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亲慢走?!痹菘推乃档?。

    “你不问问我们意见?”周世杰笑眯眯的调侃道。

    “您请说?!痹莶⒚挥芯芫?,而是认真的说道。

    袁州开始并没有询问吃的是否满意,袁州对于自己的手艺非常有信心,但既然有意见他还是很乐意倾听的。

    “我的意见很简单,那就是分量太少了?!敝苁澜茏龀鲆环菅纤嗟难?,很是认真的说道。

    “对,分量也太少了?!闭獾懔跬埠茉尥?。

    这次就是楚枭都难得的附和了他们的意见“袁州你这分量比我的西餐还少?!?br />
    “不会,这分量都是按照各位的食量来的?!痹萋冻稣娉系难凵?,认真的说道。

    “老头子可没有吃饱?!敝苁澜懿豢推乃档?。

    “我也没有?!绷跬始?。

    “在下也没要?!崩蠲骰砸踩险娴囊⊥?。

    “当然,我也没有?!背傻阃匪档?。

    “根据民间名言,早饭吃饱,午饭吃好,晚饭吃少,所以几位吃到八分饱就是最好的状态?!痹萦欣碛芯莸乃档?。

    “这不一样,吃宴席哪有让客人没吃饱就走的?!敝苁澜芸刹皇呛煤鲇频?。

    “但这次宴席,我是按照晚餐吃饱的标准来的?!痹莶⒚挥薪又苁澜艿幕?,而是顺着自己的话说下去了。

    “人的饱腹感是当吃完饭后,血中的葡萄糖增多,饱腹中枢因受到刺激而兴奋,人就产生了饱腹感,不想再吃了,所以这个需要一些时间?!痹萑险娴慕馐偷?。

    “行了,再说恐怕袁州都要给我们科普健康知识了?!背煽诮馕?。

    其实四人很清楚,并不是没吃饱,而是觉得太好吃没吃够,周世杰本来就是调侃。

    只是袁州却是个认真的人,这样一来楚枭倒是先出来解围了。

    “哼,这小子就是死板的很?!敝苁澜茑止疽痪?,转身离开。

    “谢谢夸奖?!痹菥醯谜庖彩强浣?。

    “嘿,这小子还来劲了?!敝苁澜苊派窖蚝涣澄弈?。

    “厨联会见?!背伤低暾饩?,也跟着走出了小店大门。

    而袁州则皱了皱眉,并没有说话。

    “这厨联会是什么鬼?!痹菝嫔侠渚沧猿?,不动声色,心里却一堆黑人问号。

    “卧槽,居然约战了?!绷跬涣尘娴目戳丝丛莺统?,也追着周世杰出门了。

    “谢谢招待?!钡故抢蠲骰运闶腔指戳俗约旱姆缍?,客气的说道。

    “不客气?!痹菘推囊⊥?。

    几人全部走出店门后,袁州面色如常的回到厨房继续做菜,一点没把楚枭的宣告放在心上。

    毕竟袁州真正进入厨艺界的时间还短,不知道厨联会的重要和逼格,不过知道了肯定会兴奋一下,毕竟厨联会会有许多国际名厨参与,这些人平时都是难得一见的。

    袁州这边暂时放下了厨联会的事情,但乌海那里还在肖想全鱼宴的事情。

    “你请我,我就告诉你怎么做?!绷韬昕醋乓涣晨嗄盏奈诤?,很是够义气的说道。

    “还是买画?”乌海一脸不屑。

    他根本不觉得这个主意好在哪。

    “不是,最近觉得这身体不怎么好,看来需要补补?!绷韬暌涣郴敌Φ闹缸哦轮庾?、茶叶蛋,目的明确的说道。

    “周佳这位凌先生需要一份东坡肘子和茶叶蛋?!蔽诤L乇鸶纱嗌系赖乃档?。

    “好的,一共3968元整,请问是付现还是转账?”周佳一脸温和的报出价格。

    “嗯,他付钱?!蔽诤C判『?,一脸真诚的指着凌宏。

    “我付钱那么你的主意可就没有了?!绷韬晡匏降哪贸鍪只?,还不忘威胁道。

    “没事,我可以问姜嫦曦?!蔽诤1硎舅静辉诤趿韬甑拟戎饕?。

    “那好吧?!绷韬晁始?,干脆的转账。

    “想坑我,没门?!蔽诤C判『右涣车靡?。

    至于袁州对于两人这样的斗嘴,早就习惯,除了离的远点装作不认识之外,也就没有别的了。

    毕竟乌海有时候蠢的就好似雪橇三傻中的大傻,阿拉斯加一样。

    “你看,你看那个女的又来了?!本驮诹韬?、乌海你一言我一语的互怼的时候,边上的食客突然小声的说道。

    虽说小声,但离两人很近,两人也就抬头看了看,而袁州也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

    来人是一个女孩子,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白色毛衣,黑色铅笔裤,一头红棕色的大卷发,整个人看起来带有浓浓的知性干练魅力,只是红红的眼眶破坏了知性干练的感觉,倒显得有些委屈的样子。

    “可不是,我遇到两次了?!笔晨投哉飧雠艘灿杏∠?。

    听到这样的议论,袁州都有些印象了,因为有时候这女人来的时候,店门就快关了,她在最后的五分钟点了一份白饭。

    这样的次数有两次,是以袁州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因为她常常是晚上来,而且来就只点白饭,这点还挺独特的,当然这些议论在女人坐下的时候就自动停止了。

    “你认识?”凌宏来的次数还是没有乌海多的。

    毕竟乌??砂言菪〉甑笔程玫?。

    “嗯,常来这里,每次都点白饭,一吃就哭,还哭的很隐蔽?!蔽诤5阃?。

    乌海在这里吃饭虽不是每个人都认识,但这样有特点的他却很熟悉。

    每一个人在他心里几乎都是一个有故事的画作。

    “这么奇怪?”凌宏很有兴趣的样子。

    “嗯,就是这么奇怪?!蔽诤5阃?。

    “一碗米百做的白饭?!迸说纳舾删欢宕?,听不出一点哭音。

    “好的,请稍等?!敝芗焉锨暗阃酚Φ?。

    袁州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只是一碗白饭,很快就上了桌。

    “您的米百做白饭,请慢用?!敝芗亚崆岬姆畔虑啻赏?,客气的说道。

    “谢谢?!迸说屯返氖焙?,卷发挡住了脸,看不清神情。

    “踏踏踏”周佳客气的笑笑转身离开,这下女人才拿起筷子开吃。

    只是吃的尤其慢,吃一口需要咀嚼很久,然后再吃一口。

    ……

    ps:菜猫的上面还是没找到,我准备问问编编是怎么回事,说起来菜猫的章节明明粗长又持久,所以你们的票票还是菜猫的,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