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寿拜寿,自然是一开始就把寿礼给了老人了,也就剩下刘建安的没给了。

    “建安,你的寿宴可以摆上来了?!绷趵弦幼谥魑簧?,看着刘建安笑眯眯的说道。

    “好的,爷爷我去看看?!绷踅ò舱酒鹕碜急溉サ氖焙?,正好他安排在袁州那里负责端菜的人端着一个大盘子走了进门。

    “爷爷,您看不用我去了,人家袁老板已经准备好了?!绷踅ò惨涣掣咝说乃档?。

    “嗯,端上来我看看?!绷趵弦共皇翘俺?,就是觉得这是孙子的孝心,很是配合。

    “来来来,我看看袁老板准备的第一道菜是什么?!绷踅ò惨惨涣澈闷?,不等那人走进,直接上前拿过托盘,这架势是准备亲自上菜。

    这人拿来的是一个大托盘,上面摆着五个小碟子,一看就知道这是凉菜。

    宴席当中,第一个上来的肯定是凉菜,不过五个凉菜对于这一桌子的人来说还是有少了。

    “也许分量多?!绷踅“残南胱?,直接放上桌子。

    “老头子我就来看看建安请的大师傅是什么手艺?!绷弦呛堑乃档?。

    “先生,那位大厨交代了,说是您一打开就得吃,不然凉了味道有变化,不适合您?!彼筒斯吹男』镒痈厦λ档?。

    “那我帮您掀碟子?!崩弦幼笫直咦诺木褪橇踅ò驳母盖琢踅ü?。

    “别,我孙子的孝心我得自己来?!绷趵弦豢诰芫?,上前乐呵呵的打开盖着的碟子。

    “哗哗哗哗哗”一连五声,老爷子快速的掀开了盖子。

    只是这盖子一掀开,桌上的人就开始面面相觑了。

    碟子的颜色刚好是五个颜色,黑、白、红、黄、绿、五个颜色。

    五个颜色刚好对应五脏。

    黑色的盘子里装着两指宽的两片黑色的晶莹的糕点一般的菜品边上装饰这一圈绿色的植物,看起来倒是颇为和谐,白色的盘子里装着白色杏仁糕一般的小方块,主要是每个糕点里都能清晰的看到里面镶嵌的一粒白果,边上绘着一些小花也挺漂亮。

    而红色碟子则是一株凉拌萝卜丝,上面点缀着辣椒,看起来就清爽可口。

    黄色碟子里的则是一些撒着葱花,微微冒着热气的黄色土豆泥。

    至于最后一个青色碟子里则是两片平淡无奇的青笋。

    几个碟子里的东西都有几个相同的特点,那就精致而勾人食欲,但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少,基本就是老爷子一人夹一筷子碟子就空了。

    “哈哈哈,建安你这找的大师傅是来喂猫的吗,做这么少怎么吃?!迸⒑炀缸抛郎系牟?,毫不客气的嘲笑道。

    “这个凉菜一般都是开胃的,少是肯定的?!绷踅ò补W挪弊?,大声的反驳。

    “哼,那这也太少了?!焙炀浜咭簧?。

    “行了,我先尝尝看?!崩弦故敲簧?,反而饶有兴趣的。

    “确实要尝尝,这五色五行正正好的对应五脏,我看着这食物也都是对五脏的好的,倒是有些巧思?!闭饣笆抢弦佑沂直叩牧硪桓龆铀档?。

    这人是学中医的,这五色盘一端上来,他就明白了。

    “对对对,这是为了爷爷的身体着想,袁老师做的可好吃了,爷爷您快尝尝?!绷踅ò擦⒖痰阃犯胶?。

    “嗯,就先吃吃这萝卜丝?!绷趵弦哉飧隹雌鹄此诨鹄钡穆懿匪扛行巳ば?。

    这萝卜丝并不是深红色,而是水红色的,一根根切的极细,刚好夹一筷子,多一根都没有。

    一口塞进嘴里。

    “咔嚓咔嚓”萝卜丝在嘴里发出清脆的断裂声。

    萝卜丝极细,咀嚼起来基本不费劲,但却又不影响其爽脆的口感,看着有红色的小辣椒也不过是微微的刺激了一下舌头。

    吃完后还有一种极其酸的味道弥漫开,不过酸味一过,刘老爷居然吃出了萝卜本身的清淡味道。

    “嗯,这萝卜丝不错,爽口的很?!绷趵弦苁锹獾乃档?。

    低头准备再来一口却发现盘子里空空如也,连多一根都没有了。

    “就是有点少?!绷趵弦具媪艘痪?。

    “怎么样?爷爷好不好吃?!绷踅ò惨涣称诖奈实?。

    “还行,我再尝尝这个?!绷趵弦底啪统乔嗨窦腥?。

    本来听到爷爷说的还行,刘建安有些蔫,但看刘老爷兴致勃勃的转向另一盘菜。刘建安又放心了。

    毕竟现在刘老爷已经九十一,年老体虚对于吃食那是要求低的离谱,也高的离谱,很少能这样主动的吃,哪怕量很少。

    至于桌上其他本来不满的人,看见刘老爷吃着青笋一脸满意的样子,也就都暂时不开口了,毕竟还是刘老爷最重要。

    青笋也是走的爽脆路线,不过这切是薄片,一入口差不多就化了,但是不一会却有青笋的清香从舌底冒出,味道纯正。

    “这个也不错,就是少?!绷趵弦獯嗡党隹诹?。

    越老越小,又都是一家人,菜这么少,刘老爷也不招呼其他人,就自己一个人吃完了五盘菜,还没等他催促,那边又端来了新的菜。

    这次是热汤,一盏热汤,量少到刘老爷子都只喝了一口就没了。

    “哎哟,这可愁人,咋就没了?!绷趵弦野闪艘幌伦?,眼睛看着门外。

    而刘建安则是越来越尴尬了,连着上来两个,一个冷菜,一个热汤量都少的麻雀似得,桌上的人都开始盯着刘建安了。

    刘老爷是不管了,难得有这么合胃口的菜,吃了这么些开胃的,他还真是饿了。

    “先生,这是六个热菜?!彼筒说男』镒佑掷戳?,一来就直接放到了老爷子面前说道。

    一打开,得,还是跟喂猫似得,少的可怜,也精致的可爱。

    不过一会功夫,刘老爷就吃完了,毕竟一样菜可是只有一口,还那么好吃。

    是以吃饭的时候,刘老爷根本想不到自己的儿子媳妇还有孙子都眼巴巴的看着他吃。

    “刘建安,你这找的什么大师傅,就这宴席?”刘建国也就是刘建安的父亲,直接瞪眼问道。

    “我觉得这些是袁老板专门为老爷子做的,知道爷爷胃口不好,后面就肯定不会了?!绷踅ò灿沧磐菲そ馐?,还自我肯定。

    “你去看看怎么回事?!绷踅ü系乃档?。

    “好?!绷踅“灿α艘簧?,立刻跑走,和来上菜的小伙子刚好错开。

    而这次上菜的小伙子端上的已经是寿面了,毕竟前面的都上过了。

    ……

    ps:袁州才不会做猫千做呢,龙虎斗也是不可能的!哼,菜猫这么勤勤恳恳的更新,所以现在打劫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