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所以还可以在其他的重要请客中点这道菜?!痹莸阃?,然后认真的回答。

    “但是这样我们就少了一个吃这道菜的理由?!蔽诤Q纤嗟乃档?。

    “不会,我都还在?!痹菟嫡饣暗氖焙?,语气很是清淡,却很坚定。

    “哦,好?!蔽诤c读艘换?,然后坐下,不再多说了。

    是的,袁州一直都在,哪怕闰年闰月又如何,哪怕下一个生日还要等十几年或者二十几年又如何,反正袁州都还在不是吗,不用急这一时。

    这个理由直接说服的乌海,让其他食客心里也是有些感触,觉得眼前的食物越发的美味了。

    毕竟袁州倾注了他所有的认真,每一道菜都是这样。

    “这是第九道菜,鱼头汤,请慢用?!痹荻松弦桓鲎厣姆履咎劳?,轻轻的放到桌上。

    “作为宴席的最后一道菜,不知道这个汤能不能压住前面这么精彩的菜色?!敝苁澜苋挠行巳さ目醋拍贪咨挠闾?。

    “应该没问题?!背珊苁怯行判?。

    “前面做的那么好,我倒要看看这尾怎么收?!绷跬闷鹕鬃?,就等着师傅想吃,然后他立刻喝。

    一桌宴席菜色,其实是一个整体,不能说你前面做的极好,后面却敷衍了事,这样肯定影响宴席整体的观感。

    比如大家常听到的那个故事,说有个厨师宴席前面的菜做的极咸,后面上了一碗汤,忘记放盐,却让人觉得那是人间美味。

    先不说你这菜做的如此难吃,还有没有人会吃到最后,就说席间肯定是有水的,菜太咸那就喝点水好了,怎么可能就那么傻愣愣的等着厨师忘记放盐的汤呢。

    是以这汤根本不可能不放盐。

    “汤色奶白,犹如牛初乳,闻着带有淡淡的鱼香气,却没有腥味,咦,还有点焦香,还真是奇特的味道?!敝苁澜芟赶傅囊晃?,然后说道。

    “您吃了就知道了?!痹莸共皇翘匾饴艄刈?,只是他这人确实不喜欢在做菜的时候多说。

    而且在他看来,这也没必要解释。

    “也行?!敝苁澜艿阃?,然后袁州离开。

    “今天这就是全鱼宴的最后一道菜,最后的肯定是点心,那么你们三个都说说这焦香是如何来的,又或者是什么东西?”周世杰笑眯眯的一捋胡子,也不着急吃了。

    “这当然是……”楚枭想都不想就准备说答案却立刻被周世杰打断。

    “你最后说,你说了那叫剧透?!敝苁澜苊缓闷目戳艘谎鄢?。

    而楚枭则无所谓的耸肩,只是细细的看着鱼头汤,从卖相到香味都在一一细看,毕竟也有他不明白的地方。

    “焦香的话,肯定来自于鱼头连接鱼肉的地方,但是这位袁老板却把鱼肉剔除的很干净,那么肯定来自于鱼头脸部被煎过的香味?!崩蠲骰韵赶腹鄄旌?,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嗯,有点道理,你呢?!敝苁澜懿⒚挥兴刀源?,而是看向刘同。

    “普通来说师兄说的就很对,哪怕这鱼头看起来白白嫩嫩的并没有被煎过,但既然是师傅出题,又是出自于这位厨师之手,那么肯定有不同的地方?!绷跬衷诳丛莸哪抗獬渎傻?。

    “然后呢?!敝苁澜苁疽饬跬绦?。

    “所以味道肯定不来自于鱼头,而是别的什么,或者是一种特殊香气的叶子或者别的配料什么的?!绷跬迕?,语气有些不确定。

    “好了,这两个木头是不知道了,你说吧?!敝苁澜苄睦镆灿行┪弈?,对着楚枭说道。

    要说他花在两个徒弟身上的时间都不短,却比不过眼前这里两个妖孽,想起了周世杰还是有点心痛的。

    “锅巴,这里面加了锅巴,自然有点焦香味?!背陕辉诤醯乃档?。

    这在他看来根本不是什么题目,他更加好奇这汤的味道是否如他所想的那般。

    “锅巴?”“锅巴?”李明辉和刘同惊讶的两重奏。

    “对,确实是锅巴,肉的焦香完全不同,你们俩一个不知道,一个靠推理才知道,哼?!敝苁澜懿宦睦浜咭簧?。

    “居然在鱼汤里加锅巴,真是奇怪的做法?!绷跬具嬉簧?,对于周世杰的生气并不害怕。

    “对不起,师傅?!崩蠲骰缘故侨险娴牡狼?。

    “行了,喝汤?!敝苁澜芑邮?,然后拿起勺子开始盛汤。

    “哗啦,哗啦”大勺子基本是一人一勺半就正好一碗,装到八分满的样子,正好四碗,不多不少。

    “你这小子,以后干脆叫一碗汤得了,真是多一滴都有没有?!敝苁澜芸醋趴湛盏奶劳?,指着袁州说道。

    “谢谢夸奖,这样不浪费?!痹堇硭比坏氖障驴浣?。

    “老子可没夸你?!敝苁澜芗蛑逼?,也不多说,直接喝汤。

    “我倒要吃吃这汤里的锅巴什么味道?!绷跬钭詈闷嬲夤?。

    按理来说,这锅巴一泡水那就软了,软的锅巴什么味道,自不用多说,那感觉真心不怎么好吃,刘同自然也做好不好的准备。

    但是锅巴一入口,牙齿一咬清脆的“咔嚓,咔嚓”的声音就传来了,锅巴浸过鱼汤后,还保持了酥脆的口感,只是少了硬度,感觉没有那么硬了。

    只是更加好咀嚼了,口感却更美妙了,酥脆的口感,加上一咬里面就不断溢出鲜美的鱼汤,越是咀嚼感觉越是香脆。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锅巴和鱼汤居然是绝配?!绷跬蛑本鹊牟恍?。

    惊讶的同时,他还不忘喝口鱼汤,这次的感觉又完全不同了。

    鱼汤一般入口肯定是鲜美的鱼香味,但是这却不是,而是一种淡淡的清香,这清香味儿之后,才是鲜美浓烈的鱼汤,鲜的舌头都想一口吞下去,这就是刘同现在的想法。

    “想不到有一天我也可以体会到这样的感觉,鲜的想把舌头吞下?!绷跬猿暗囊恍?。

    本来这是别人对于他厨艺的肯定所说的话,现在想来却很是讽刺,他煮的味道,在袁州面前哪里称得上鲜。

    袁州这鱼头汤才是真正的把鱼汤的鲜美,整个炖了出来……

    ps:其实菜猫觉得猫舍也不错的,真的,等等,怎么打开作家助手却没有这个活动了?求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