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这是您的寿面,名字叫延生龙福面,据说是延年益寿的?!毙』镒右彩谴笤豪锏淖鍪潞芫昧?,自然知道说什么。

    “嗯,好?!绷趵弦俗磐?,看了看碗壁上面的龙龟图案。

    面自然是非常好吃的,这不用说,主要的是上了长寿面就代表这宴席结束了。

    “建安这小子找来的什么人,咱们还饿着怎么就上长寿面了?!闭饣笆橇踅ò驳哪盖姿档?。

    “我可是吃饱的,哎呦刚刚好,刚刚好?!绷趵弦勇愕泥疤镜?。

    “这,老爷子,这算什么宴席啊?!迸瞬宦乃档?。

    “咋不算,一个菜没少,全被我吃光了,主要这味道真好,正想再来一点?!绷趵弦醋琶趴?,期待还有其他人的主菜,他再吃一点。

    在座的人都想着,那厨师肯定是先给老爷子一个人做了,然后再给他们的端上来,心里都觉得这人不会安排时间。

    就连刘老爷子都是这么认为。

    而外出找人的刘建安快速跑到袁州呆的小厨房。

    “咦?人呢?”刘建安看着空空如也的厨房,疑惑的问道。

    “那位袁先生,刚刚已经离开了?!北呱鲜刈诺刃枰男』镒?,立刻答道。

    “走了?上厕所?”刘建安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不是,是回去了,说是做完了?!毙』镒右⊥匪档?。

    “卧槽,居然走了?”刘建安一脸难以置信,反应过来就朝着门口追去。

    “踏踏踏”袁州走去门口的速度不快不慢,脚步平稳,脸上还是带着一贯的淡然神色。

    “袁老板,袁老板您等等?!绷踅ò驳纳糇栽洞Υ?。

    “嗯?”袁州站定,并没有再走。

    “袁老板那寿宴您做了一半怎么就走了?食材不够?”刘建安跑到袁州近前,小心的问道。

    “不,我已经做完了?!痹葜迕?,严肃的说道。

    开玩笑这可是在侮辱他的成果,明明是一桌完整的寿宴。

    “可是只有老爷子吃了啊?!绷踅ò膊唤獾乃档?。

    “对,给你爷爷做顿寿宴,他老人家应该已经吃完了?!痹莸阃?,自然无比的说道。

    “等等,给我爷爷做寿宴?”刘建安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嗯,他一个人的寿宴?!痹莸阃?。

    “但我说的不是我爷爷一个人啊?!绷踅“布蛑毕敕龆?。

    “自己想你说的话?!痹莸奶嵝?。

    然后刘建安一回想,妈蛋,还真没错,他确实说的是给他爷爷做顿寿宴。

    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我先走了?!痹菁踅“惨涣车幕腥淮笪?,然后脸色通红,最后又黑了,变幻多彩,决定不再停留。

    “哦……好,那个钱我已经早上就打到您卡里了?!绷踅ò蚕乱馐兜乃档?。

    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袁州走出刘家大院,再直直的往前走了好长一段路,然后打车离开。

    “卧槽!这怎么办,里面人都还饿着呢?!绷踅ò不厣竦谝桓鼍褪窍氲恼飧?。

    至于之后,刘建安如何让大厨房,连忙做了一顿快手的饭菜,就不说了。

    这算是刘建安给爷爷过得最悲喜交加的一个生日。

    悲的是差点被自己老爹抽死,喜的是爷爷非常喜欢袁州的手艺,特意说他的生日礼物他最满意,而且眼看着爷爷整个人都精神了一些。

    当然,这也是他爹没抽死他的原因。

    至于袁州则是趁着这个时间,拜访了许多家的养老院,准备比较一番,等将来童阿姨回来就能直接入住。

    一下午的时间,袁州也拜访三家,现在就准备多来几次,看里面老人们的相处了。

    ……

    “走走走,王烨一起吃饭去?!甭碇敬镏苯诱泻舯呱系耐?。

    马志达的位置边上是一个共事几年的同事,最近马志达经常叫这人一起吃饭,原因很简单,他一直在给王烨安利袁州小店,但这人却一次没去过。

    马志达最近就较上劲了,非要王烨去一次不可。

    “好啊,不过我还是去前面吃四鲜米线?!蓖蹯鞘歉龀は嗥胀?,看起来很有亲和力,很温和的一个人。

    不过却难得的很固执。

    “吃什么四鲜米线,说了和我一起去袁州小店,昨天袁老板没开门,今天开门,哥们请你?!甭碇敬镆慌那苁呛榔乃档?。

    “不用了,我就喜欢那家的米线?!蓖蹯且⊥?。

    “那米线有什么好吃的,袁老板那里的清汤面那才是一绝,那弹爽的口感,清香的味道,还有新鲜麦子的香味,别提多美了?!甭碇敬锸歉龊细竦陌怖?,形容的还是很贴切的。

    “要不你和我去试试米线?!蓖蹯潜呤帐氨咦?。

    “那我和你试了你就和我去袁州小店?”马志达顺口问道。

    其实这样的问题,最近两人经常讨论。

    “不了,我觉得你肯定会喜欢米线?!蓖蹯亲孕诺囊恍?。

    “切,就没有比袁老板做的更好吃的人,不对,比都没得比?!甭碇敬锔静恍?。

    “也许味道不同,但感觉不一样,我去吃四鲜米线了?!闭馐焙蛄饺艘丫诼ハ铝?,王烨说完就转身离开。

    如果说袁州小店在一条名不见经传的小街上,那么王烨喜欢四鲜米线就是在两栋老式居民楼的夹缝里。

    老板是个和善的胖子,一看见王烨来就招呼“王烨来了啊,一碗四鲜不要辣对吧?!?br />
    “对的,还要多加点叶子?!蓖蹯切γ忻械挠Φ?。

    “知道,你的老习惯?!迸掷习宓阃?,站到煮面桶边上,开始煮米线。

    王烨坐在一张桌子边上,听着边上大口吃米线的声音,看着前面的路上人来人往的行人,就那么安心的等着。

    “来来来,你的米线?!迸掷习宥松贤?,这么一放。

    王烨点点头也不说话,直接开吃。

    而另一边没拉到人的马志达本来有些不高兴,但是一到袁州门口,见到相熟的食客,又开始纷纷招呼起来。

    不过大家议论的最多的就是。

    “一天六个小时,补偿烧烤的话,一个月又可以多两次烧烤,这样就有可能吃到了?!闭饩褪鞘晨兔堑南敕?。

    没错,袁州一个月不固定的五次烧烤,其实现在吃到的人还真不多,开玩笑,谁让袁州从来不提前通知的。

    ……

    ps:给自己的公众号再来一波广告~里面有各种有趣的,还有番外哟~关注一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