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寒暄的话就不用了,我为了这顿可是连午饭都没吃?!敝苁澜苄ψ潘档?。

    “前菜是什么?!背傻幕耙埠苤苯?。

    “既然是你做东,咱们跟着来的,也就见识见识了?!崩蠲骰员砻婵推乃档?。

    而刘同则是一副闲看落花的样子,毫不关心,就等着一会和自己师傅说这些菜的毛病,挑个毛病对他来说还是手到擒来的。

    “好的,先是凉菜,寒衣勤织锦?!痹莸愕阃?,也不多说,直接报菜名。

    “我国菜总是这样,取个不知道有什么意义的菜名,完全不知道实质内容是什么?!背芍苯油虏?。

    “大部分也不这样,可能是这位师傅比较文艺?!绷跬祷爸贝倘诵?。

    “嗯?!崩蠲骰悦菜岂娉值牡阃?,显然也是赞成这个意思的。

    这下楚枭没有讽刺意味的话,也变的讽刺了,不过楚枭一无所觉还在思考,袁州会端出怎么样的凉菜。

    “一个名字还值当你们议论了?!敝苁澜苤苯哟蚨匣坝?。

    “各位吃了就明白了?!痹莶⒚挥薪馐?,而是淡淡的说完,然后转身去了厨房,准备餐点了。

    倒是一旁的食客,有些议论。

    “这人不是前面常来的那个厨师吗,还有那几人,好像是特意来吃袁老板的菜的?!钡炔凸讨?,食客小声的议论道。

    “确实,我看着那个黑西装的眼熟?!绷硗庖桓鍪晨偷故潜冉显谝饫蠲骰?。

    “我看那老头才是带头的?!绷硪桓鍪晨腿险娴乃档?。

    “不是说带头,对了,想起来是谁了?!笔晨捅徽庋惶嵝?,一下子就想起来李明辉。

    “是谁?”食客好奇的问道。

    “这人不是常常上什么报纸吗?就是那个,那个五星级的酒店主厨,上次来了个什么剧组,不是整队去那里吃,然后夸的跟什么似得,就是他?!笔晨退底詈笠痪涞氖焙虮冉闲∩?。

    “那看起来这几人都有来头?!绷硪桓鍪晨脱纤嗟牡阃匪档?。

    “反正袁老板也不怕他们,袁老板的手艺肯定高过他们,他们才会来刺探咱们的情况?!碧栖缯飧鲂⊙就凡恢朗裁词焙蛘驹诹饺松砗蟛寤?。

    “对,这倒是?!绷礁鍪晨拖乓惶耐?,也赞同了她的话。

    “嗯?!闭庀绿栖绮怕獾幕刈约何恢米龊?,等着吃美食。

    这些议论袁州都不知道,他正在专心处理鱼。

    寒衣勤织锦其实说白了就是凉拌鱼皮,但这道简单的菜在于鱼皮的处理。

    袁州拿起网兜“唰”的一网兜下去,直接捞起一条大鲩鱼,大约三斤重的样子,稍稍擦干水后,袁州就直接开始处理。

    宴席上,第一个上的总是凉菜,一来可以让客人在等餐的过程中不至于无聊,二来可以让饥饿的客人先填填肚子,是以这头盘冷菜就必须得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开胃。

    让食客胃口打开,才能更好的品尝下一道菜。

    “几位的冷菜,寒衣勤织锦到了,请慢用?!痹萸鬃远松喜团?。

    袁州端上来的盘子是一个四四方方的正方形,很是平整,按说凉拌菜有汤汁,不能用这么平的盘子装,但袁州用了。

    四方盘子是雪白的底,对角上只勾勒了几笔绿色的不知名叶子,而盘子里的菜堆成了小山的样子,颜色鲜艳而分明。

    鱼皮的胶质透明而黑白分明,哪怕是其他彩色的蔬菜也不能抢走它的风头。

    “这是凉拌鱼皮?”周世杰直接问道。

    “是的,请慢用?!痹莸阃?。

    “一个凉拌鱼皮还整出这么个名字?!绷跬睦镉行┓⑿?,但却没说出来。

    而李明辉则是眉头皱的紧紧的,就怕一会汤汁流的满桌子都是。

    “周会长请?!背赡闷鹂曜?,先是对着周世杰说道。

    因为袁州上的只有一个盘子,并没有分餐制的。

    “那老头子可就不客气了?!敝苁澜艿比什蝗?,直接拿起筷子就开吃。

    “请?!痹莸阃?。

    而楚枭则紧随其后,也夹起一根鱼皮塞进嘴里。

    “鱼皮吗,还挺期待的?!背煽戳丝纯曜由掀恋暮盟扑У挠闫?,然后喂进嘴里。

    “嗯?”楚枭和周世杰对视一眼,也不招呼李明辉和刘同,两人再次夹起一筷子吃。

    这两人也不在乎,刘同还开口问了别的“既然是师傅你做东,那有茶水吗?我比较爱喝茶?!?br />
    “不好意思,没有?!痹菹攵济幌胫苯铀得挥?。

    开玩笑,系统提供的明前茶一年都才八两,昨天就喝了一两,现在怎么可能给别人喝。

    “啧啧?!绷跬膊凰祷?,只是意味不明的啧啧两声,袁州倒也懒得理人,不惦记他的茶就好。

    “尝尝?!崩蠲骰钥谥浦沽肆跬也绲男乃?。

    “行?!绷跬纱嗟挠ο?。

    这下两人才伸筷子开始夹,两人也并不抱着期望,哪怕这里排队的人很多,但他们这种情况见的还是不少的,并不觉得袁州能经受住他们专业的考量。

    另一边的楚枭,则是完全没空理人,只顾着品味嘴里的味道。

    鱼皮按理来说很难入味,会把汁水调的浓厚一些,这样沾着汁水吃就会有调出的味道,但是袁州的却完全不是。

    不知道袁州是怎么处理的,鱼皮充满胶质和弹性的口感里,楚枭分明吃出了一种淡淡的咸味和酸味和奇特的香味,还有一丝辣辣的味道作为刺激,一下子扩大了鱼皮的味道。

    “嚓嚓”楚枭嚼着鱼皮,嘴里好似是那种软筋,糯糯的,还带着些嚼劲,咀嚼的时候,又是脆的,加上鱼皮调出的微酸辣味,让楚枭一下子精神起来。

    “有趣?!背稍俅渭衅鹨豢曜?,忍不住说了一句。

    “确实有趣,这味道真是开胃?!敝苁澜苤苯铀档?,手上当然没停下筷子。

    “吃着味道还不一样?!背煽戳艘谎墼?,然后说道。

    是的,第二口楚枭明显觉得味道有层次变化。

    嘴里的鱼皮在咀嚼的时候居然有汤汁迸发,就好像吃的一个果冻,里面明明是胶质的却有丰沛的汁水,而且这个汁水的味道清新自然,略带甜味,让嘴里青瓜的脆嫩、粉丝的口感都很好的融合在一起。

    如此鲜美的口感就好像吃了一条鱼在嘴里,简直是鲜美可口。

    “这不是鱼皮吗?”楚枭皱眉不停的思考着。

    “果然是织锦,这鱼皮的口感可不就像锦缎一样,细滑而美丽嘛?!敝苁澜懿⒚挥懈旱?,赞叹的说道,只是手却忍不住再次夹起一筷子。

    ……

    ps:深夜放毒不是菜猫的错哦~,不过你们真的要叫铲屎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