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以后谁要是再这么夸我,我就翻脸!”刘同恨恨的再喝了口汤。

    “清新鲜美之极,紫苏用的极好?!敝苁澜苊凶叛劬?,很是享受的说道。

    “确实好,紫苏去除了淡水鱼的土腥味和鱼类本身的腥味,锅巴则最后吸收转为焦香,这清香则是被炖烂的紫苏最后的味道,真是结合的完美?!背梢豢谄韧晖肜锏奶?,很是认真的说道。

    “可不是,我以为这紫苏炖烂就不能吃了,谁知道这味道还不错,居然是绵绵软软的,和焦脆的锅巴,鲜嫩的鱼肉,一下子吃出三种口感?!敝苁澜芤踩险娴乃档?。

    “锅巴鱼头汤,有意思?!背烧叛锏牧成?,露出笑容。

    “确实很好,这尾巴收的正是刚刚好,感觉就差点心了?!敝苁澜苊派窖蚝?,很是自得的说道。

    “这个锅巴吃起来倒比会长你上次提供的大米还好?!背赏蝗欢宰胖苁澜芩档?。

    “可不是,那几个老头子惯会骗人?!敝苁澜芟肫鹉羌父雠┛圃旱木蜕?,咬牙切齿的说道。

    “师傅,这人这么厉害,为什么愿意窝在这么个小地方?!绷跬韧晏?,第一句就是问这个。

    “你以为谁都和你似得,巴不得全国人民知道你,但这袁老板是个不爱张扬的?!敝苁澜芟仁敲缓闷牡闪肆跬谎?,然后才感慨的说道。

    “你们也要学学,别老想着全国知名,停下来钻研钻研厨艺,人家袁老板有这厨艺还不喜欢名利,醉心厨艺,这才是真正的大美食家?!敝苁澜芩低炅跬凰?,还对着李明辉说教起来。

    然而一旁的袁州则表示赞同,嗯,他不为名不为利,从不为己专门为人,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

    “是的,师傅?!崩蠲骰匀险娴牡阃诽?。

    而刘同则表面认真,暗地里却很不服气,眼神咕噜噜的乱转,不知道憋着什么坏主意。

    “这是全鱼宴最后一道菜,鸳鸯鱼青饺,请慢用?!痹萘成匀?,好似没听到夸奖他的话,端上了最后一道菜,是点心。

    至于饭后水果,袁州表示,这还真没有,毕竟水果不可能用鱼做不是。

    袁州端上的盘子是好似太极图一般,分成了两边,一边放着的元宝般的饺子是金黄色的,就好似被香喷喷的蛋皮包裹一般,另一边是雪白的,透过薄薄的饺子皮都能看见里面白嫩的鱼肉,和里面鲜艳的配料。

    太极鱼的眼睛部位一边是黑色的滴醋,另一边则是火红的辣椒油,颜色搭配鲜艳而显眼,看起来就让人食欲大开。

    “这香味酸酸辣辣的香味还真是让人食欲大开?!敝苁澜苊派窖蚝?,很是满意的说道。

    “这么薄,是按馄饨皮来包的吧,真是香?!崩蠲骰钥醋乓桓龈隹砂男≡?,也忍不住夸赞了一句。

    “确实手巧?!绷跬匀幌氲搅嗽莸哪且坏栋掠闫さ墓Ψ?。

    “重点不是这个?!背纱诱獠硕松侠纯?,眉头就一直紧紧的皱着。

    “哦?什么意思?!闭饣故浅傻谝淮温冻霾煌囊饧?,周世杰好奇的问道。

    “袁老板,你把那块板子拿过来我看看?!背扇疵挥欣砘嶂苁澜?,而是对着转身的袁州说道。

    “嗯?”袁州不明所以。

    “那块?!背芍缸帕鹆?,菜板前竖着的一块白色的板子,认真的说道。

    “哦,好,但是不能拿出去?!痹菟低?,这才把板子递给楚枭。

    “果然是这样?!背赡玫桨遄?,第一时间捏了捏手感,然后才感慨的说道。

    “怎么了?!敝苁澜芑故怯行┎幻靼?。

    楚枭拿在手上的板子不就一块泡沫板嘛,没什么新奇的。

    “周会长您自己看?!背傻莨遄痈苁澜?。

    “行,我看看?!敝苁澜芤餐闷娴?。

    板子一入手,周世杰就知道这不是泡沫,而是某种不知名的软软的,好似软胶的板子。

    “原来是这样,难怪你说重点不是这饺子?!敝苁澜芸赐暌蔡玖丝谄?,感慨的说道。

    白色的板子上,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都是鱼刺,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些鱼刺都被排成了鱼的形状,只是少了鱼头和鱼鳍。

    并且每根鱼刺插—入的力道都是一样的,这份挑鱼刺的功力恐怕也是没谁了。

    “这一点,恐怕我也做不到,毕竟我不擅长刀工?!背筛纱嗟乃档?。

    只是楚枭一个专业雕工摆盘的厨师,现在都说他的刀工不行,这点让李明辉和刘同彻底惊讶了。

    “确实太难了?!敝苁澜艿阃烦腥?。

    “师傅,我想看看?!崩蠲骰猿錾档?。

    “我也想看看?!绷跬艚幼鸥胶?。

    “看看也好?!彼低曛苁澜芫偷莩隽耸稚系陌遄?。

    “嘶,这也行?”刘同就坐在周世杰边上,自然是他先看见,惊讶直接表现在了脸上。

    而后接着看的李明辉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这样刺是全部挑出来了,但是鱼肉是不是就都烂了?!?br />
    李明辉发誓他绝不是故意找茬,就是想知道是不是这样。

    “袁老板,这个问题你自己说吧?!敝苁澜苄睦锒加行┯淘?。

    只有楚枭,根本不觉得鱼肉会变烂是问题,首先他相信袁州的技术,第二他亲眼看见袁州挑过刺的鱼,完完整整的一块,连个洞都没有,刀痕基本看不见。

    “只需要了解鱼每根刺长在哪里,然后挑出来就可以了,就好像一加一等于二一样,都是有规律的?!痹萦锲苁堑磺崴?,好似把刺挑出鱼形状是很简单一般。

    “我忍不住想打人,师傅?!绷跬钗豢?,征求的看着周世杰。

    “哈哈哈,老头子算是见识了真正的天才了,还一加一等于二,袁州你小子我看是要上天!”周世杰又好气又好笑,简直无语。

    “师傅,我们先走吧?!蔽戎氐睦蠲骰跃醯盟炔蛔×?,这TM的难度叫一加一,那平时他们做的大菜叫什么?玩泥巴级别吗?

    而罪魁祸首的袁州则是皱眉,看着几人说道“这些鱼的刺长的都是有规律的,按着这个规律来就可以了?!?br />
    对于袁州的解释,李明辉和刘同有致一同的回了个“呵呵?!?br />
    同时心里都浮现出同一句话“我有一句MMB,现在就要说?!?br />
    ……

    ps:菜猫本来就是电子废柴,我再找找,别这样啊,月票推荐票都还是要的,拜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