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气氛无比尴尬,楚枭作壁上观,觉得袁州不愧是他对手,果然够嚣张,李明辉、刘同和周世杰都忍不住想打人的时候,乌海说话了。

    “那啥,鱼饺要冷了,这鱼肉冷了腥,我帮你们分担一下,如何?”乌海早就觊觎全鱼宴了。

    也难怪,这些人吃就吃,还不停在一旁各种解释说明,说这个鱼肉多么好吃,鱼汤多么鲜美,恰好乌海就坐在边上,这不是煎熬是什么。

    这不乌海忍不住了,自觉礼貌的开口询问了。

    乌海的话就好像在平静的湖面扔下了一个石子,一下子打破了几人诡异的气氛。

    “几位慢用?!痹菟低?,转身回到厨房,继续准备餐点。

    “算了,吃饺子要紧?!敝苁澜芸焖俚募衅鹨桓鼋茸拥酵肜?。

    袁州的鸳鸯鱼青饺,一共十二个,也就是每人三个,个数虽然平均,但是味道却不平均。

    “喂喂,我说我可以帮忙,你们继续讨论?!蔽诤C判『?,一脸真诚。

    “不用了,您还是吃你的蛋炒饭吧?!绷跬淙惶盅嵩?,但是他可没说不吃好吃的。

    “好心没好报,人心不古?!蔽诤<幌M?,立刻愤愤不平的念叨。

    至于袁州则早就划清界限,他绝对不认识这个为了吃的坑蒙拐骗的家伙,难为他还是个艺术家。

    袁州开始日??闪诤5木腿酥<椅?,只是他忘记了,他刚刚装的那个B差点被人打死,所以两人也就半斤八两而已。

    “这鱼饺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绷跬膊徽?,而是夹起一个金黄的鱼饺,做出垂涎的样子。

    这当然是特意做给乌??吹?。

    “哼?!蔽诤@浜咭簧?,低头吃起了自己的蛋炒饭。

    “都是手工皮子,袁老板果然是个手巧的?!敝苁澜艹韵碌谝豢?,立刻就说道。

    “本来还以为就是普通的馄饨皮呢?!崩蠲骰砸驳阃犯胶?。

    “确实不同凡响?!绷跬獯我哺纱嗟牡阃房隙ǖ?。

    “把鱼肉挑干净,然后在饺子皮里加入了鱼里脊的肉和鱼汤用作和面,确实巧思?!背稍僖蝗肟诘乃布渚推烦隽苏獾澜茸拥牟煌?。

    没错,袁州这次做鱼饺和其他不同,不是皮包肉这么简单。

    而是先和面,光是这一步就有已经复杂非常,用来和面的汤全部是拆下的鱼骨熬成的汤,在将冷未冷的时候,一点点加入进面团,顺时针搅拌后,和成一个稍硬的面团。

    这时候袁州就开始揉面,不停的揉,大约光是揉面都需要十分钟左右,这样才能让面皮变得劲道,吃起来才有嚼劲。

    “按理说这面里面加了鱼肉和鱼汤应该有腥味,这种淡水鱼还会有土腥味,看来这秘密在鱼汤里面?!背勺邢傅某宰?,然后慢慢的分析。

    楚枭说的没错,袁州在熬汤的时候自然是去腥了的,但是鱼骨熬汤必定会熬出骨油,有油的情况下不光是面会有味道,也会影响面团的成型。

    是以,袁州都是一点一点的撇去了油脂,用鱼清汤来和面,鱼肉也先用紫苏叶子的汁液和嫩芽腌制过,这样不光不会有腥味,还会有一种淡淡的青草香气。

    “别的不说,老头子觉得这里面包裹的鱼肉倒是非常美味?!敝苁澜苊凶叛?,一脸的赞叹。

    “吃出里面有什么没?”周世杰再次问自己的徒弟。

    “是梨子?!闭獯瘟饺撕芨?,一下子就才对了,毕竟袁州并没有把梨切的很小,而是大小适中,能够咀嚼得到的感觉。

    “是苍溪雪梨?!背稍谝慌允适钡牟钩涞?。

    这下两人一阵无语,这梨子都切成这么小的块儿了,怎么可能吃出是什么品种的,对了,还已经被煮熟了,就更难分辨了。

    “这鱼饺一入口,皮质劲道,还略有些弹牙,而里面的鱼肉则包的紧紧的,一咬开,立刻蹦出鲜甜的肉汁,那感觉就好似鱼在嘴里活了?!敝苁澜芟赶傅男稳莸?。

    “确实,这鱼肉和外层薄如蝉翼又坚韧的馄饨皮包裹的很是不错,一点气都没漏,以至于里面形成了短暂的真空,鱼肉就在这样真空的环境下被煮熟?!背傻阃方幼潘档?。

    “但是这鱼饺表面却一点不烫,只有在咬的时候那鲜美的肉汁爆开的时候,才略微烫嘴,但是滋味太美妙了,根本舍不得做别的,就顾着咽下了?!绷跬苍谝慌韵赶傅乃得魑兜?。

    “里面包裹的鱼肉里加入了苍溪雪梨的果肉,吃起来脆脆的,松脆汁多,味道清甜,和清淡鲜美的鱼肉搭配起来刚刚好?!崩蠲骰砸采酚薪槭碌乃档?。

    其实还真是这样,这鱼饺不管是从面皮的嚼劲,还是鱼肉的味道那都是无可挑剔的。

    几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了这鱼饺的美味。

    因为几人基本都是大师,虽然水平参差不齐,但品个优点如此明显的鱼饺还是没问题的。

    是以,几人说的各位热闹,形容的格外美味。

    这样一来,边上的乌海就惨了,只能伴着这些有毒的形容却吃不到。

    “周佳,我要一份东坡肘子,快点?!蔽诤J怯星?,直接点一份大肉解馋。

    “好的,请稍等?!敝芗迅呱Φ?。

    “我觉得东坡肘子也是很不错的?!蔽诤U饣耙膊恢浪蹈约禾?,还是说给边上的李明辉、刘同听的。

    没错,一开始周世杰只是感慨一下鱼饺的美味,毕竟这是最后一道菜了,吃完这个虽然有意犹未尽的感觉,却也有一种圆满如意的满足。

    而刘同则是故意的,毕竟乌海刚刚可是觊觎了他的食物。

    “这苍溪雪梨真是点睛之笔?!背陕朴频某韵伦詈笠豢诮茸?。

    “确实,这样一来点心水果都齐全了?!崩蠲骰越艚幼潘档?。

    “袁小子就是抠,来的时候没有茶水,完了还没有水果?!敝苁澜苎鹱安宦乃档?。

    “可不是?!绷跬钦娴牟宦牡阃?。

    至于听见的袁州则当做没听见,毕竟昨天下午,他已经非常豪爽的浪费了正正一两的茶叶,最近他自己喝茶都会很节约,怎么可能请人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