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了因人而异之后,袁州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是在每次周佳或者申敏报餐单后,会回头看了一下,或者是做食物之前会这样做。

    “来一份灯影牛肉,米百做白饭,一杯西瓜汁?!崩钛幸灰唤啪椭苯拥悴?。

    “好的?!敝芗汛嗌挠Φ?。

    “老师,那我就先回去了?!笨醋爬钛幸坏阃瓴?,边上的严伽就开口说道。

    “去吧,去吧?!崩钛幸恢苯踊邮?,只盯着袁州,看都不看严伽。

    “老师,一会我再来接您?!毖腺た推乃低?,等到李研一肯定的回答,这才离开。

    “说起来,李先生你有没有兴趣吃全鱼宴?”乌海贼兮兮的问道。

    “怎么,你要卖我画?”李研一瞥了乌海一眼,了然的说道。

    “不是,你看你是美食评论的,我是画画的,咱们一起吃,就又能吃一顿了?!蔽诤R槐菊乃档?。

    “就是,咱们两不搭嘎?!崩钛幸缓吡艘簧?。

    “所以才能一起吃饭,这样才算得上是重要的宴会?!蔽诤:苁侨险娴乃档?。

    “哦?!崩钛幸灰桓本涂茨愫鲇频纳裆?,完全不接话。

    “这样,不买画,你说要评价,然后请我吃饭?!蔽诤O肓讼?,貌似吃亏的说道。

    “我不评价这个店?!崩钛幸凰嫡饣暗氖焙蛞斐H险?。

    “又不是真的,就是说说?!蔽诤`止?。

    “老头子可不撒谎?!崩钛幸话琢宋诤R谎?。

    乌海在尽力忽悠李研一,而周佳则是来来去去的送餐,有些等不及的客人也在自己取餐,小店里一片繁忙的景象。

    “您的蛋炒饭来咯,请慢用?!?br />
    “凤尾虾一份?!?br />
    “东坡肘子一碟?!?br />
    “入口即化爪加金陵草各一份?!敝芗训纳袈缫锊痪拇?。

    “咦?今天的炒饭感觉更好吃了?”这是一个味觉敏感的食客。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我这虾味道有点不同?!钡懔朔镂蚕旱氖晨?,也惊奇的说道。

    “我尝尝?”蛋炒饭的食客自然的说道。

    “没问题,我尝尝你的炒饭?!狈镂蚕旱氖晨鸵膊恍∑?,自然的舀起边上的炒饭,一口塞进嘴里。

    “嗯,感觉差不多?”凤尾虾的食客并没有吃出区别。

    “我觉得你的凤尾虾也是一样的好吃,脆嫩鲜甜的虾肉,弹性十足的口感,我觉得差不多呢?!钡俺捶沟氖晨拖赶钙肺兑环?,得出了结论。

    有了这些人的发言,其他没发现的食客,也开始细细品味,这一吃就发现嘴里的菜味道确实好像更甚从前了。

    不一会,店里其他食客也陆续传来这样的感慨。

    “您的灯影牛肉、米百做,西瓜汁来了,请慢用?!敝芗驯咚当咝⌒牡亩松喜偷?。

    “谢谢?!崩钛幸或ナ字滦?。

    “不客气?!敝芗研ψ呕赜?。

    “噤声?!崩钛幸欢宰乓慌曰乖谒樗槟畹奈诤?,特别霸气的说道。

    “哦?!蔽诤2煌床谎鞯募绦龊ζ渌巳チ?。

    “嗯,入口即化,香辣可口,嗯?居然有了改变?”李研一夹起一片牛肉,然后一下子吃出了差别。

    为了确认这样的差别,李研一再一次没配饭吃,而是直接空口吃完了一整盘的牛肉。

    吃完后,李研一眯起眼,细细回味了一番,然后转头环视了正在吃饭的食客,得出了结论。

    李研一吃饭的速度不紧不慢,也不喜欢说话,这是几十年养成的习惯。

    是以等到李研一再次开口的时候,面前的盘子碗碟已经空了。

    “袁老板,你的食物倒是越来越有人情味了?!崩钛幸欢宰哦瞬斯吹脑菟档?。

    “嗯?!痹莘畔虏?,淡然的点头。

    “哈哈,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崩钛幸谎纤嗟牧成下冻隹牡纳裆?,边笑边离开。

    “人情味是什么味道?”乌海有些不明所以。

    而店里的食客却好似一下子明白过来。

    不是袁州小店的食物味道改变了,而是觉得更合他们的心意了而已,仅有一点点细微的差别罢了。

    只是就是这么细微的改变,却让小店的食客内心一阵温暖,被人温柔以待的感觉确实不错。

    “袁老板不愧是我男神,做菜好吃,还温柔?!闭馐堑昀锱晨偷南敕?。

    只有男的食客,自然就是觉得心里骄傲,不愧是他选择的店,就是好吃。

    ……

    第二天一早,袁州换好了运动服,下楼跑步。

    “踏踏踏”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街上,并不刺耳,反而很和谐。

    等到袁州跑到自己店的正门那条街的时候,远远的,他就看见隔壁童老板的大门打了开来。

    童老板穿着一身黑色的呢子大衣,带着灰色的帽子,拉着一个深蓝色的大箱子,正从门里出来。

    袁州一下子站定了,并没有再往前跑,也没出声。

    就那么看着童老板拉着箱子,慢慢的离开。

    “祝您一路顺风?!痹萸嵘哪钸读艘痪?,然后再次开始跑步。

    童老板的离开并没有激起什么水花,只是相熟的客人知道这里再也没有洗衣店了。

    而袁州则是该开店开店,该休息休息,并没有收拾隔壁店铺的想法。

    “叮铃铃,叮铃铃?!?br />
    袁州的手机铃声响起。

    “喂,孙明?!痹萁悠鹬苯诱泻舻?。

    “嘿嘿,圆规啊,你说你过年怎么过?”孙明爽朗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过年不放假?!痹莩聊税胂?,然后才回答。

    “要不哥们一块聚聚?”孙明试探性的问道。

    “不了,你倒是很久没来吃饭了?!痹菽训谜庋?。

    毕竟孙明确实很久没来了。

    “别提了,相亲去了,哥们现在可是拖家带口了?!彼锩髯院漓乓目谄?,隔着屏幕袁州都感觉到了。

    “这么快就升级做爹了,恭喜?!痹萦锲桨?,听不出恭喜,毕竟袁州还是单身狗。

    “想多了,咱是有女朋友了,女朋友不是蓉城的,前面去她老家了?!彼锩鹘馐偷?。

    “哦?!痹萏乇鹄涞呐读艘簧?。

    “告诉你我女朋友有个特别漂亮的妹妹,你要不要见见?”在袁州听来,孙明的声音带着说不出来的猥琐。

    “我不用相亲?!痹莸幕罢抖そ靥?,然后挂断了电话。

    “明明春天还没来?!痹菘醋攀只具媪艘痪?。

    ……

    ps:谢谢大家,菜猫都看到了,515粉丝节,谢谢大家,鞠躬感谢,那啥继续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