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达吃完饭就直接送了小若去了公司,下楼后看了看时间。

    “还剩二十分钟,赶过去五分钟,也就是还能呆上十五分钟,也差不多了?!毖畲锟醋攀只匝宰杂?。

    紧接着就是杨达快速赶往袁州小店。

    因为是电瓶车倒是不用担心停车位这样的问题。

    小轿车都停在外面的大街上,也就只有电瓶车和自行车能小街,是以杨达下车锁车的速度非常之快。

    一到门口,杨达就“呲溜”一声溜进小店。

    “忘记排队?!毖畲镆慌哪源姑坏热死锤?,就连忙出来安静的排在后面。

    是的,就是进店都需要排队,不然袁州小店非得挤爆不可。

    还好杨达是个机智的,避免这种突发情况,他早就预约了号码。

    当然就是利用那个排号机的预约功能。

    几乎每天都预约明天的中午,这样就能很好的每日进店看袁州的手艺。

    等到杨达一进店,程技师就笑眯眯的对着袁州说道“你看那个每天预约来看您的小伙子又来了?!?br />
    “嗯?!痹莸阃?,表示听见。

    “我觉得肯定又是过来想偷师您的手艺,然后回去开店的小年轻?!背碳际λ嫡飧龌暗氖焙?,脸上表情很是不以为然。

    “不是?!痹菀⊥?。

    “为什么?”程技师不解的问道。

    “上次、再上次,还有昨天的那个男人,和这个人,他们关注的点都不同?!痹莸乃档?。

    “是吗?”程技师有些不明白。

    在他看来,这几人都是死盯着袁州不放,做菜端菜,还有菜的造型样子之类的,明明都在看,怎么会不同。

    “观察力也很重要,你仔细看?!痹菘醋懦碳际λ档?。

    “好的,多谢袁老板的提点?!背碳际Φ屯?,认真的道谢。

    “嗯?!痹莸阃?。

    袁州越来越有了宗师的气度,就是还没有宗师该有的全部手艺。

    “看来要尽快升级?!痹葜辶酥迕?,心里暗道。

    而程技师则开始认真的看着杨达,开始练习袁州所说的观察力。

    杨达则是一进来就开始盯着袁州看。

    这时候被袁州提醒过的程技师,再看杨达就发现了平时没注意的事情。

    “这小子好像只对固定的菜色有兴趣?!背碳际︵杂?。

    “而且不像偷师的感觉,反而对摆盘什么的更感兴趣?!背碳际γ拍源行┮苫?。

    “对,所以他不是来学习厨艺的?!痹葑硖碳际?,直接回答道。

    “那他天天来做什么?”程技师顺嘴问道。

    “自己观察发现?!痹萏乇鹧纤喽氨频乃档?。

    “好的,那我仔细看看?!背碳际醇菅纤嗥鹄?,下意识的也板正了自己的脸,认真的应下。

    “嗯?!痹莸阃?,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制作餐点。

    “袁老板来份熊掌豆腐?!钡悴偷纳袈缫锊痪南炱?。

    习惯了这些的周佳不慌不忙的一个个记录,然后报给袁州。

    “熊掌豆腐一份,米百做白米饭一份?!敝芗驯ú嗣?。

    “好?!痹莸阃?。

    拿出早上做好的整版豆腐,刀子一横一竖,直接切下一块。

    “呲”刀子接触竹板的声音,也就这轻轻一声,豆腐就随着袁州的动作,直接落入一旁干净的水里,用水晶棒直接稍稍搅拌一下。

    保证豆腐每一面都充分的洗净,这才用宽背的竹菜刀快速而轻巧的挑起豆腐。

    “啪”豆腐落在菜板上,发出轻微的声音。

    “刷刷”又是几刀,袁州就把豆腐切成大小合适的方块。

    直接用菜刀一赶,上面本来整齐的豆腐,也就平整的落入锅里,这时候锅里的油温也是正正好的。

    柔嫩的豆腐接触滚油直接发出热烈的“噼啪”声。

    袁州一手调节火力,一手拿着锅子,调整角度,以便让每块豆腐都充分煎到焦黄。

    以防粘锅,袁州时时的看着火力和调整手上锅子的位置。

    做饭的时候,袁州的神情总是专注之至的。

    熊掌豆腐的烹煮,袁州烂熟于心,无需特意按照系统的做法,按部就班,而是行云流水一般自然,是以袁州现在做菜是越来越帅气了。

    不一会,这道菜就做好了,直接放到弧形桌面上,等着周佳端给客人。

    这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楚枭开口拦住了袁州。

    “你用的极好的铁锅?!背捎锲隙ǖ乃档?。

    “当然?!痹堇硭比坏牡阃?。

    “为什么?!背煽醋旁?。

    “我这里的东西都是最好的?!痹菟嫡饣暗氖焙蛐判氖?。

    毕竟系统出品,必须是极品。

    “不,为什么不用不粘锅,就是刚刚那道菜?!背墒疽飧崭斩俗叩男苷贫垢?。

    楚枭的每句话都带着疑问,口气却很正常。

    楚枭和袁州两人的对话,在食客看来那是很正常的。

    毕竟最近一段时间,楚枭总是神出鬼没的,不时的问些问题或者解说一些菜品。

    虽然有点奇怪,但后来知道楚枭也是非常厉害的厨师后,又觉得理解了。

    是以食客对于这两人的对话,一般都是旁观。

    “不粘锅更方便?!背汕康髁艘痪?。

    是的,楚枭看的时候,就很奇怪,明明煎豆腐的时候,如果使用不粘锅,会省力很多,因为平底的关系,还能使得豆腐不需要看顾就很平整。

    “你用不粘锅?”袁州反问道。

    “当然?!背珊廖抟晌实牡阃?。

    “这个锅会比不粘锅做的更好吃?”楚枭这次的口气带上了疑问,脸上还是一贯的嚣张。

    “不会,我只是觉得这样更用心一点?!痹菰频缜岬乃档?。

    “我觉得不粘锅也很用心?!背煽戳丝丛?,认真的说道。

    “你真的这样认为”袁州问。

    楚枭斩钉截铁:“当然?!?br />
    “哦,那也好?!痹莸阃?,然后转身回到厨灶前,继续烹饪。

    “那也好?”楚枭愣了,他还以为袁州会跟他辩起来,那样他就有一千个理由说明不粘锅和袁州使用的铁锅味道一致,并且更方便。

    最重要的是,那就是楚枭的认真。

    “嘁,没意思?!背闪滔乱痪淅肟?。

    ……

    ps:看了大家的留言,既然有说休息的,那么菜猫就很自然的没去针灸,然后理所当然的赖了,明天还是清明,医生肯定还是休息的~

    对了,菜猫只能看见医生是休息的~没错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