?,心里还是很满意的。

    也算是不枉费他让郑家伟接送一趟。

    “这家伙,情商低的可怕,也就只有郑家伟受得了?!鼻匦捞ぷ鸥吒涣澄抻锏淖呦蚪挚?。

    晚上,秦欣并没有再找乌海,是以乌海一个人去了袁州小店吃饭。

    少不得又被围观了一下,因为这里面有人还是专门来看气质美人的,没见到自然有些奇怪,不过倒是没人问乌海。

    至于秦欣则是一个人在蓉城逛了逛,很是闲适,顺便吃些街边的零食充饥。

    “昨天吃了那样的顶级美味,今天这小吃都感觉没那么好吃了?!背宰帕姑娴那匦滥训酶锌乃档?。

    第二天,秦欣给乌海打了电话,要他陪着走走,然而乌海很干脆,得等他吃完饭才有时间。

    “不能去别的地方凑合一顿?”秦欣语带笑意,她只是乌海不会同意,就是开个玩笑。

    毕竟这家伙有多执着于美食她是知道的,那可是没有合心意的宁愿不吃的主。

    “秦欣,你怎么了?”乌海的口气听起来有些小心翼翼的。

    “我?没事啊,挺好的,蓉城很美?!鼻匦赖挠锲鹄春苷?。

    “没事说什么胡话,还以为你昨天太累发烧了呢?!蔽诤S械阄抻锏泥洁?。

    “你这家伙,开玩笑的,等你吃完饭就出来?!鼻匦辣鞠胨盗骄?,但一想这是乌海,说了没用,又咽了回去。

    “你晚上过来吃饭,我抽到酒了?!蔽诤Q氲?。

    “好啊,早听你说那酒多好喝?!鼻匦牢叛孕廊淮鹩?。

    吃了午饭,乌?;故呛苄攀爻信档?,带着秦欣逛了一圈,然后又回到了袁州小店。

    “得,两天都待这里了?!鼻匦揽醋琶挥姓信频拿磐?。

    “这里好,什么都有?!蔽诤G康鞯乃档?。

    “这么说也是?!鼻匦劳蝗幌氲搅艘桓鼍玫闹饕?。

    晚餐时间虽然有三个小时,但因为一会要喝酒,乌海和秦欣也就没走,直接留了下来。

    等食客都走了后,秦欣突然对着袁州开口了。

    “袁老板你好,我是个写游记,能把你写进书里吗?”秦欣一脸认真的问道。

    边上乌海并没插话,这可是秦欣的工作,而答不答应是袁州的事。

    “可以?!痹莺苁邱娉值目悸且幌?,然后说道。

    “谢谢?!鼻匦酪涣承σ獾牡佬?。

    “不客气,我的名字是袁绍的袁,五湖四海的州?!痹菅纤嗳险娴乃底抛约旱拿?。

    不过秦欣有点懵就是了,前面还能理解后面是什么鬼。

    “五湖四海的州是什么意思?”秦欣一脸的好奇。

    “五湖四海都没有州大,所以加起来就是州?!痹菀槐菊慕馐?。

    “袁老板还挺幽默的?!鼻匦老衷诿靼孜诤N裁聪不对谡饫锍苑沽?。

    不光是因为好吃,还因为这个袁老板在某方面和乌海差不多,比如冷笑话这点。

    虽然一点也不好笑,让人怪尴尬。

    ps:啦啦啦啦~再次申明菜猫不能吃哟~求月票,推荐票,正版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