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杯酒下肚,秦先生的脸色看起来更加好看了,温和自然,而又惬意。

    “再来一杯?!鼻叵壬僮疟?,眯着眼,说道。

    “好的?!币笱诺阃?,漂亮白皙的手拿起瓷白的酒壶,就开始倒酒。

    每次殷雅倒的都只有六分满,很是小心,毕竟这酒太少了,最关键还是这是袁州小店,榕城最有规矩的地方。

    “真是好酒,没想到这么个破落的地方居然有这样好的酒,简直是难以想象,简直难以想象,简直难以想象?!鼻叵壬盗巳?,足可以证明他的震惊,轻轻晃动酒杯,酒液在里面微微晃动,看起来更加绚丽。

    “这里地方虽小,但是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珍品,您可以试试这个酒鬼花生?!币笱胖缸抛郎系哪且恍〉ㄉ档?。

    “好,喝酒自然得有下酒菜?!鼻叵壬阃吠?。

    自从喝上美酒后,秦先生就变的特别好说话,就连殷雅卖关子都不计较,而是顺从的同意一会再说。

    “哈哈,这地方虽小,但是有美酒,对吧秦先生?!弊芗嘈γ忻械拇罨?。

    “就是,闻着这酒香我都有些馋了?!敝炖蛩嫡饣熬允钦婊?。

    朱莉是秘书长,经常陪着总监出去应酬,喝酒自然免不了,但从没有闻到过这样香,这样好闻的白酒。

    就是那些几千上万的红酒都没有这样独特的香味。

    “别,朱莉小姐还是吃菜,吃菜,这菜看起来就不错?!鼻叵壬⒖淌兆疟?,不让人觊觎。

    “哈哈,朱莉,你就别和秦先生开玩笑了,你没看到他尝都不让我尝嘛?!弊芗嘈ψ诺髻┑?。

    “不是,这白酒特别醇,也不醉人,你就别喝了?!鼻叵壬槐菊乃档?。

    “行,不醉人的酒不给我喝是吧?!弊芗喙恍λ档?。

    “对了,殷助理是怎么找到这么个小地方的?”秦先生果断转移话题。

    在秦先生看来,袁州小店又破又旧,他根本不会来这种地方吃饭。

    门口没有招牌,一进门只有不到二十平米,好像个麻雀窝,稍微有点新意的门也就那样,上了二楼更糟糕,一个石桌只有一个凳子,连个配套的凳子都好似买不起的样子。

    这让秦先生怎么可能对这里有好感,认为有好酒喝。

    “因为我是这里的???,大约一个礼拜来一次,次数多了我可就来不起了?!币笱判ψ潘档?。

    “哦?这里还很贵?”秦先生饶有兴趣的问道。

    “是的,秦先生您觉得这酒得多少钱?”殷雅见气氛良好,也就适当的说些玩笑话。

    “不好估价,不好估价,要是能给我一缸子就好了?!鼻叵壬⊥?。

    “少说得二万以上?!弊芗嗪芨孀拥牟铝?,当然是根据酒壶来的。

    “我觉得一万吧,毕竟太少了?!敝炖虿铝烁霰冉峡凸鄣氖?。

    两人猜这么高的价格不是因为知道这酒的价值,而是因为秦先生。

    因为秦先生是个爱酒之人,他都喝的如此陶醉,还直说人生第一次喝到这么好喝的白酒,是以这两人才猜的很贵。

    “不不不,你们都小看了这酒的价值?!鼻叵壬纤嗟乃档?。

    “这酒简直是无价之宝,恐怕是喝一点少一点的珍品,几万哪里能衡量?!鼻叵壬泥ㄒ豢?,这才说道。

    这么一说,殷雅突然觉得袁州真是太良心了,她都不敢说这酒才卖5888了。

    “怎么办,突然觉得袁老板原来是个良心商人,我是不是发烧了?!币笱琶嫔铣蹲判?,心里疯狂的吐槽。

    “酒中珍品,好酒哪里能单纯用钱衡量?!鼻叵壬俅胃锌乃档?。

    “对对对,你有钱你说的都对?!币笱判睦锿虏?。

    “好酒配上这带着竹香、酒香的竹林,真是人生一大美事?!鼻叵壬闷鹁票?,环顾四周说道。

    “确实这里环境还是挺清幽的?!弊芗嘁哺胶偷乃档?。

    “妈蛋,这么说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明明刚刚还说这是个破店的,现在又夸起来了?!币笱拍阅诘男【绯⊙莸耐独值?,但脸上还是维持着得体的笑容。

    果然是好酒能让人忘记自己说的话,殷雅感慨的想着。

    紧接着,殷雅教了另一种喝法,这个自然也是殷雅开始做的功课,早就问好了郫筒酒的另一种喝法。

    “嘶,这个还真辣,不过很香?!鼻叵壬滩蛔∷涣艘簧?,手却没停。

    “是的,您吃了这个再喝一口酒,您就知道这个味道了?!币笱盘牡乃档?。

    “我可是还想试试这么温和的酒如何变成烈酒?!鼻叵壬苁呛闷?。

    “可以了,您喝吧?!币笱偶笆苯型?。

    秦先生毕竟不是川人,并不怎么能吃辣,这样的程度就差不多了,殷雅还是很好的估摸了他的承受力。

    “吸溜?!鼻叵壬獯尾辉偈切】诿蛄?,因为嘴里火辣辣的,也就下意识的一杯全部喝下。

    还没来得及心疼这么一杯酒,嘴里辛辣的感觉立刻烧起来,忍不住就想张嘴。

    “请您别开口,闭着然后一口咽下?!币笱偶笆彼档?。

    “咕噜?!鼻叵壬豢谘氏?。

    辛辣的酒气直冲入喉,一下子在肚子里转了一圈,这次秦先生再次张嘴,直接吐出一口气。

    “爽!”伴随着吐气的是秦先生的一声大喝。

    “这种喝法,真是闻所未闻,这是什么辣椒,居然能达到这样的地步,辛辣冲喉,过后却又绵软顺口,真是奇妙?!鼻叵壬鄯⒘?,死死的盯着酒壶。

    “这就是袁州小店的郫筒酒?!币笱判ψ潘档?。

    “郫筒酒,真是好酒,好酒?!鼻叵壬底湃滩蛔≡俅卫戳艘槐呱站频淖涛?。

    他是被征服了。

    一壶酒,哪怕就完全让给秦先生喝,也喝不了几口,毕竟才四两,半斤都不到。

    当然若是其他的白酒,四两也就差不多了,但是郫筒酒开始的时候浑不似酒,反而犹如梨汁,后来辛辣过瘾的时候又没有几口,很快就喝完了。

    “喝完了?”秦先生不可置信的拿着酒壶。

    “是的,您要是喜欢,下次再来?!弊芗嗲崴傻乃档?。

    “下次?这才几口怎么就没有了?”秦先生完全不能忍受,这才把酒虫勾起了然后就没了,这不是坑爹嘛。

    “你说这里真不能点第二壶?我有钱,真的有钱?!鼻叵壬涣逞纤嗟乃档?。

    “我当然知道,但这里的老板叫圆规?!币笱盼弈蔚乃档?。

    ……

    ps:求月票~最近双倍月票哟~拜托投给菜猫~~菜猫猫最乖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