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袁州小店。

    “袁老板,今晚有烧烤吗?”有食客笑眯眯的开口问道。

    “有的?!痹莸阃?。

    “哦也,我就知道,你看我说对了吧?!笔晨土⒖绦朔艿淖范宰疟呱系氖晨退档?。

    “袁老板,你每次休息回来都会开烧烤吗?”这位食客好奇的问道。

    “不是,今晚要下雨?!痹菀涣橙险娴乃档?。

    完全不顾,外面冬日的暖阳正暖暖的照在人身上。

    “可是外面不是大太阳?”食客一脸不解的指着照进小店的阳光说道。

    “嗯?!痹莸阃?。

    “那为什么会下雨?”食客看着袁州问道。

    “因为我说的?!痹菟嫡饣暗氖焙?,就好似问食客今天吃什么一般随意又认真。

    “额……”食客一脸无语。

    “哈哈,别的我不管,反正今天有烧烤吃了?!闭馐且涣承朔艿穆碇敬?。

    “但是没酒喝?!背挛挚竦统恋纳粼诒呱舷炱?。

    “陈先生回来了???”马志达一惊,看向边上。

    陈维脸上带着一点结痂的小伤口,整个人看起来锋利了不少,但说到酒的时候,神情还是一样的不高兴。

    “嗯,今天刚到?!背挛阃?。

    “脸咋了?”马志达指着陈维的脸问道。

    “应该是撞门上了?!痹菀槐菊乃档?。

    “对?!背龊跻饬系某挛⒚挥蟹床?,而是认真的点头。

    “哈?”马志达一脸懵逼。

    “这种小伤口,只能是门上擦的?!痹萆酚薪槭碌乃档?。

    “袁老板,我的酒?!背挛⒆旁?,认真的说道。

    然后袁州转身就走,回到厨房直接开始做菜。

    “开玩笑,今天系统可是说了,晚上下雨?!痹菪睦镟止?,而且下雨就没酒喝,这可是他自己顶下的规矩。

    “你傻啊,那烧烤本来就是配酒的,袁老板不提供不还有方老板嘛?!甭碇敬锼嫡饣暗姑挥斜茏旁?,直接说道。

    “嗯,还是你小子聪明?!背挛叛?,粗粗的眉毛一扬,很是高兴的说道。

    “今晚一起来?!甭碇敬镄ψ潘档?。

    “行,到时候喝一杯,我再去弄两个下酒菜?!背挛斓乃档?。

    “方老板的下酒凉拌菜确实不错?!甭碇敬锍怨歉霾?。

    “他的算什么,还是袁老板的才好吃,那个辣子一吃,再来一口郫筒酒,那简直烧心畅快?!背挛滩蛔⊙柿丝诳谒?。

    “这么一说我倒是想尝尝袁老板的酒了?!甭碇敬锸谴永春秃裙莸木频?,毕竟他不爱喝酒,那么自然就不会花5888来买酒。

    “冒昧打扰一下,你们说的方老板是我吗?”最角落的地方,突然冒出一个声音,正是方恒。

    “咳咳咳?!甭碇敬镒芬豢?,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可见多么尴尬。

    “哟,方老板在啊,今天准备打点酒,你那老酒和下酒菜都给我来一壶?”至于陈维则是一点没有不好意思,反而这样说道。

    “我的下酒菜和酒好像都不怎么样?!狈胶懔成洗判?,声音却颇为咬牙切齿。

    “要是和袁老板比那时自取其辱,但是喝其他的嘛,那就是一流水准?!背挛纠淳褪且涣车牟还堆孕Φ哪Q?,是以不管说什么都特别可信。

    这不,方恒就信了。

    “和那个妖孽比,我才不找这没趣?!狈胶闫沉艘谎鬯址晌?,整个人沉浸在食材里的袁州,嘀咕了一句。

    “行,晚上我带来,到时候你再给我钱?!狈胶阏獠趴聪虺挛档?。

    “没问题?!背挛斓牡阃?。

    中午的午餐时间一共才两个小时,是以很快就过去了。

    袁州照例在在收拾完厨房后坐在门口的位置准备雕刻。

    只是现在没人从隔壁伸头出来打招呼了,还好袁州也算习惯了。

    不过,看着刀的时候,袁州又想起了那道老御厨的拿手菜。

    “现在也算是两清了?!痹菹肫鹱蛱斓氖傺?,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袁州本来就是一个固执的人,自己定的规矩不愿意违背,比如出去给人做饭打交道,他是万万不愿意的,但是刘建安说出麻先生,那么这就必须去了。

    不然袁州也过不了自己那关。

    “看来可以找个时间来练习鸡了?!痹荻杂谀歉鲇诺淖龇ㄒ彩谴来烙?。

    前面一直说练习,他都没有练习,现在倒是可以开始了。

    “系统,我练习鋈鸡你会提供鸡吗?”袁州的厨房又不能做别的食材,自然要打系统的注意。

    系统现字:“不会?!?br />
    “还真是干脆利落,那我能带进去练习吗?!痹莺闷娴奈实?。

    系统现字:“请宿主努力升级即可?!?br />
    “呵呵,你狠,我用鱼练!”袁州一下子就想到了代替品。

    鋈鸡的做法本来就非??佳榈豆?,既然还是不能带进去练习,那么用于练习去骨也是不错的。

    “说起来,有了鱼,烧烤又多了菜了?!痹菹肫鹆苏馐?。

    还有另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涨价了。

    “干脆,以前的一份,有鱼的另算一份?!痹菀幌伦酉氲搅艘桓龊弥饕?。

    坐在位置上,把事情都理清楚后,袁州才拿起刀,开始雕刻。

    这一坐时间就长了,两三个小时都没动弹过,直到闹钟把袁州叫醒,他才从认真忘我的雕刻中回过神来。

    晚餐的时候,外面的天气已经不像白天那么友好了,等到烧烤开始的时间,已经有小雨来了。

    “呼呼”的冷风直往人脖子里灌。

    “哎呀,还是袁老板店里暖和,太冷了?!甭碇敬锝铱У醚鲜档奈Ы?,一脸笑意的说道。

    “今天确实冷?!背挛寄训玫阃犯胶?。

    毕竟这家伙基本壮的和牛似得,十几天前,十二月初的时候还只是穿着一件外套,一件长袖。

    “咦,袁老板这个盘子怎么是空的?”马志达好奇的看着一旁一个空托盘,上面却写着价格。

    “那是鱼,今天提供烤鱼?!痹萜降乃档?。

    “哎呀,居然是大荤啊,来一份来一份?!甭碇敬锲炔患按乃档?。

    “好的,稍等?!痹莸阃?,然后回身去缸里抓鱼了。

    “袁老板的烤鱼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甭碇敬锩雷套痰南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