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就是因为这个?”乌海一脸懵逼。

    “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说起还真是历史最贵了?!北呱系氖晨蜕酚薪槭碌牡阃?。

    毕竟苏轼的墨宝还是非常值钱的,要知道苏轼真迹曾经现身香港的拍卖行,最后的成交价格是四亿六千万,然而就是这样,还有许多消息证明这是假消息。

    原因就是这个价格太便宜,苏轼的墨宝至少得十亿,这才合理,是以可以想象这道菜却是不愧是历史第一贵的名头。

    “确实如此,能换苏老爷子的墨宝,可惜我没有生在那个年代啊?!庇惺晨透锌乃档?。

    “说的好像,你生在那个年代就会做这道菜似的?!币慌杂惺晨椭苯映胺?。

    “对,我是不会,我说是袁老板,要是袁老板在那个时代,就得有一屋子苏老爷子的墨宝了?!闭馐晨鸵彩窍嗟贝厦鞯?,直接拉出袁州说事。

    “这倒是,以袁老板的手艺,恐怕苏老爷子都会主动拿墨宝换菜吃?!闭馕皇晨蜕钣型械牡阃?。

    “可不是嘛,袁老板的手艺好的让我想找个一样的男朋友?!北呱嫌懈龀は嗲逍?,穿着简约的女生,张口就说道。

    “哈哈,我看是想找袁老板吧?!庇惺晨头⒊錾埔獾男ι?。

    “嗯哼,这可不行,袁老板是我们大家的?!甭谝慌郧纹さ乃档?。

    例行争抢了一番袁州后,大家又投入了对于美食的热情,只不过这次点炒东坡的人多了很多。

    和名人吃同一道菜还是很有诱惑力的,何况还是名人会用墨宝换的菜。

    而刚刚被争抢的袁州则是心无旁骛的做着餐点,哪怕是他最感兴趣的女朋友话题,也不能分散他的注意力。

    “蓉城桃溪路十四号,嗯,却是是这个地址,不过这也太小了点吧?!币桓瞿昵崛硕⒆旁菪〉赅止玖艘痪?。

    这人穿着一身普通的呢子大衣和黑裤子,脚上的棕色皮鞋上,还有些灰尘,大衣下摆还有褶皱,脸上架着眼镜,看起来约有个二十五六的样子。

    就是脸看起来方方正正的,颇有些正气的感觉,就是眼睛咕噜噜的,神情也不严肃,看起来倒显得活泼了许多。

    这人手上拿着纸条,仔细的对了对门牌号后,看着袁州小店门前排队的人,还有一旁仿佛是围观的人,又有些不解。

    因着袁州小店门口没有招牌,这人也不敢确定,上前开始询问人。

    “你好,请问这里是饭店吗?”年轻人说的一口标准的普通话,看样子也不像是蓉城的人。

    被问道的人,正好是马志达,他当然是来吃新菜的,毕竟他可是新菜小王子。

    “当然,这里可是袁州小店,当然你也可以叫厨神小店?!甭碇敬镆涣匙院赖乃档?。

    “厨神?这名头还真大?!蹦昵崛诵睦镟止?,面上却是真诚的道谢。

    “谢谢,不过人还真多?!蹦昵崛诵ψ潘档?。

    “可不是,你站我后面难道已经领号了吗?”马志达有些疑惑。

    因为这人问完就直接站到了马志达的后面,一副排队的模样。

    “领什么号?”年轻人疑惑的问道。

    “第一次来是吧,我还以为你领号了,那边银色的机器看见没?那身份证一刷就可以领号了?!甭碇敬锘顾隳托?,仔细的解释了一下。

    “还挺麻烦的?!蹦昵崛肃止玖艘痪?。

    “什么?”马志达没听清,问道。

    “没事,谢谢了?!蹦昵崛艘⊥?,转头离开,准备去领号,也就没听见马志达说的现在已经没号的话。

    袁州所在的地方真的不是蓉城最发达的地方,何况这里连个停车场都没有,来这里吃饭的要么吃罚单,要么停的很远,就是这样一到饭点,来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但人多不代表这里的设施豪华,没有公厕,小街环境着实一般,两旁都是老房子。

    “这还真够大隐隐于世的?!蹦昵崛烁锌艘痪?。

    “看来这些有本事的都喜欢这套?!蹦昵崛肆⒖滔肫鹆嗽对谘曳宕迥歉銎兜胤降穆橄壬?。

    没错,这人认识麻先生。

    年轻人姓刘名叫建安,这名字算不错了,毕竟他老爹叫建国,哥哥叫建军,别问他为什么不同辈分的中间还都是建字辈,他也不明白。

    家里有个参加革命的老战士,名字自然就是怎么爱国怎么来了,毕竟姐姐叫红军什么的,他就为自己的名字感到庆幸了。

    “老子的名字至少还像个男孩子,不像姐姐叫红军,哼?!绷踅ò餐虏?。

    刘建安今年二十五,大学还在读大四,算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了,马上老爷子就要过九十一的大寿,因为去年九十已经祝过整寿,今年就想低调点。

    但是这个年纪要过生日,就没有低调一说的,何况刘建安的父亲建国同志还在任上,简朴一些倒是肯定的。

    而刘建安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没钱没权,不知道送什么,一下子倒是想起最近老爷子胃口不太好,也是因为老人家年纪大了消化不好。

    因为这件事,刘建安一下子想起了麻先生,也就是退休的前御厨,在任的请过来动静太大,而且以他一个大学生的身份还真没办法请。

    毕竟这又不是用他爹的名义去,刘建安就一下子打主意到了麻先生那里。

    他不认识麻先生,知道他的地址,还是一个偶然的机会。

    有了目标自然就有了动力,大四学业少一定下目标,他就飞奔去了岩峰村。

    “MDZZ,这地方可够破的?!闭馐橇踅ò蚕路苫笏档牡谝痪浠?。

    不过当坐着摩托车颠簸了半天后,到了岩峰村还得走路上去的时候,刘建安就想骂人了。

    “这御厨是来隐居的吗?这么荒僻吃什么?!泵怀怨嗟牧踅ò脖咦弑弑г?。

    还好,他还是有些运气的,到村子里的时候,麻先生正在村里。

    刘建安别的没有,韧性不错,足足缠了麻先生一个月零七天,才打动了麻先生。

    “老拙答应你了,你可以滚了?!甭橄壬匙攀?,头发整齐,说话还是一样声如洪钟。

    “太好了,那麻先生,您是今天还是明天跟我走?”刘建安扔下手里的衣服,兴奋的跳了起来。

    ……

    ps:第二更到了,继续求票~现在还是双倍期间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