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老板快要离开的消息,还是对袁州造成了一些影响,比如现在雕刻的时候,袁州更爱雕刻一些一家三口类型的。

    不过都是一些福娃或者动物类型的,Q版的,都是憨态可掬的,这一下更加受小孩子的欢迎了。

    “妈妈,你看今天这个叔叔雕的是小兔子,好可爱?!币桓龈崭漳玫降窨痰男∧泻?,举着手里的萝卜,欢快的说道。

    “你谢谢叔叔没有?”年轻的母亲笑盈盈的摸了摸自己儿子的脑袋问道。

    “谢谢叔叔?!蹦泻⒀劬距嘁蛔?,立刻转头大声的对着袁州道谢。

    “不客气?!痹萋杂行┑疤?。

    “这小子,我还年轻呢?!痹菪睦锾酒?。

    “叔叔,这个是小鸟吗?”一个扎着小鞭子的小女孩,指着架子上的乳燕还巢问道。

    “是的?!痹莸阃?,然后取下来,直接递了过去。

    “哥哥?!痹萃蝗凰档?。

    “嗯?”小女孩歪头看着袁州,一脸不解。

    “没事,给你?!痹菽难氏碌阶毂叩母绺?,然后说道。

    “谢谢叔叔?!毙∨⒔庸вㄌ尥傅穆懿返窨?,欢快的跑走。

    不一会,架子上的雕刻,就被小朋友或者女孩子取走。

    这些状况基本每天都会发生,只要袁州雕刻好了东西。

    只是第二天,早餐时间结束后,袁州没再雕刻,而是磨起了豆子,当然这次是提前泡好的豆子。

    豆腐的发明者是西汉时期的淮南王刘安,还有清代袁枚为了吃豆腐而三折腰的事情流传。

    而豆腐脑则是豆腐的半成品,也是南北皆有,南方偏甜味,而北方则是咸味的多。

    今天袁州要做的却是比豆腐脑稍微老一点的豆花,在北京这也叫“老豆腐”。

    川中的豆花,尤以乐山的最为出名,除了豆花本身重要外,其蘸料也很重要。

    “吱呀,吱呀”袁州缓缓的转动石磨,一边匀速的转动,一边适量的加入泉露混合的水,这水在袁州小店温暖的地方都散发出冷气。

    “这水用来做豆花肯定好吃,又嫩又滑?!痹萋獾牡阃?。

    反复研磨,滤出豆渣,然后直接下锅开始煮。

    袁州煮豆腐并不喜欢用别的汤煮,只用了一点点荷叶上的露珠,去除豆腥味,不像许多大饭店里的那样用鸡汤煮,那样反而会盖过豆腐的味道。

    “小袁,我可来吃饭了?!蓖习逅实纳舫鱿衷诿趴?。

    “童阿姨,这边进来?!痹荽蚩慌愿舳系淖腊?。

    袁州注意到,童老板穿的不是早上那件衣服,应该是换过了,毕竟这次吃饭的地方在厨房。

    “是豆花饭啊,这个好?!蓖习逡蛔?,就看到了桌上的菜,满意的点头。

    “嗯,豆花饭,加哥菜豆花汤,还有牛肉?!痹莶⒚挥凶急付嗌俨?。

    两个人也就一荤一素一汤而已。

    “够了,这些就够了,那时候就是只吃豆花我都能下两碗白饭?!蓖习逍γ忻械乃档?。

    “那吃饭吧?!痹菀沧?,温声说道。

    “吃饭,对该吃饭了?!蓖习宓阃?,第一筷子就夹豆花。

    自己的吃的时候,袁州并没有那么讲究,只是一个青瓷的大碗装着豆花,里面白嫩嫩的豆花浮在水面,被童老板一夹就夹下一块。

    “这豆花挺嫩的?!蓖习逅底啪椭苯尤炖?,也没蘸料。

    豆花一入口,带着灼人的温度,稍稍一咬,豆花就碎裂开来,嫩嫩的在嘴里散发出豆子本身的豆香味儿。

    “这个酱料有豆瓣的,不怎么辣的,还有就是牛肉酱,您试试?!痹葜缸抛郎系牧礁龅铀档?。

    “知道了,你快吃,味道不错?!蓖习宓阃?,再次夹起豆花开吃,也不客气。

    “嗯?!痹莸阃?。

    童老板习惯一个人吃饭,是以吃饭的时候也不说话,就是默默吃,而袁州则是也习惯了一个吃饭,两人就这么默默的吃着桌子上的菜。

    最先吃完的就是那碗豆花,果然如童老板说的那样,她只是配着豆花就吃完了一碗白饭。

    袁州默默盛了半碗后,又伴着菜豆花汤吃了些牛肉。

    一顿饭,两人吃的很快,不过半小时桌子上就碗盘精光了。

    “好吃,这次的豆花比上次的那个煎豆腐好吃?!蓖习迓獾乃档?。

    “嗯,您喜欢就好?!痹萸榈牡阃?,同时把疑惑埋进了心里。

    “这味道我可记住了,下次记得也请我吃?!蓖习逍γ忻械乃档?。

    “当然?!痹葜V氐牡阃?。

    “那行,也不打扰你做生意了,先回去了?!蓖习宀敛磷?,然后挥手离开。

    童老板一走,袁州的眉心就拧了起来。

    “为什么童阿姨会说这次的豆花比上次的熊掌豆腐好吃?”袁州从刚刚就在疑惑这个问题。

    以袁州现在的厨艺来说,不可能出现发挥失误的地方,就算他厨艺进步了些,但童老板可不是专业的美食评论家,不可能吃出这细微的差别。

    “难道是口味偏好?”袁州摸着额头,细细的想着。

    但也不像,毕竟童老板上次并没有表现出不喜欢熊掌豆腐,而且袁州也清楚,这不是口味偏好问题。

    “那么这是为什么?”袁州皱眉,认真的思索,回忆做豆花和豆腐之间的差异。

    不过这一下,袁州还真的想到了问题的所在。

    “原来是这样吗?!痹菀幌伦用靼琢送习逭饷此档脑?。

    上次做熊掌豆腐的时候,虽然也是现磨豆腐所做,但却不是为了童老板做的,而这次是专门为了童老板所做,加水的比例有所不同。

    豆腐多么简单,只需要黄豆、水、和凝固剂而已,但其中水的比例却需要因人而异。

    而袁州是可以一眼看出食客口味需求的人。

    “原来是这样,因人而异才能尽善尽美,今天的豆花是属于童阿姨的豆花?!痹菘醋抛郎系目胀?,一下子露出了笑容。

    突然袁州捂额狂笑:“哈哈,看来我在厨神的道路上又前进了一步?!?br />
    ……

    ps:~月票、推荐票还是要求的,猫百做什么的真的不能吃……求放过菜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