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一半,刘建安才反应过来。

    “等等袁老板,我还没说怎么接您,您准备几点出门呢?!绷跫伟不腥淮笪虻目醋旁?。

    “不用,你告诉我地址,我自己去?!痹莶辉谝獾乃档?。

    袁州可不喜欢别人接。

    “可是您刚刚都没问地址?!绷踅ò簿澜岬乃档?。

    “哦,是吗,那你说吧?!痹菽训阑崴蹈崭兆氨谱暗奶匀煌寺?,当然不会。

    “地址是牛鞞镇,刘家大院,这个地址很好找,就一家?!绷踅ò部丛菀槐菊难右膊缓迷傥?,直接说出了地址。

    “嗯,知道了?!痹莸阃?。

    “我还是来接您吧,不然您不好进门?!绷踅ò残⌒牡乃档?。

    刘建安说的倒是实话,要知道他也有可是老革命,家里门口还有守卫的,哪里是随便能出入的。

    “到了我告诉你,你到门口接,电话留下?!痹莼故蔷芫肆踅ò驳奶嵋?。

    “那行,到了那天一早我就在门口等您,对了我爷爷今年九十一了?!绷踅ò餐仔乃档?。

    这次袁州并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袁州答应后,刘建安就离开了,直接回了家,出门在外也半年了,该回去了。

    而在刘健安走后,只有周佳问过程技师,其他人则是并不关心他的去留,毕竟求袁州办事的人太多了,不过成功的就没见几个,是以食客们也都以为这个小伙子又失败了,大家倒是都习惯了。

    然而二十九那天,食客们一来就看见袁州小店大门紧闭,上面贴着显眼的A4纸。

    [请假条

    今日农历初八宜祈福,遂本人去给人祝寿,特此请假一天,营业时间将补在烧烤处。

    请假人:袁州]

    “MD,我恨A4纸?!蔽诤F卑芑档乃档?。

    “没错,宜祈福,宜个鬼啊,老子要吃饭!”食客很是无语的说道。

    “可不是,我要吃饭,这大冬天的,没有一碗清汤面我还怎么有力气工作?!闭馐巧习喙返呐叵?。

    “看起来要补在烧烤上,就勉强原谅你,毕竟我还没吃到过?!绷硪桓鍪晨褪嵌陨湛灸钅畈煌?。

    “该死的,肯定是那个烦人的小子搞的鬼?!绷韬瓴宦闹迕?。

    其余的食客一听,也就想起了几天前一直徘徊在袁州小店的刘建安。

    “这小子,真是的?!?、“一看那样子就是万年单身狗?!?、“不说别的,就冲这讨厌的劲儿?!笔晨兔欠追卓荚谛睦锫钇鹆肆踅ò?。

    远处,牛鞞镇,刘家大院门口。

    “啊切”刘建安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真冷,也是我太蠢了,居然只给了袁老板我的电话,却没问他的?!绷踅ò脖咦叨?,边嘀咕。

    “踏踏踏”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什么人,这里不能靠近?!笔匚谰≈暗某錾戎?。

    “王哥,这是我请来给老爷子祝寿,我请的?!绷踅ò惨惶於⒖套?,一下子就看见了袁州。

    “那行,你登记一下再进去?!北唤型醺绲氖匚?,还是认真的说道。

    “好的,袁老板,麻烦这里登记一下,这里就是管的严格?!绷踅ò残ψ哦栽菟档?。

    “嗯?!痹萑瘫磷帕?,好似冰雪冻住了一把,一脸的严肃认真。

    然而心里却开启了吐槽模式。

    “妈蛋,这里是政府大院吧,居然还有穿军装的持守卫,没想到这小子深藏不露啊?!?br />
    “这是***吧,活生生的,居然能看见活的****不得鸟,不得鸟?!?br />
    虽然内心戏十足,但脸上是没有丝毫表情的,袁州放下笔,眼神奇异的看了一眼刘建安。

    刘建安被看的毛毛的,顿了半响开口说的“这里进去就可以了?!?br />
    “嗯?!痹荼3肿诺昀锏淖鞣?,高冷、不说话、脸色严肃。

    关键就是土鳖如袁州,他还真没来过这样的地方,根本不知道说什么,直接就高冷起来了。

    “我给您准备了单独的厨房,您需要几位帮厨?”刘建安带着袁州边走边问。

    “不用?!痹菥芫?。

    “洗菜端菜的您总需要吧?!绷踅ò舱庋档?。

    “端菜的在门口等着?!痹菘擅挥邢牍鬃远瞬?。

    “洗菜的呢?咱们是十二点开席?!绷踅ò残⌒牡乃档?。

    “嗯,还有两个小时,够了?!痹莸阃繁硎局懒?。

    “好的,您单独的厨房就在这里,食材都放在这个小房子里,一边是蔬菜,一边是肉类?!绷踅ò泊旁葜苯尤サ暮笤?。

    来到一间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独立小房间,一打开门,里面摆放着崭新的厨具、锅具之类的。

    相连的小房间则是刘建安说的储物间,里面整齐的堆着琳琅满目的食材。

    “嗯,可以了?!痹莸阃?。

    “那行,我让端菜的十分钟后开始过来候着,您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叫他来找我?!绷踅ò布萋?,也就放下心。

    这次袁州并没有开口,只是点了点头。

    “今天我爷爷大寿,那我就先去忙了?!绷踅ò部推乃档?。

    “嗯,好?!痹萦φ饣暗氖焙?,已经开始调整厨具,准备按照自己的习惯来了。

    这下,刘建安才迈着轻快的步子向主屋走去。

    “嘿嘿,爷爷肯定惊讶的不行,这可是堪比麻先生的菜呢,而且还是我请来的?!绷踅“沧院赖南胱?。

    一进主屋,那个被刘建安吐槽叫红军的姐姐就首先开口。

    “怎么,在外面吃够雪了,等到人了?”叫红军的姐姐是个爽快大方的妹子,一双眼睛特别有神,说起话来清脆悦耳。

    “红军姐姐!我这是礼贤下士,人家那手艺我可是足足磨了一个多月呢?!绷踅ò沧匀坏陌言诼橄壬抢锏氖奔湟菜愀嗽?。

    “就你还礼贤下士?你有什么资格,我看人家是被你烦怕了,你就是怕人家不来才去门口堵人吧?!焙炀话汛链?。

    “咳咳咳,才不是,我那是诚意打动了袁老板?!绷踅“部隙ǖ乃档?。

    “那行,一会我们就等着尝你的生日礼物?!币慌粤踅“驳母盖卓谒档?。

    “没问题,您就放心吧,超级好吃,爷爷也可以多吃点饭了?!绷踅“沧孕诺乃档?。

    “难得你有这样的孝心,那咱们就去饭厅吧,时间也不早了?!闭獯畏⒒暗木褪橇跫依咸?。

    他穿着笔挺的军装,胸前的军功章亮闪闪的一大片,他一开口,大家都移步去了饭厅。

    当然,不能吃饭的就立刻告辞离开了,留下的都是刘家的女婿或者儿媳之类的,都是一家人。

    ……

    ps:猜猜袁州会怎么做?做些什么?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