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这极其自信的回答,让熟悉他的女人都一时有些无言,是以,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一会。

    最后还是乌海先开口问道“今天突然找我就是为了来夸我的?”

    乌海在熟悉的人面前还是比较放飞自我的,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这都是跟袁州学的,虽然袁州一脸莫名其妙,但也是坚决不承认,也撇清了关系。

    “不是,不过我是真的觉得你的画技进步了,进步了许多?!迸顺聊撕靡换?,这才开口。

    “你也这样觉得?”乌海这次的语气认真了许多,手都不自觉的开始摸自己的胡子了。

    “嗯,进步了许多?!迸丝隙ǖ乃档?。

    “我也觉得,但我却不知道是哪里进步了?!彼嫡饩浠暗氖焙?,乌海自己都有些苦恼。

    他明显觉得自己的画技进步了,却找不到原因,也是有些焦躁。

    “我知道?!迸说纳舫渎孕?。

    “那是哪里?”乌海直接问道。

    “我准备来蓉城旅游,你接待我如何?”女人并没有回答,而是转移了话题。

    “没问题?!蔽诤R豢诖鹩?。

    “那行,等我走的时候就告诉你原因?!迸搜孕﹃剃痰乃档?。

    “准备待多久?”乌海的声音立刻从话筒里传来。

    “你希望我待多久?”女人声音温和,语气却带着调侃问道。

    “当然是越短越好?!蔽诤L裘?,摸着两撇小胡子,毫不犹豫的说道。

    “哈哈,你还真是坦白,我就呆两天?!迸吮欢盒?,连忙说道。

    “嗯,那还好不耽误事,什么时候来?!蔽诤W匀坏牡阃?。

    “明天,明天早上十点就到?!迸苏庋档?。

    “行,到时候去接你?!蔽诤K斓乃档?。

    “嗯?!迸饲崆徉帕艘簧?,就准备挂断电话。

    “忘了说,你新出的游记很不错,我妹妹很喜欢?!蔽诤T谂思唇业缁暗氖焙蛩档?。

    “谢谢?!迸苏饣八档暮苁亲孕?。

    “不客气?!蔽诤K党稣饣暗氖焙?,女人已经挂断了电话。

    “这家伙还是那么喜欢卖关子?!蔽诤`洁炝艘痪?。

    这个打电话的女人名叫秦欣,是一个游记作家,专门写游记的,在作家圈子里也是名气不小的,和乌海那是老交情了,两人认识大约十年了,自然很熟悉对方。

    另一边,魔都,欢乐颂小区里。

    秦欣收起电话,脱下外套挂上,再次跻身聚会里,和大家说说笑笑的聊了起来,一点也不担心明天去蓉城的事情。

    而乌海并没有放下手机,而是给自己的经纪人郑家伟打了电话。

    “郑家伟,明天秦欣要过来,待两天,你找个舒服的酒店给她,随便找找就行了?!钡缁耙唤油?,乌海就直接说道。

    “那需要我去接吗?”郑家伟问道。

    “不用,你开车送我去接就行了,明早吃完早饭你来接我?!蔽诤?刹换岽砉菪〉甑脑绶?。

    “没问题?!敝<椅坝ο?。

    “行了,没事了?!蔽诤W急腹业缁?。

    “嗯?!敝<椅安⒚挥泄?,还是一如既往的等着乌海先挂。

    “乌琳最近怎么样?!蔽诤3聊艘幌挛实?。

    “挺好的,上个月联系过,没受伤?!敝<椅八灯鹞诹盏氖焙?,声音不再尖细,而是温和起来。

    “那就好?!彼低晡诤V苯庸叶系缁?。

    第二天一早,郑家伟自己吃完早饭就来到了乌海的画室,就等着接人。

    而乌海这时候当然是在袁州小店。

    “哟,今天吃这么快?”凌宏正听着两个人工广播说着今天的新闻,就见乌海起身准备离开。

    “我每天都这么快?!蔽诤O乱馐兜幕卮?。

    “男人不能这么快?!绷韬暌庥兴傅乃档?。

    “所以你思考用的是下半身吗?”姜嫦曦隐晦的瞄了瞄凌宏的腿。

    “咳咳咳,我这是提醒乌海?!绷韬昙θ套∠胍衅鹜鹊某宥?,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可不怪凌宏,主要是姜嫦曦的眼神太具有侵略性了。

    “关我什么事,我去机场接人?!蔽诤K始?,表示不背锅。

    “哎呀,你们的反应不好玩,我还是比较喜欢袁老板的反应?!苯详刈房醋旁?。

    “袁老板,你的腹肌好像有八块了,对吧?!苯详氐谋臼戮褪?,哪怕你穿着衣服,她也知道你料子下有几块腹肌,毕竟是三失少妇。

    “嗯?!痹萃耆挥胁缓靡馑?,要不是不能露,他都想告诉别人,他现在可是有八块腹肌的男人,虽然不像健身教练那样块块分明,但也不错。

    “哎呀,真想看看,不知道袁老板你的腹肌是巧克力色的还是小麦色的呢?!苯详匾涣称诖目醋旁?。

    “你的小圆子要冷了?!痹菀槐菊闹缸沤详孛媲暗耐?。

    “想看本男神出丑,这是不可能的?!痹菪睦锔狗?。

    是的,在他看来,姜嫦曦让他当众脱衣服看腹肌,那就是想要整他,毕竟姜嫦曦这人可是最腹黑了。

    “那好吧,下次再看?!苯详匾涣晨上У目戳丝丛莸母共?。

    而袁州立刻转身,在厨房收拾起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啧啧,还真是生猛?!蔽诤C判『?,穿着棉拖鞋啪嗒啪嗒的出了小店。

    “走吧?!笨吹街<椅?,乌海就直接招呼。

    “不需要换衣服吗?”郑家伟站定,看着袁州。

    “不用,又不是外人,接完回来刚好能吃饭?!蔽诤P男哪钅畹木椭挥性菪〉甑氖澄?。

    “好的?!敝<椅暗阃?。

    袁州小店离机场开车都需要五十分钟,现在九点,到了机场刚刚十点,在回来可不就是十一点多点,又该吃午饭了。

    一路上很是顺利,乌海接到人,两人坐上车,照例还是郑家伟开车。

    今天秦欣穿着一身中长款白色的羽绒服,中间收腰的设计,显得整个人又高又瘦,脸上带着清新自然的妆容,看起来亲和力十足。

    反观乌海则穿着深蓝色家居服,一双棕色棉拖,那真是随意到秦欣想打人。

    “我说你就不能换个衣服?”秦欣声音温和,哪怕是抱怨听起来都很温和。

    “不用,我带你去我食堂吃饭,这样刚好,自在?!蔽诤V苯尤弥<椅盎靥蚁吩菪〉昴抢?。

    “又找到好吃的了?”秦欣很是习惯的问道。

    “那当然,那里简直就是天堂,非常好?!蔽诤K灯鹪菪〉甑氖焙蚝苁敲挤缮璧?。

    “行,那就你请客?!鼻匦酪埠茏匀坏乃档?。

    ……

    ps:天气不好,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