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停在小街的入口,殷雅先行下车带路。

    “就在里面?”秦先生开口问道。

    秦先生穿着剪裁合体的西装,个子不高,身材中等,圆脸,长相比较讨喜,是个看起来很好说话的中年男人。

    “是的,就在这条街的后半部分?!币笱盼潞涂推乃档?。

    “嗯?!鼻叵壬阃?。

    司机留在原地,殷雅带着秦先生慢慢走向小街里,这个时候刚刚七点五十五,这个时间说实话秦先生还没吃晚饭。

    秦先生的性格就是这样,一听说有好酒,迫不及待的就想过来,但是殷雅先认真的科普了袁州小店的规矩,这才带人过来。

    至于晚饭,对于秦先生来说有好酒还吃什么饭呢。

    两人来到店门口的时候,乌海也正好下楼。

    “喏,你的东西?!蔽诤4┳琶尥闲?,一身深蓝色的家居服,摸着小胡子,一脸的颓废状,见到殷雅就直接递小球过来。

    “谢谢乌大哥,钱我已经转到你的卡上了?!币笱乓膊豢推?,扬起笑容,认真的说道。

    “哦?!蔽诤5挠α艘簧?,汲着拖鞋啪嗒啪嗒的又上楼去了。

    “秦先生,我们可以进去了?!币笱抛?,看着秦先生说道。

    而秦先生还沉浸在袁州小店的破旧当中有些难以接受,或者说不高兴。

    “等等?!鼻叵壬种苯铀档?。

    “您说?!币笱耪径?,认真的看着秦先生。

    “你说的美酒就是这家店?这家连个像样名字都没有的店?”秦先生非??酥?,都没有伸手指着袁州空空如也的门头,只是眼神示意,脸色严肃。

    “是的,袁州小店虽然小,但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珍品,您放心?!币笱趴隙ǖ乃档?。

    “呵,我倒是听说酒香不怕巷子深,但是还真没听过,破店出珍品的?!鼻叵壬潞偷牧成布湎?,口气非常不好。

    “殷助理,这是怎么回事?”殷雅还没来得及细细解释,那边总监带着朱莉走到了两人面前。

    “总监好,朱秘书长好?!币笱畔仁强推拇蛄烁稣泻?,然后才开始解释。

    “是这样的,秦先生不信这里有美酒,我正在解释?!币笱偶虻サ囊痪浠案爬ㄍ?。

    “嗯,秦先生,不好意思,下属没有分寸,耽误了你的时间?!弊芗嗖⒚挥卸砸笱诺慕馐退凳裁?,转而对着秦先生道起了歉。

    “确实浪费我的时间?!鼻叵壬敛豢推乃档?。

    对着一个娇滴滴的漂亮女人没法发火,但是对着矮一级的男人,秦先生可就不客气了。

    “对,这件事是我的不对,但是既然殷助理推荐了这里,还希望秦先生能够赏脸去尝尝?!弊芗嗖⒚挥蟹袢弦笱诺耐萍?,反而帮忙劝说起了秦先生。

    “我说过,能找到好酒那也是一种本事,和你们合作我没有别的要求,就只有一点找到好酒,但你们连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好,还想做我产品的代理人?”秦先生对于总监的话,并不买账,而是说起了生意。

    “您看,现在时间也八点了,您的飞机也赶不上,今晚就算是作为过来旅游的,咱们招待您一番,不谈生意如何?”总监语气温和,并不想得罪秦先生,还是认真的劝说。

    “秦先生,您刚刚跟着我来就说明您还是有兴趣的,既然已经到了店门口,您还是喝了酒再做判断如何?”见秦先生还是一副不满的样子,殷雅上前说道。

    “好,今天我就当个游客,你们进地主之谊?!鼻叵壬戳丝蠢吹穆?,又看了看在他眼看破旧的袁州小店,还是准备进去。

    商场上本来就是你给我面子,我给你面子,既然骂了骂了,进去一下也不会怎么样,秦先生也就不抗拒了,只是对于里面有好酒这个说法却是嗤之以鼻。

    “秦先生大度,那您先请,朱莉带人进去?!弊芗嘈呛堑目淞艘痪?,然后转头对着秘书长说道。

    “好的?!敝炖虻阃?,然后走到前面开始带路。

    “秦先生这边请?!敝炖虼送〉昀锩孀呷?。

    “嗯?!鼻叵壬阃?,缓步往里走去。

    “你过来?!弊芗嘌纤嗟亩⒆乓笱潘档?。

    “总监?!币笱胖酪娑允裁?,但还是脸带微笑的来到总监面前。

    “别的不说,你私自接触公司的大客户,这点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你明天交一份书面说明给我?!弊芗嗨嫡饣暗氖焙?,还抽空对这回头看两人的秦先生笑了笑,但对着殷雅的时候却无比严厉。

    “好的?!币笱湃险娴牡阃?。

    “今天已经算得罪了秦先生,这件事情我会和秘书长朱莉商量怎么处理,你最好保证里面的酒能够打动秦先生签下合约,要不然后果我想殷助理你自己清楚?!弊芗嗾饣八档囊坏愣疾恢?,但却留了希望。

    “总监您放心,这里的酒一定会让秦先生满意的?!币笱挪⒚挥欣砘嶙芗嘤吧涞目嗟幕?,而是口气肯定的保证。

    “最好这样,要不然你这两年的表现并不足以挽回?!弊芗嗨低暾饩浠?,率先进入袁州小店。

    这次殷雅并没有回应,而是微微勾起嘴角,露出最好看的笑容,轻声的说了一句“我不会判断失误?!?br />
    殷雅的眼神坚定,神情还是一样的温和得体,紧随其后的走进熟悉的袁州小店。

    “人到齐了,申敏带人上二楼?!痹菘醋抛詈蠼吹氖且笱?,也不惊讶,反而语气更温和了一些。

    “好的,老板?!鄙昝羧险娴牡阃?。

    袁州是个敏感的人,看着先进来的一脸不满的秦先生,和一旁不断安抚的朱莉,再加上脸色勉强的总监,还有最后进来的殷雅,就知道事情不是喝酒那么简单。

    “规矩还是那样,你记得吧?!痹菟淙幻晃?,但却特意提醒了殷雅一句。

    袁州说的自然是只有一个杯子的事情,他知道殷雅只在姜嫦曦的请客下喝过一次酒,也就特意说了一句。

    “知道的,谢谢袁老板?!币笱判ψ诺佬?。

    “哎,袁老板有时还是怪温和的?!狈胶阈γ忻械牡髻┑?。

    “你这里真有好酒?”袁州还没来得及回答,那边憋了许久的秦先生就忍不住大声问道。

    ……

    ps:啦啦啦啦,双倍月票菜猫也豁出去卖萌求票咯~喵呜~~~求月票,求不减少猫粮,拜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