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说完那句话后,吴主任想都没想直接就同意了。

    “我不插手,小袁你看着办就行?!蔽庵魅涡湃蔚乃档?。

    “嗯,我很好说话,等我让他自己搬走就行?!痹菅纤嗟牧成峡床怀鲆坏悴宦?。

    至于心里的想法,那就只有天知道了,毕竟袁州一直是一个正直的人。

    “小赵,你去让他换个位置?!蔽庵魅沃苯右涣逞纤嗟姆愿酪慌缘闹?。

    “好,我马上就去?!毙」媚锎嗌挠ο?。

    “麻烦了?!痹荻宰帕饺怂低?,转身就走。

    “慢走,小袁要是以后还有这样的事情,你给我打个电话就行?!蔽庵魅卧谠萆砗罂推乃档?。

    “嗯?!痹莶恢每煞竦牡阃?,算是应下。

    “踏踏踏”袁州的脚步声远去。

    “主任,是昨天来的那个男的吗?”小赵也是个聪明的,直接问道。

    “可不是,还好袁老板没怪到我们身上,真是巧舌如簧,你去告诉他挪走!”吴主任心里可不是不生气的,只是袁州说了要亲自让他自己挪走,那她就不能坏了袁州这点小乐趣。

    这就当送给袁州的福利了,吴主任这样想到。

    “好,我让他挪远一点?!毙≌缘阃?,认真的说道。

    “也别太远,不然小袁不好做?!蔽庵魅问裁词虑槊患?,这样的小事还是很懂的。

    “明白了?!毙≌砸彩歉黾ち榈墓媚?,闻言立刻明白了。

    这意思是既要在袁州的视线范围,但又不能妨碍袁州。

    袁州走的较快一些,前台兼助理小赵因为和吴主任说了两句话,走的稍慢。

    这也就造成西装平头男只看到袁州一个人回来。

    “哟,大老板这是干什么去了?!蔽髯捌酵纺泻盟品且谠萆砩险一啬羌柑斓谋肮?。

    袁州的回答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视,摸出钥匙直接打开店门,回到店里,上了二楼,端出那张椅子,准备先看好戏。

    “嗯,时间刚刚好?!痹菀蛔?,小赵就到了。

    “刘先生,您的自动售卖机摆在这个位置不合规矩,麻烦移动一下?!毙≌钥偶降乃档?。

    “额,这赵美女,昨天还是吴主任亲自给批的,怎么就不合规矩了?”西装平头男一脸的尴尬,小心的问道。

    “这也是吴主任亲自吩咐的,快搬了吧?!毙≌?,板着俏脸,严肃的说道。

    “那行,我往这边移点?!蔽髯捌酵纺泻苁俏弈?。

    不过他可不打算和袁州客气,直接准备挡住袁州的排号机。

    “不行!放哪里也有规矩,放那边去?!毙≌砸槐菊闹缸哦悦?,距离排号机五六米的位置。

    当然这个位置还是在袁州的视线范围以内。

    “赵美女,这是不是太远了,你看我这还有公章呢?!蔽髯捌酵纺锌刹幌敕殴裥脑莸幕?。

    “快放过去,不然一会吴主任过来看到不和标准,你这机器恐怕就不能摆了?!毙≌园遄帕?,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行行行,都听赵美女的,我们移!”西装平头男有些咬牙切齿的。

    “嗯?!毙≌跃驮谝慌钥醋?,一副不移完不走的模样。

    “愣着干嘛,我可是付了钱的,还不快过来移走?!蔽髯捌酵纺胁荒芏越值腊斓男≌苑⒒?,但是一旁两个负责搬抬的工人,他自然不会放过。

    “不行!,你刚刚说就是这个位置,现在要换地方,加五十块,不然不抬?!贝返墓と税虼笱?,瓮声瓮气的说道。

    “你这是坐地起价,没你这么做生意的?!闭馐焙蚋侠吹拿婀堇习迥锶氯驴?。

    “不给,那我们就先走了,老板?!惫と撕敛辉谝?,起身就准备离开。

    “走就走,老娘自己抬?!崩习迥锢浜咭簧?。

    “那你自己慢慢抬?!贝返墓と肆成下冻鲂θ?,怎么看怎么像嘲讽。

    “人生百态,有趣?!痹菘醋旁度サ墓と?,轻声说道。

    “当人家没脾气,这机器少说也有三百斤,哈哈?!痹菪睦锇档?,脸上却是淡淡的。

    看完好戏,袁州自然就回到店里准备反击的东西,不过这个要明天才挂出来。

    飞得高摔的才疼不是吗。

    “我可是个好人?!痹荼咝幢咦匝宰杂?。

    至于店外西装平头男和隔壁面馆老板娘抬的吭哧吭哧的,这和袁州又有什么关系呢,毕竟是自己作的。

    以袁州的眼力,轻松就看到,本来和善的工头,听到西装平头男这样的威胁谩骂,一下子就变了脸色,后来的不抬在预料之中。

    至于小赵自然是站在一旁,看着两人抬到指定位置才离开。

    走之前还特意给袁州打了个招呼。

    袁州还是很满意这个位置的,虽然碍眼,但却不妨碍自己,而且还让自己有理由弄走他们。

    “街道办的还真是人精?!痹葑钜幌刖兔靼琢宋庵魅稳盟欠拍抢锏挠靡?。

    中午,离袁州小店开门还有半小时,乌海提前下楼,准备透气,毕竟已经构思了一整个早上了。

    嗯,至于吃了早饭回去睡回笼觉,十点半才起床这个事情,就不用深究了。

    一下楼,乌海就直直往袁州店里去,走到一半,又倒了回来。

    “这是什么鬼东西,怎么摆这里了?”乌??醋叛矍暗淖远勐艋?,皱眉不满的说道。

    看着自动售卖机,在看看袁州小店。

    “什么鬼,放这里真是太丑了,太影响美感了,不行,这东西怎么能摆这里?!蔽诤K孀培止镜幕坝?,眉头越皱越紧。

    “袁州不可能同意,街道办没这么傻,不对,说不定就是街道办同意的,那么肯定是那个小平头用了什么方法?!蔽诤R幌伦泳拖朊靼琢耸虑?。

    毕竟西装平头男一直以那样高高在上的姿态找袁州,这是所有老顾客都知道的事情。

    乌海站在袁州小店对面,直接把这个自动售卖机拍照,然后发到了排队委员会的群里。

    群里人不多,在线的只有身为三失妇人的女总裁姜嫦曦,和富二代凌宏。

    “这是那个猥琐男的机器,他成功了?”姜嫦曦发了个问号过来。

    姜嫦曦是非常讨厌西装平头男的,要知道她是个漂亮的美女,还是总裁,西装平头男从第一次看见她,那眼珠子都恨不得黏在她身上,非常让她厌恶,只是还没找到机会教训。

    “喝什么饮料,我都不喝?!闭馐橇韬甑姆从?。

    “所以我们搞垮他?!蔽诤V苯幼芙?。

    于是乎,排队委员的三个领导乌海、凌宏、姜嫦曦达成了一致。

    ps:菜猫的事情很做的很快哟,更新来咯~请大家加一下菜猫的微信公众号,昨天菜猫还发了一个东江菜的做法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