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敝芗盐⑽⒁恍?,然后点头。

    “已经给你转账了?!甭碇敬锬闷鹗只疽?。

    “好的,请稍等?!敝芗讶啡鲜盏胶?,点头离开。

    “斯利卡经理就等着吃吧?!甭碇敬镄γ忻械乃档?。

    “马,你真是太聪明了?!彼估ㄏ仁墙粽诺目醋胖芗?,见她点头,然后又一脸惊喜,最后才感慨的说道。

    “对了,您吃一份够吗?”马志达想起点的两份素抓饭,试探的问道。

    毕竟袁州的手艺肯定没人嫌多,这不过是随便问问。

    “嘿,这两份难道不是都给我吗?”斯利卡理所当然的说道。

    “当然,斯利卡你喜欢就好?!泵琅砍ち⒖痰闪艘谎勐碇敬?,然后才笑盈盈的对着斯利卡说道。

    听见美女部长的回答,斯利卡这才满意的笑了。

    “小美人,一会请把两份抓饭都端到我这里?!彼估ɑ共煌龈乐芗?。

    说这话的时候,斯利卡连脸上的络腮胡都散发着荷尔蒙。

    “马先生您看呢?”周佳是认识马志达的,所以问这话的时候,带着明显的笑意。

    “可以,都给他?!甭碇敬镌诿琅砍ね驳难凵裣?,只能含泪点头。

    “嘿,小美女你听我的准没错?!彼估ǘ宰胖芗讶险娴乃档?。

    “好的,您稍等,一会都给您送过去?!敝芗研γ忻械牡阃?。

    “这才是我的好女孩?!彼估ǚ浅8咝说牡阃?。

    斯利卡这话说的周佳都有些脸红,只能不做声的忙着自己的事情。

    “果然大胡子的都是流氓会撩妹?!痹荻松献シ沟氖焙?,正好看见这一幕,心里嘀咕了一句。

    斯利卡如愿吃到了两份素抓饭,满脸的大胡子都不能阻挡他的笑容。

    “太好吃了,没想到这里也有这么正宗的抓饭,不错?!彼估ㄒ槐叱砸槐卟蛔〉目湓?。

    这下美女部长很是满意,就连马志达也很自豪,这可是他介绍来的,袁老板的手艺果然不会让人失望。

    “吃饭?!备战吹奈诤?,有气无力的对着周佳说道。

    “乌先生您怎么了?”周佳好奇的问道。

    “哎,我要吃饭,蛋炒饭一份,米百做白饭一份?!蔽诤O仁堑偷偷奶玖丝谄?,然后才点餐。

    “好的,您这是?”周佳还是关心的问了一句。

    这倒不是周佳多事,毕竟一向吃饭跑的最快的人,今天第三波才来,不合常理不说,还心情不好,这种情况下,周佳当然会关心一番。

    就当是代替袁州关心一下。

    “这还用问,当然是因为袁州?!绷韬暝谝慌缘靡獾男Φ?。

    “因为老板?”周佳一脸疑惑。

    “不用理他,下单?!痹萏返乃档?。

    “哎,我要一锅麻辣锅底?!蔽诤T俅翁酒?,还不忘给自己加个菜。

    “好的,请稍等?!敝芗汛乓苫笙碌トチ?。

    “别这样,不就是没达到目的嘛,有什么关系,下次你可以再接再厉?!绷韬暌涣车男以掷只?。

    “你不懂?!蹦训梦诤C豁』厝?。

    “咳咳,其实拉长的包子这名字还是不错的,别人想要这样做还不行呢?!绷韬暄谑涡缘目人粤艘幌?,才憋着笑意说道。

    没错,乌海低落的原因就是因为鸳鸯饼被袁州误以为是包子,还是拉长的包子。

    当然最重要的是,还忘记让袁州带他去买菜。

    饼变包子就算了,关键是目的还没说出来,所以乌海这些叹气都是给自己的。

    “你可以继续汤泡饭,我试了试,味道确实不错?!绷韬晁灯鹞兜?,脸上满是满足。

    “当然?!蔽诤C缓闷陌琢肆韬暌谎?。

    “我觉得你就知足吧,毕竟袁老板没套路你?!绷韬晗肫鹆丝闪乃浙?。

    满心以为可以成功,却被袁州灌输了一堆的买菜知识,关键是苏沐可是个韭菜稻苗不分的主,听再多也买不回来啊。

    比如袁州说的“脐橙就需要选择颜色亮丽,香味悠长,表皮有弹性,下面的小圆圈凹进去的,这样的脐橙是新鲜甘甜的?!?br />
    苏沐一脸懵逼“脐橙?不是都叫橙子吗?”

    没错苏沐他根本分不清甜橙、脐橙,各种橙子的区别,这TM怎么买。

    “不是套路,这是等价交换?!痹菀涣橙险娴木勒?。

    “哈哈哈,对对对交换?!绷韬耆滩蛔⌒Φ?。

    “呵呵?!蔽诤E肯?,拒绝和凌宏说话。

    直到周佳端上乌海点的餐点,乌海才抬头,拿起筷子直接开吃。

    第一个吃的自然是麻辣汤泡白饭。

    “居然只卖锅底?!鄙癯龉砻坏某稍俅蔚嚼?。

    其实他来了大约一分钟了,只是一直没说话,直到麻辣锅底端上桌,乌??圆潘祷?。

    “嗯?!痹莸阃?。

    见袁州点头,楚枭才再次看着乌海的饭碗。

    晶莹剔透的白色米粒上面浇着一层洪亮的汤汁,**的汤汁激发出米饭独有的清香,麻辣的味道也不甘落后直往人鼻子里钻。

    “汤泡饭,没有一点香料,里面用的辣椒去掉了辣椒籽,却保留了它独特的香味?!背赡抗庾谱频亩⒆拍峭硖琅莘?。

    “嗞”乌海习惯性的护食,把碗往自己面前拉了拉。

    “原来这香味不是芝麻,是辣椒籽,用来代替了芝麻?!背扇险娴目醋旁?。

    “是这样?!痹菰俅蔚阃?。

    “既然炒的时候加进去,炒完之后又单独挑出来了?”楚枭有些不确定。

    辣椒籽才多大,在一堆大料里面挑出它们,就好比灰姑娘恶毒的继母让她挑出灰堆里的黄豆一般,简直是难为人。

    “不,比那个还难?!背煽隙ǖ乃档?。

    而袁州看着楚枭一眨不眨的盯着乌海的饭碗,习惯性的开口问道:“你要吃饭吗?!?br />
    “不,我现在不吃?!背梢豢诰芫?,然后直接转身离开。

    “怪人一个?!绷韬甑钠兰?。

    “还好不是要吃饭?!闭馐乔煨业奈诤?。

    “也许他想约您比试?”程技师不确定的说道。

    “应该不是?!痹菀⊥?。

    “那是怎么回事?!绷韬旰闷娴奈实?。

    “可能只是他吃饭的时间还没到?!痹葜迕?,这样说道。

    ps:实在对不起,昨天没请假,一个是因为菜猫腰肌劳损的很厉害,不能久坐久站,理疗了很久,其实就是扎针(超级疼?。。。┗褂芯褪亲蛱觳嗣ǖ那苟?,直到凌晨才找到,实在对不起,请原谅可怜的挨了好几十针的菜猫吧,拜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