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时分,袁州小店门口。

    “买菜不?今天这莴笋都是刚出土的,洗的可干净了?!币桓霾朔纷犹糇帕礁雎峥?,对着一旁排队的食客开始推销。

    “我这的小白菜也水灵着呢,你看看?”另一个头发花白的菜贩子也推销自己菜筐里的小青菜。

    “要我说火锅就应该配豆腐,小哥看看,这豆腐还热乎着呢,都是上午刚做的?!蓖葡垢男》?,一把揭开纱布,热气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光吃菜怎么行,这几块可是猪梅花,肉嫩的很,各位要不要试试?!甭糁砣獾奶肥翟谧孕谐瞪现Я烁黾茏?,上面挂着几块颜色不错的猪肉。

    “肉就不用了,我可是备好了,菜可以买点?!彼祷暗氖锹碇敬?,说着还示意了一下自己拿着的饭盒。

    “我说,你这家伙请我们吃火锅怎么还自己买菜呢?!币桓稣驹诼碇敬锖竺娴呐虏宦乃档?。

    “没办法,这可是袁州小店,能吃到就不错了?!甭碇敬锼始?。

    “难道那袁老板只出了火锅汤不成?!鄙聿淖乘兜哪腥?,拍了拍马志达的肩膀。

    “可不是,就是只出了底料,这事也就袁老板做的出来?!甭碇敬镂弈蔚囊⊥?。

    “那我们就在这里买菜?”女同事用手挽了一下头发,看着眼前几个极力推销自己菜品的菜贩子。

    “放心吧,这里的菜人家都是洗好了拿来的?!甭碇敬镆桓崩纤净难?。

    “对对对,这都干净着呢,这小哥也不是第一次做生意,咱们卖的就是一个诚信?!毙》放淖判乜?,自信的说道。

    “也是信了你的邪,吃饭还自带菜品就算了,关键这卖菜都卖到人家饭店门口,也是第一次见?!迸录θ套∠胍籽鄣?*。

    “我这是民主,这样你们想吃什么自己买就行了?!甭碇敬锖敛恍男榈乃档?。

    “一块豆腐,能切吧?再来一把小青菜,莴笋也要点,都要切好的?!迸吕恋美砘崧碇敬?,直接开始买菜。

    “能切,能切,你拿个盘子来就行?!毙》防趾呛堑牡阃?。

    没办法,谁让答应了来吃饭呢,毕竟开始马志达说的是,冬至前出来聚聚的,谁知道这么坑。

    有人开始买菜后,小贩的生意就好了起来。

    吃火锅就是这样的,好像会传染一样,哪怕在袁州小店吃火锅,那味道别人闻不见,但也就更勾人了,因为大家都会脑补。

    是以,一个人吃火锅后,后面吃的人就多了。

    基本就是相熟的几个凑个钱,大家再在门口买些菜,就能吃一顿麻辣得让人全身出汗的火锅了。

    至于这些小贩哪里来的?那自然是哪里有生意哪里就有他们咯。

    甚至为了方便,这些小贩还提供洗净、切片服务,这都快成一条龙了。

    袁州小店继养活了一大批早点摊贩后,又养活了一大批的卖菜摊贩。

    关键这些摊贩,还都是走的精品路线,毕竟这是要和袁州做的火锅汤一起吃的,要是太次根本就没办法一起下口。

    这样的话,还不如学习乌海吃火锅汤泡饭呢。

    毕竟乌海直到现在还是买不到菜,就吃泡饭的。

    买菜的小贩很是聪明,一般都是天气寒冷的时候过来,那时候吃火锅的人才会多,是以这还是已经在这里逗留一礼拜的刘建安第一次见这样卖菜的场景。

    难得,难得。

    “袁老板真乃奇人?!绷踅ò踩滩蛔「锌乃档?。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为什么还不走呢?老板是不会答应的?!敝芗言谝慌酝蝗豢谒档?。

    “没办法,我还是希望袁老板能答应?!绷踅ò踩险娴乃档?。

    “凭什么呢?凭什么老板要去给你爷爷做寿宴?”周佳非常不解的问道。

    “因为我觉得就只有袁老板能让我爷爷多吃点?!绷踅ò捕倭硕?,然后郑重的说道。

    “好吧,但我还是觉得袁老板不会答应?!敝芗阉低?,就开始去招呼食客了。

    “我当然知道?!绷踅ò财沧?,嘀咕了一句。

    其实这时候,刘建安心里是有主意的,但却不好说而已。

    来的时候,麻先生说了可以说是他介绍来的,但刘建安尝了袁州的手艺后,觉得要是这么说,总有些不太好,至于哪里不好刘建安倒是还没想到。

    “再努力一把,说不定就可以成功了?!绷踅ò苍谛睦锔约汗木?。

    然后干劲满满的去添乱,不对,是去帮忙了。

    在刘建安看来,中午时间是最短的,很容易就过去了,这不午餐营业时间又结束了。

    下午时分,刘建安照例没走,候在袁州边上,就等着被袁州吩咐,不过他还是失望了,直到袁州雕好一个苍鹰,还是没理过他。

    “啪嗒”袁州把晶莹剔透的苍鹰放到一旁的架子上。

    “你从哪里知道我会做寿宴?!痹萃蝗豢诹?。

    袁州问这话的意图很简单,他看得出来刘建安家世不错,教养也不错,那么选择做寿宴的范围肯定很广,来小店的时候,明显抱着一种我来试吃的模样,看样子就不是自己知道了要来的。

    当然这都是后来袁州回忆起来的。

    “???什么?!痹菸驶疤蝗涣?,刘建安还没反应过来。

    然而袁州并不喜欢重复自己的话,也就没回答。

    还是刘建安自己想了会,才想起袁州问的是什么,心里有些忐忑的开口了“是麻先生,就是岩峰村的麻先生叫我来的?!?br />
    听到这话,袁州看了一眼刘建安,沉默了一下,然后才说“那你怎么不早说?!?br />
    “应该早说吗?”刘健安疑惑的问道。

    这好像和他想的不一样,刘建安心里有些莫名。

    然而袁州也没说话,就那么看着刘建安。

    “对,我是应该早说的,我忘记了?!绷踅ò补先洗?。

    毕竟袁州那凉飕飕的眼神太吓人了。

    “几号寿宴?!痹菅约蛞怅嗟奈实?。

    “这个月29号?!绷踅ò补怨缘乃档?。

    “嗯,到时候我会去,你走吧?!痹莸坏幕恿嘶邮?。

    而刘建安则是下意识的转身准备离开……

    ps:请来起点看菜猫的正版小说~拜托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