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先生这话一问,店里瞬间安静了一下。

    方恒是属于见怪不怪,来这里次数多了,也就见多了这样一开始质疑,最后被美酒征服的人,毕竟他以前就是属于这样的人中的一员。

    至于小说家则是烦躁了看着樱虾墙景门,就等着喝酒,不想说话。

    同来的朱莉和总监当然是希望袁州给个肯定的答案,哪怕两人心里都不太相信,但是有信心总比没信息好得多,主要是要让秦先生相信。

    而殷雅则是信心满满的看着袁州,非常相信。

    “当然,申敏带人上去?!痹菰频缜岬牡阃?,然后自然的吩咐申敏把人带走。

    “就这样?”秦先生心里更不满了,觉得袁州这态度也太敷衍了。

    在不满的人眼里,自然能挑出一百种不满意来,袁州自然不会去解释。

    “没关系,秦先生,我们先上去,这里地方小?!敝炖蚴适钡陌哺?。

    “确实小,就这门还不错?!鼻叵壬醋派昝舸蚩?,顺嘴夸了一句。

    “确实,这门挺别致的?!弊芗喔糯蚬母胶?。

    “几位请随我来?!鄙昝粽驹谇懊?,开始引路。

    “原来是公事?!狈胶慵飧銮樾我裁靼琢艘笱徘肭笞镁频挠靡?。

    几人跟着申敏鱼贯而入,一进门就看见头上的海棠果火红的挂在枝头上,看起来美不胜收。

    前面则是一条曲径通幽的小路,边上低矮的绘着莲花纹的宫灯照亮了小路,两旁都是一些这个时节的鲜花,真相绽放着。

    “环境倒是有几分野趣?!鼻叵壬醋挪淮蟮脑鹤?,客观的说道。

    “对,喝酒还是要有个环境的?!弊芗嗝菜屏私獾乃档?。

    “这倒是,但是这也太小了?!鼻叵壬故遣宦獾?。

    “那倒是,有些小了?!弊芗嘁膊欢嗨?,就是小声附和。

    “喝酒的地方在二楼?!币笱胖缸怕ド夏且黄啻涞闹窳炙档?。

    “哦?”秦先生看了看郁郁葱葱的竹子外墙,平淡的点头,反应并不热络。

    以秦先生的见识,自然不会觉得袁州这个竹林多么了不起。

    没多久一行人就走到一楼,在申敏的带领下开始上楼,这时候殷雅趁机告诉总监和秘书长朱莉袁州小店的规矩。

    “总监,秘书长,每天只提供三壶酒,一壶只有四两,而且只备一个杯子,小菜只有油炸辣子和酒鬼花生,其他的都没有,也不提供?!币笱畔纫豢谄党鎏峁┚屏亢褪澄?。

    “殷助理,你太没分寸了,这么一点东西,未免也太寒酸了,你去叫那个老板多准备一点,哪怕不好喝,量总要够!”朱莉眉头一皱,直接训斥。

    朱莉可是殷雅的直接上司,这样训斥很正常。

    “没错,钱的问题,你让老板开个发票,到时候去财务部报销?!弊芗嗾獯我卜浅2宦?,说话的口气更加不耐。

    在他想来,殷雅擅作主张的请来秦先生,来到这么一个破地方,已经非常失职,就差没直接开除她了,现在却告诉他东西也不够,酒也不够,这已经不是失职能概括的了,简直是耍着他们玩。

    “总监,秘书长,这里虽然是个小店,但是规矩却十分严,并不会因为是谁就改变,所以酒只有四两这点不会变,下酒菜我请了方家酒馆的老板帮忙?!币笱湃险娴奶暄党?,这才开口解释。

    “总监您的杯子,我也请这边的服务员私人准备了一个?!币笱哦倭硕僬獠潘低?。

    “殷助理这只是一个小店,既然是你安排的那酒肯定要够?!敝炖蜓侠鞯目醋乓笱?。

    “不好意思,别的我都可以,就这点我办不到?!币笱挪⒚挥锌推?,直接拒绝。

    这在朱莉眼里实在是非常不称职,因为在她看来,殷雅试都没试就说不行。

    “楚枭您知道吧,这位史上最年轻的米其林三星都在这里吃饭,和这里的老板关系密切,来这里吃饭的许多人身家不菲,但都没有让老板破坏他的规矩?!币笱偶绦档?。

    “你说楚枭?”总监是听过这个名字的,毕竟他去国外分公司也曾经想请人去吃饭,但是被告知,未来三年都预约不了。

    “是的?!币笱湃险娴牡阃?。

    “那好,先试试再说?!弊芗喾畔铝艘话氲男?,决定先试试,这时候大家也都走上了二楼。

    “总监,我告诉您的意思是,一会您陪着喝酒别喝太多,那一壶只有四两?!币笱帕成嫌行┎缓靡馑?,但还是坚定的说道。

    “我并不是贪酒的人?!弊芗嗝缓闷乃档?。

    这下殷雅没说话了,只有朱莉转头瞪了她一眼。

    至于总监一会就被自己的话打脸,就暂且不提了。

    “这里怎么连配套的凳子都没有?!鼻叵壬纠椿咕醯谜饣肪秤行┮叭?,但低头一看这古朴的石桌石凳都不是配套的,每一张桌子都只有一个凳子,像他们坐的就有三个不是配套的,而是一些塑料的板凳。

    “先生,我们这里每一张石桌只有配备一个椅子?!鄙昝羯锨敖馐?。

    “那要是多一个人就站着不成?!鼻叵壬苯硬宦乃档?。

    “当然不是,客人可以自备板凳?!鄙昝羧险娴乃档?。

    “来你这里喝酒还得自备椅子,要不要我自备菜品啊?!鼻叵壬泶痰乃档?。

    “当然,这也是可以的?!鄙昝艉敛挥淘サ牡阃?。

    这下秦先生直接气笑了,不在说话,直接上前在椅子上。

    “我倒要看看,你们这店的酒是什么做的,如此拽?!鼻叵壬浜咭簧?。

    边上的总监和朱莉一阵尴尬,并没有多说,怒火只能偷偷的对着殷雅发,当然心里也少不了诅咒一下袁州,谁让他如此叼的,连凳子都只备一个。

    而申敏并没有回答,只是开始端酒。

    等到秦先生这桌的时候申敏才开口“殷姐姐,你们要下酒菜吗?”

    “要的,两份都要?!币笱帕⒖痰阃?。

    “好的,马上端过来?!鄙昝舻阃?,等着殷雅付钱后,才从柜台里端出酒鬼花生和油炸辣子。

    端完菜,申敏就不在管了,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准备写作业。

    “这什么破店,服务员居然还写作业去了?”秦先生看着桌上一小壶酒,两个杯子,其中一个还明显不配套,加上一些简单瓷碗装着的下酒菜,终于忍不住发飙了。

    ps:第二更来咯~菜猫求票~双倍期间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