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晚餐营业时间结束前五分钟,姜嫦曦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进了店。

    “哟,晚上好?!苯详鼐倨鸢尊崮鄣氖侄宰旁莼恿嘶?。

    “晚好?!痹菀涣逞纤嗟牡阃?。

    “则,几天不见,袁老板还是一样严肃认真?!苯详丶窳烁鑫恢?,直接坐下。

    “你有号码吗?”袁州认真的问道。

    “当然,这可是我好久前预约的今晚,只是来的晚了点?!苯详夭晃蘅上У乃档?。

    是的,加班前,姜嫦曦曾经预约过,当时时间正好是今天,不过由于一些小原因,导致了她的迟到。

    “请问吃点什么?”周佳及时上前问道。

    “时间这么晚了,我也就不为难你了,就来个米百做吧?!苯详匾涣澈眯牡乃档?。

    “不用?!痹葜苯铀档?。

    “等我说完,别心急啊?!苯详匾皇殖抛磐?,一手敲着桌子。

    而边上的食客,已经自动进入看戏模式。

    姜嫦曦一来几乎都要调侃两把袁州,是属于不调侃不会好好说话的那种。

    “姜姐,您说?!弊魑惫?,周佳还是很会替袁州分担的。

    “这米百做我这次要吃乌饭,袁老板知道乌饭的吧?”姜嫦曦看着是肯定的语气,眼睛里确实揶揄的笑意。

    “知道?!痹莸ǖ牡阃?。

    开玩笑,这种时候,就是不知道那也必须知道。

    “那就好,我就要米百做里的乌饭,这个符合要求吧?!苯详赝档?,这是在肯定袁州知不知道乌饭是什么呢。

    “是的,符合规矩,但是你需要明天这个时候过来吃,那需要浸泡?!痹萘成系谋砬榇邮贾林斩济槐涔?,淡然而自信的说道。

    “好的,那我就不打扰袁老板啦,明天再见?!苯详囟宰旁?,愉快的挥手。

    “呼,这个难缠的家伙?!痹菽闪丝谄?,还好刚刚系统把详细做法给了袁州。

    说起来袁州确实是知道乌饭的,只是不知道具体的做法。

    店里还有食客,袁州并没有仔细的观看,只是看了个大概,然后就认真的招呼起最后的几位食客。

    五分钟后,

    食客陆陆续续的走出店门,而站在门口的刘建安一下子精神起来。

    “呼,还好在门口不怎么冷?!绷踅ò参丝诹狗?,然后进了店里。

    “不好意思,本店晚餐营业时间已经结束,下次请早?!痹菘醇诺牧踅ò?,认真的说道。

    “不是,不是来吃饭的,我已经吃过了?!绷踅ò擦⒖趟档?。

    袁州看着人不说话了,既然不是来吃饭的那么就是来喝酒的,这样就只需要等着就好了。

    “这小子是有事来的?!背碳际谒档?。

    “对对对,是有事找您,袁老板?!绷踅ò部诳推欣?,这些都是在麻先生那里学来的。

    袁州可是和麻先生一个手艺的人,在刘建安看来脾气肯定不是好到哪里去。

    “什么事?”袁州开口问道。

    “是这样的,我想请您去给我爷爷做一顿寿宴,拜托了?!绷踅ò菜低?,就微微低着头,认真的直视袁州。

    “嗯,我拒绝?!痹莞纱嗟乃档?。

    这一拒绝让本来听见袁州嗯的刘建安,一下子懵逼,拒绝的真爽快。

    “是这样的,您要是有什么要求可以提,一切按照您的来,拜托了?!绷踅ò苍俅慰?。

    “不用了,我拒绝?!痹莞纱嗬涞乃档?。

    “这,您考虑一下吧?!绷踅ò惨涣诚<降目醋旁?。

    而这次袁州连拒绝都没说了,只是太多很明显,不考虑也不会去。

    “这样,我明天再来找您?!绷踅ò裁话旆?,只能退而求其次的说道。

    “不用?!痹菝纪分辶酥?。

    “您放心,我不会打扰您的?!绷踅“菜低?,转身就走,背影倒是挺干脆的。

    眼看着人走出店门,袁州也做不出身后叫人的事情,也就没管,反正明天得到的答案还是拒绝。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袁州最近的早餐都是做的桂花酒酿小圆子,温热而暖胃,就是不吃甜食的乌海都想再来个几碗。

    早餐时间结束,袁州准备雕刻的材料的时候发现,常用的白萝卜已经用完了。

    “哗啦”袁州关上大门,拉上小推车准备去附近的菜场买点。

    这时候,袁州隐约听见了一声“又出门买萝卜啊?!?br />
    “嗯?!痹菹肮咝缘挠α艘簧?。

    只是忽然,袁州就想起隔壁说这话的人已经走了,童老板都走了好几天了。

    “还有点不习惯?!痹葑旖峭淦鹨桓龌《?,笑着说道。

    然后“咕噜噜”的轮子滚动声传远,袁州去了菜场。

    买萝卜袁州还是很快的,轻车熟路的,没一会就买完回来了,只是远远的就看到有人站在他店门口。

    “这么早排队?”袁州嘀咕了一句,然后走进了。

    “袁老板早,您买萝卜啊,以后这种小事交给我就可以了,买萝卜我还是可以的?!彼祷暗淖匀皇橇踅ò?。

    刘建安回去想了一夜,发现他还真没有什么特长,就准备帮袁州做事,这样说不定就能打动袁州。

    这不一大早就风风火火的赶来了。

    “不用?!痹萸崆傻娜每踅ò驳氖?,拒绝。

    “哦,那行,我帮您看着,您开门去吧?!绷踅ò惨涣逞纤嗟亩⒆乓欢底勇懿?,表情严肃认真。

    袁州感觉有些无语,但并没有说,而是默默的拿钥匙开门。

    “袁老板,其实我家不远的,坐车到我家就只有一个小时,您考虑考虑?!绷踅ò舱驹谠菀幻自兜牡胤?,声音轻快的说道。

    然后袁州没有反应,毕竟有时候过于理会,就会越来越麻烦,这可是袁州的亲身经历。

    是以,袁州端板凳,只端了一张,坐下就开始全神贯注的雕刻,而一旁的刘建安则立刻闭嘴,就那么看着袁州,等着他雕完。

    袁州这一坐下就是一两个小时,刘建安也不能说话,就那么细细的看着袁州。

    在他想来,这就当是了解袁州的手艺了,是以看的还挺津津有味的。

    ……

    ps : 看这是第二更哟,今天也是三更,这就是菜猫说的惊喜啦 ~ 还有一更稍后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