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陈兄你刚刚吃的烤鱼好像是我的?”马志达捂着烤鱼,一脸惊讶的问道。

    “当然,我的还没来?!背挛叛?,理所当然的说道。

    “这一条鱼一共才这么大点,您就别吃了?!甭碇敬锇雅套油约好媲袄死?。

    “那行,你说的挺对的鱼确实不大,那一会你也别吃我的,我让你一串素菜?!背挛苁呛浪蠓降乃档?。

    “嗯?!甭碇敬锏阃?。

    然而他没发现,其实他面前的鱼肉已经没剩多少了,就只剩下一个鱼尾巴而已。

    所以说天然黑什么的还是不好相与的,要知道刚刚吃烤鱼的时候陈维可没有留手,吃的那叫一个快,是以这一条鱼,一半左右都进了他的肚子。

    最关键的是,马志达到现在也没发现这一点。

    “你的烤鱼来了,你的是鲩鱼,也就是草鱼,刚刚那个是花鲢?!背碳际σ涣称诖目醋懦挛?。

    草鱼和花鲢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肉质细嫩,但是小刺比较多,而草鱼则肉质粗糙,但是小刺较少,不过鱼刺这一点对于袁州来说还真不是问题。

    是以,程技师现在关心的就是这两者肉质不同,那么烤出来的味道肯定也不同。

    “什么鱼没差别,不过这个鱼头小,肉厚,这个好?!背挛凶叛劭醋抛约貉矍暗挠?,很是满意。

    “你吃吃看?!背碳际Υ叽倭艘簧?。

    “没问题?!背挛苁抢忠夥钚姓飧鼍俣?。

    烤的草鱼不像花鲢那样鱼背宽阔,草鱼的身材更加细长,但是肉质比较厚,不过袁州也没切花刀,而是直接这样烤的。

    这样烤就比较考验火候的掌握了,因为看不见鱼肉内部的变化,就必须要小心,火大了鱼肉会焦,火小了鱼肉就没熟,那肯定就不能吃。

    这次陈维吃的时候也是从鱼尾开始吃的,毕竟刚刚那条,他就是没吃到鱼尾,鱼肚子倒是吃了不少。

    “据说这鱼尾巴上的肉可是最好吃的,活肉嘛?!背挛衅鹨豢曜?,一口塞进嘴里。

    草鱼的鱼肉都要大块一点,确实也不够滑嫩,但却别有一番粗狂的味道。

    一咀嚼起来,那略厚带着胶质的鱼皮就包裹起鱼肉,而鱼肉则肉质略微粗糙,但却有嚼劲,吃起来好似吃肉,又比肉要细嫩。

    “这个合我口味,这鱼肉还真不错?!背挛俅渭衅鹨豢槿炖?。

    粗粒的盐巴和粗犷不细腻的鱼肉,好似绝妙的搭配,嚼起来肉感十足。

    “这样盐烤的味道才够味?!背挛攘艘豢诜胶闾峁┑睦暇?,很是满意。

    “肚子,鱼肚子怎么样?!背碳际ζ炔患按奈实?。

    “好咧,我就看看这里面怎么样?!背挛餐τ行巳?,这就像给自己的惊喜一般。

    陈维一筷子挑破鱼肚子,里面有青色透明的辣椒随着汤汁溢出,热气瞬间腾起。

    “这是酸辣味,那是泡椒吧?!背挛缸徘嗌苯匪档?。

    “应该是,没想到我不光没看到这怎么塞进去的,而且还没发现每一种烤鱼的味道居然都各不相同?!背碳际τ行┚谏?。

    “酸辣味的烤鱼,我也喜欢,闻着这味道都觉得够味!”陈维是很喜欢吃辣的,虽不像乌海那样无辣不欢,但也是个爱吃辣的。

    而且在他看来烤鱼当然要配辣椒才好吃。

    不过这样两份烤鱼的威力还是很惊人的,这不刚刚坐下的食客,立刻开始点了起来,连这是新菜都没讨论,要知道烧烤这东西,一般是袁州卖完就没了。

    这样一来自然是先点了烤鱼,其他的一会再说。

    “老板,烤鱼一份?!?br />
    “我想要香辣的烤鱼,袁老板?!?br />
    “我要酸辣的?!?br />
    “烤鱼为随机菜品?!痹荽趴谡?,声音清晰的从口罩里传来。

    “哦,那行,烤鱼一份?!笔晨兔且卜追赘目?。

    这次,袁州等到程技师做好记录,才开始抓鱼、剖鱼、然后才塞料烤鱼。

    等到这次袁州塞料的时候,程技师瞪大的眼睛,就等着看怎么塞进去,然后封口的。

    “居然是这样,可是这样也是有小口子的,怎么能保证汤汁不流出来呢?!背碳际Ρ呖幢咚伎?。

    他所看见的就是,袁州只在鱼腹上轻轻划了一个两指宽的小口子,当然那个两指还得是女孩子的那种纤细的手的两指。

    然后从里面掏出内脏,洗干净黑膜,再慢慢的把料灌进鱼肚子,接着封口的时候,程技师发现袁州用的是洗干净的鱼肠。

    “难怪不需要拆卸,这样鱼肉和鱼肠到时候根本就会直接融入进去,真是巧思,袁师傅真是厉害?!背碳际疵靼琢嗽莸姆绞?。

    “端菜?!痹莘畔滦驴竞玫目敬?。

    “踏踏踏”程技师快步走过去,然后给人之后,立刻回到袁州面前,速度快到袁州还没来得及转身回去。

    “袁师傅,您刚刚塞的料是热的,还是滚烫的对吗?”程技师一脸好奇的问道。

    “嗯,容易入味?!痹莸阃?。

    “原来是这样?!背碳际θ粲兴嫉牡阃?。

    程技师本来也是天赋很高的厨师,他年纪也不算老,到现在就有了最高的技师称号,是以袁州这样一点拨,他基本就明白了袁州的用意。

    只是,还不能自己做到而已。

    那滚烫的汤汁直接毫无溢出的灌满鱼腹,期间手都要忍受很高温度的灼烫,他现在当然还不能做到。

    而袁州则是因为上次做烧鹅的时候习惯的,这可是需要非一般的忍耐力和精准的厨艺。

    “淅淅沥沥”

    外面的小雨不停歇,袁州小店里的气氛却热络而温暖。

    而这时候网上关于袁州小店的恶评也随着高手在民间这个节目的热播而越来越多,而且无一例外都是因为其高昂的价格。

    [不是我说,现在真是什么店都敢把自己当五星级酒店了,这么一个小店,一碗蛋炒饭188,你咋不上天。]美味追踪者

    [也是呵呵哒,我没看错吧,刚刚一闪而过的那是5888?什么鬼东西,电视上就放这些坑人的店,还高手,坑人的高手吗?]我就是来吐槽的

    [这算什么,看到那个茶叶蛋没有1888,难怪别人嘲讽咱们吃不起茶叶蛋,可不是吃不起,有这样的黑心老板,我可是吃不起的。]哦,天哪

    ……

    ps:今天菜猫又发烧了,需要票票的安慰,可恶的感冒还不好,求票票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