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噗”的水声传来,袁州放在红泥炉子上的陶瓮里的水沸腾了起来。

    “泡茶还得讲究温杯?!痹菀槐吣孟绿瘴鸵槐咚档?。

    “嗯?!蹦盒≡剖呛芟不对谠萆肀哐暗?,看着袁州的手一眨不眨的。

    “哗啦”轻微的水声,直接把玻璃的洗茶用具冲洗了一遍,当然那套珍贵的薄胎卵幕杯也没忘记清洗一下。

    这水倒出来的时候,微微发出一丝水汽,闻起来约莫有些极其淡的清香。

    “感觉袁老板泡茶也好专业的样子?!蹦盒≡菩睦镒院赖南氲?。

    这也是暮小云第一次见袁州泡茶,她以为袁州是不会泡茶的,毕竟她在这里的时候,老大爷因为祁门春茶被用来煮茶叶蛋的事,可没少闹腾。

    那时候老大爷可是指着袁州鼻子说的“你这小子就是暴殄天物,不会喝茶!”

    “袁老板果然什么都会?!蹦盒≡瓶戳丝慈险娴脑?,心里想道。

    袁州正在一丝不苟的温杯,使用的是极品的水,最适宜泡茶的水,竹沥水。

    陆羽曾在茶经中说过:“煮茶之水,用山水者上等,用江水者中等,用井水者下等?!?br />
    而在唐代的张又新在煎茶水记中,把庐山康王谷之水帘列为第一,无锡的惠山泉水列为第二,蓟州的兰溪石下水列为第三。

    至于竹沥水则出自宋代,那时候名人雅士之间盛行斗茶。

    是以除了茶得是极品外,泡茶的器具也得是极品,那么泡茶的水更得是极品,这样才能相辅相成。

    “哗啦?!痹莅盐卤晔O碌乃康沽?。

    “袁老板,怎么全部倒了?”暮小云歪头,不解的看着袁州。

    “因为这个水我刚刚烧开了,开到了牛眼泡的程度,这样的水就失去了氧气,泡出来不好喝?!痹荻杂诓还ぷ鞯男⊙就坊故呛苡心托牡?,细细的解释了一句。

    “哦,哦?!蹦盒≡屏?,然而并没有听懂。

    毕竟她可不会泡茶,牛眼泡什么的,那是什么鬼,但这都不妨碍暮小云觉得袁州很厉害。

    注入新鲜的竹沥水,再次放到炭火上,开始烧水。

    这次袁州紧紧的看着火,水开始沸腾,变成蟹眼泡的时候,就直接取下红泥炉子,开始泡茶。

    “哗哗”袁州这次冲泡是在玻璃杯中,这次使用的是富光这个老牌子特制的玻璃杯,专门为了泡茶而做,透光度和透明度超乎想象。

    水一倒进去,里面的明前龙井先是上浮,然后慢慢下沉,下沉的过程中有的好似一个娇柔的美人,旋着舞姿便缓缓落入杯底。

    其姿态之婀娜多姿,而且缓缓的散发幽香,随着茶叶在杯中逐渐的伸展开来,一旗一枪,上下沉浮,汤明色绿,香味也越发的浓郁起来。

    还没喝就让爱茶之人心醉了,毕竟这可是明前茶,御供的那十八株茶树的明前龙井。

    “这个看起来好漂亮?!蹦盒≡瓶醋疟永锲恋穆桃蹲铀档?。

    “确实美不胜收?!痹菅纤嗟牡阃?。

    两人静静的欣赏了一会,袁州才再次开口。

    “好了,可以喝了?!痹菟档?。

    “嗯嗯?!蹦盒≡铺乇鸸跃醯亩似鹱约好媲暗牟璞?,等着袁州倒茶。

    “小丫头倒是很懂事?!痹莩圃薜?。

    “袁哥哥也很年轻的?!蹦盒≡仆律?,调皮的说道。

    “嗯,是的?!痹萆酚薪槭碌牡阃?。

    至于所有人都叫袁州叔叔这事,他已经选择性的忘记了。

    “呀,嘶?!蹦盒≡贫似鸩璞?,直接喝了一口。

    “这个好苦?!蹦盒≡瓢尊牧扯贾逶诹艘黄?,很是不满的说道。

    袁州正准备笑话暮小云,就被一个老大的声音打断了。

    “苦?苦就给我来一杯,我不怕苦!我就特别喜欢苦的东西?!闭饣八档暮苁钦抖そ靥?。

    暮小云和袁州同时转头,看着一脸热切的中年大叔。

    这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里面是规整的白衬衣,打着领带,脚上是黑皮鞋,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年纪约有五十左右,双眼死死的盯着暮小云的茶杯,时不时的还露出可惜懊恼的神色。

    “你是?”袁州站起身,站到暮小云前面。

    “袁老板,这茶卖不?”这人明显是知道袁州的,但袁州还是不太记得这人。

    “不卖?!痹莞纱嗟乃档?。

    “不卖?这么好的茶,为什么不卖,卖一点,卖一点?!敝心昴腥嗽僭菝媲吧焱飞炷缘?,直直往那茶具上看。

    “茶确实不卖?!痹菟低曛苯幼?。

    袁州也看出来了,这人表现的这么急切,但都是为了桌上的明前茶,这点倒是和差点为了祁门春茶和袁州打起来的老大爷差不多,应该是个爱茶的人。

    这人就是税务局的林科长,今天路过,就想着来袁州小店看看,他总共也就来吃过两回,这还是第三次,就是关心一下纳税大户。

    不过一走进小街一百米,林科长就敏锐的察觉到有人在泡茶。

    现在当官的都爱喝个茶,养个鸟,养些花,附庸附庸风雅,也显得自己逼格高些,不巧林科长就爱茶,还是特别爱茶的人,以至于别的闻不见,闻茶味道的本事几乎不输给鼻子特异的楚枭。

    循着茶香,林科长就直接到了袁州小店门前,一来就听见暮小云抱怨茶太苦。

    这下林科长顾不得别的,小丫头怕苦,他不怕啊,这么好的绿茶可是闻所未闻,就是连闻都闻到过。

    “不卖也没事,袁老板那你请我喝一杯,就一杯?!币潜鸬氖焙?,林科长还是要脸的,不可能这么说,但是眼前这茶越看越让林科长心痒,这可是从没喝过的极品龙井,面子什么的明天再找回来就行了。

    “伯伯,你想喝茶?”暮小云特别乖巧的问道。

    “对啊,伯伯我别的不喜欢,就爱喝茶,这龙井的味道闻着真像是明前龙井?!绷挚瞥ぱ鄱疾惶?,直直盯着玻璃杯里婀娜多姿的绿茶说道。

    “那你要问问袁老板,不过袁老板也叫圆规呢?!蹦盒≡频髌さ男Φ?。

    暮小云当然看出袁州并不讨厌这人,才会这样说。

    “确实是明前龙井?!痹菅纤嗟目戳四盒≡埔谎?,这才一本正经的回答。

    当然后半句,“贡茶”两字,袁州还是很好心的没说出来。

    “老头子真是太可怜了,一辈子别说喝了,见都是第一次见到明前龙井,小哥你就让我尝一杯可好?”林科长一把年纪,买起惨来,还是相当熟练的。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平时要经费的时候锻炼出来的。

    ……

    ps:继续立正站好挨打,求不打脸,菜猫都被打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