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烨拿到的就是最后一个号码,是以进入小店的时候,外面已经没有人排队等候了,这也是排号机的用途所在。

    有了它,食客就不会对还做一份抱有期望,这样就不会空等了。

    “你好,请问吃点什么?”王烨一进门,周佳就开口问道。

    “嗯,清汤面,就那个吧?!蓖蹯倾读艘幌?,这才回答。

    “好的,我们这里是先付钱后上餐,您的一共是268,加二十的迎客套餐,一共288,谢谢惠顾?!敝芗研ψ潘档?。

    “可以转账吧?!蓖蹯俏实?。

    “当然可以?!敝芗训阃?。

    “好的,我转了?!蓖蹯嵌宰胖芗阎甘镜亩胍簧?,然后说道。

    “已经收到了,您的餐点马上就来?!敝芗阉低?,立刻对袁州报单。

    “还真是不一样?!蓖蹯亲?,有些浑身不自在的感觉。

    不过五分钟左右,周佳再次过来,端上了他的清汤面,当然还是迎客套餐。

    “谢谢?!蓖蹯窍肮咝缘乃档?。

    “不客气?!敝芗牙衩驳幕馗?。

    然后王烨低头,开始吃起了面,面很好吃,感觉比马志达形容的还要好吃,王烨沉浸在美味中,但吃了一会后,王烨突然停了下来,侧耳倾听了一下。

    发现店里什么都没有,只有食客谈话的声音,喧闹而温馨,但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了。

    这下,王烨心里更别扭了。

    在他以前吃四鲜米线的时候,胖老板不会要求转账,他就喜欢现金,他说谢谢,胖老板会说“谢啥,老顾客了?!?br />
    这些都让他觉得熟悉,觉得安心。

    至于下意识的停下来倾听则是因为,每次这个时候,总会有一对母子到来。

    有时候是母亲训斥儿子,有时候又是夸赞他,但总是声音很大,恨不得全巷子的人都听见才好。

    王烨从开始的不习惯到现在没听见的不习惯,时间也不过才一年。

    “还真是没有一点相同?!蓖蹯强醋磐肜锞⒌烂牢兜拿嫣?,突然露出笑容。

    不过这次吃的稍慢,开始细细的品味起来,同时小店里其他人的话语也慢慢的入耳了。

    “唏哩呼噜?!蓖蹯浅韵乱豢诿?。

    王烨吃面的时候马志达并没有过来,他可是知道的,吃袁老板做的东西是最不喜欢被打扰的,不过王烨一吃完,他就过来了。

    “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好吃到舌头都想吞下去?!甭碇敬锎钭磐蹯堑募绨蛭实?。

    “确实非常美味?!蓖蹯俏峦痰牡阃?。

    “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吧?!甭碇敬锏靡庋笱蟮男Φ?。

    “嗯,就是有点别扭?!蓖蹯堑懔说阃?,然后说道。

    “别扭?”马志达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不过也挺熟悉的?!蓖蹯切α诵τ植钩渌档?。

    “什么乱七八糟的,好吃就行了,走吧回去午休?!甭碇敬锕醋磐蹯堑募绨蛲咀?。

    “谢了?!蓖蹯峭蝗凰档?。

    “啧,肉麻不,快回去吧?!甭碇敬镆涣诚悠拇炅舜旮觳?,大方的说道。

    “哈哈,也是,那下次请你吃饭?!蓖蹯且卜从戳?,立刻说道。

    “什么下次,就明天,明天中午你请我?!甭碇敬锪⒖檀蛏咚婀魃?。

    “行?!蓖蹯歉纱嗟牡阃?。

    “嘿嘿,看来我的安利没错,还捞到一顿饭?!甭碇敬镆涣车男θ?,很是自豪。

    他自然不知道王烨谢的是什么,就连王烨自己也有点说不清楚。

    远在魔都,一个名叫欢乐颂小区的顶楼两层联通的房间里正举行一场小型的,朋友之间的聚会。

    原因就是这个房子的主人拍到了一幅画,一副乌海所画的油画。

    “你们看,这个灰暗色调的运用,带出来的这种意境?!被魅艘涣承朔艿慕馑底殴以谥醒氲幕?。

    这幅画是在清晨的时候,一个男人穿着运动装在一条寂静的小街上奔跑,街道一旁用的模糊处理,另一边有几排低矮的房子,其中有一间没挂招牌的商店是最清楚的。

    奔跑的男人只是个背影,看起来认真在跑步,他的前方涂抹了一丝极亮的白色,好似朝阳升起的破晓,又好似夕阳下沉后最后的余晖。

    “你们说说这画到底是早上还是晚上?”画主人一脸神秘的问道。

    “我觉得是晚上,这个时间有人,但画家特意只画一人,显得更有意境?!?br />
    “不不不,明明就是清晨,清晨才有万物生机的感觉?!?br />
    “我觉得你们说的都不对,感觉像是没有时间,那一抹亮光也许只是误导,应该更认真的体会一下才好?!?br />
    众人七嘴八舌的开始猜测起来。

    画主人,明显带着自傲的神情,这是在炫耀呢,毕竟他可是问过乌海本人的,虽然乌海什么也没说。

    就在大家踊跃猜测的时候,一个穿着一身丝质香槟色长裙的女人却端着酒杯,一个人站在不起眼的角落,手上拿着一个装饰用手拎包。

    女人长相一般,但却自有一股温婉娴静的气质,让人很是舒服。

    “这些人还真是会解读?!毖奂蠹宜档脑嚼丛嚼肫?,女人脸上露出无奈的笑意。

    “不过,乌海这家伙的画技好像提高的了许多啊?!迸艘涣掣锌?。

    “踏踏踏”高跟鞋在光可鉴人的地砖上敲击出清脆的声音,女人一个人来到了阳台上。

    当然她并没有忘记带上她的外套,要知道外面还是很冷的。

    拿起手机,女人直接拨通了乌海的电话。

    远隔千里的乌海,这时候正躺在画室沙发上挺尸,刚刚吃的美味,他正在慢慢消化呢。

    “当当当……”一阵贝多芬激昂的命运交响曲传来。

    乌海伸手拿起电话,看到名字的时候,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这才接起电话。

    “哟,大忙人你怎么有时间找我?!蔽诤5目谄崴伤嬉?。

    “我看到了你的画?!迸说纳敉缸庞湓?。

    “哪幅画?”乌海挑眉不太明白。

    “跑步人那幅,很不错?!迸怂党龌?。

    “哦,那幅啊,确实不错,我也很满意?!蔽诤R幌伦酉肫鹆苏夥?。

    这是他在清晨打开窗子,看见袁州正在慢跑,然后画下的,画完后,他觉得很是畅快。

    ……

    ps:菜猫对你们辣么好,你们呢,却总是想吃龙虎斗,快给菜猫点月票、推荐票补偿补偿~不给就打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