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宗的阿联酋口味炒饭,味道独特,加有许多的香辛料,一般来说华夏人是吃不惯的。

    正是因为这一点,许多的餐厅要么直接摒弃那些不熟悉的香辛料,要么稍微添加一两种适合本地口味的,所以斯利卡才会吃不惯。

    这感觉就好似四川人吃了假的麻辣火锅,湖南人吃了假的口味虾一般不爽。

    所以这几天斯利卡的心情并不算美妙,这也是素抓饭就能让他满足的原因。

    还好,袁州的速度非???,哪怕是把米饭适当的焖煮了一会,也很快就做好了。

    “三位的餐点来了?!敝芗咽炝返亩松喜偷?。

    “谢谢?!比思负跬钡佬?。

    “请慢用?!敝芗芽推乃低?,就去端下一份餐点了。

    “噢,居然一点香气都没有?!彼估ㄖ迕加行┦?。

    “经理别急着失望,你吃了就明白了?!甭碇敬镆涣承σ獾氖疽?。

    “没错,您尝尝看,说不定有惊喜?!辈砍は衷谝彩瞧锘⒛严?,因为她发现这饭确实没有香味。

    就是其他不那么正宗的,也好歹有些香辛料的味道,而这里的却一点没有,足可以说明原因,但现在可不是泄自己气的时候。

    “好吧,看起来颜色还不错?!彼估ㄋ始?,心里已经完全不抱希望了。

    面前的饭被装在一个没什么特别的黑色锂瓷锅里,棕黄色的长米粒,粒粒分明的,米饭中央还点缀着一些葡萄干芝麻和花生之类的。

    “那您快试试吧?!甭碇敬镎獯沃苯铀档?。

    “好吧,好吧,我会的?!彼估ǖ阃?,然后拿起勺子准备开吃。

    一勺子舀起米饭,也不看,直接喂进嘴里。

    “嗯?”斯利卡惊讶的挑眉。

    米饭一进嘴里一股浓郁的香辛料气味就直冲入喉,这才是斯利卡熟悉的阿联酋口味。

    而紧接着就是米饭的弹软,嚼起来很有些胶质的感觉。

    一股带着一点点的辛味和辣味的感觉在嘴里弥漫,然后就是米饭不可忽视的香味,让这辛辣的感觉更加的分明。

    “咔咔”两下,斯利卡咬碎了花生,花生特有的香味冲出,紧接着就是葡萄干酸酸甜甜的味道。

    这个葡萄干绝对是极品,吃起来口感软嫩,甚至带着一丝隐秘的葡萄汁,但又有葡萄干特有的胶质感。

    “这也太好吃了!”斯利卡咽下一口炒饭,立刻眼睛一亮,大声的说道。

    “在华夏怎么可能有有如此正宗的手抓饭?!”

    “这个厨师肯定在中东呆过,要么就在中东人!”斯利卡斩钉截铁的判断。

    “袁老板是华夏人,至于去没去过中东我就不知道了?!甭碇敬锝馐?。

    斯利卡难以置信:“怎么可能有,这种正宗的味道?!?br />
    “斯利卡经理你满意就好?!甭碇敬锪成系男θ菔堑靡庥胱院?。

    “哦,当然,我太满意了,这味道真是太美妙了,比绝大多数中东厨师做得都好?!彼估ㄒ涣痴娉系乃档?。

    “我就说小马的介绍还是不错的?!辈砍ぬ乇鹎煨腋崭盏募岫?。

    这可是斯利卡第一次吃饭露出满意的笑容。

    “不说了不说了,一会冷了可不好吃?!彼估ǜ疚扌乃祷?,低下头就开吃。

    “部长我们也吃吧?!甭碇敬镒缘玫亩宰琶琅砍に档?。

    “当然,说不定这个也很好吃?!辈砍ぢ承σ獾闹缸抛约好媲暗氖澄锼档?。

    “当然好吃?!甭碇敬锟隙ǖ牡阃?。

    “嘿,别说话,吃饭?!彼估ㄌ凡宦目戳肆奶斓牧饺艘谎?。

    “好的,好的?!辈砍ち⒖探啃ψ庞ι?。

    见两人都乖乖的吃饭,斯利卡这才满意的点头,继续享用自己的美食。

    “端上来没有一点香味,现在却味道这么好,真是神奇?!彼估ㄒ槐叱?,嘴里还不闲着,很是感慨的说道。

    然后又是“啊呜”吃掉一大口炒饭。

    一边咀嚼,斯利卡一边享受炒饭在嘴里释放各种味觉刺激。

    “真是太好吃了?!彼估ǜ锌?。

    袁州的炒饭一向只够一个成年男子吃到八分饱,而人吃美味的食物的时候,会觉得眼前的食物更加少。

    是以斯利卡感觉自己只是刚刚开胃就吃完了。

    看着空空的黑色锅底,斯利卡一时还有些懵逼。

    “这么快就吃完了?”斯利卡不敢置信的说道。

    “是的,斯利卡先生?!甭碇敬锉砬楹苋险娴牡阃?。

    心里却在腹诽“嘿嘿,让你外国人也见识见识袁老板的手艺和规矩?!?br />
    “小姐,再来一份这个炒饭?!彼估ǔ錾裢瓯?,直接对着一旁的周佳说道。

    “先生,不好意思,店里规矩,每人每次只能点一份餐点?!敝芗焉锨?,细心的解释。

    “What?”斯利卡觉得自己的中文不好,完全没有听懂。

    “也就是说,您刚刚吃的那样东西不能再点了?!敝芗阎卑椎慕馐偷?。

    “嘿,我听不懂,我需要刚刚的炒饭,美味的炒饭?!彼估ㄖ缸琶媲暗目胀?,认真的说道。

    为了吃,吃货可以做到的超出人们的想象,更何况斯利卡已经几天没吃好一顿饭了,难得有这样附和口味,甚至超过本国那些米其林三星的美味放在面前,怎么可能不激动。

    更何况这样手艺才需要排队一小时就能吃到,斯利卡没跳起来就是涵养好。

    所以装作听不懂什么的,简直是太容易了。

    “马先生您解释吧?!敝芗研α诵?,看着马志达说道。

    “好吧?!甭碇敬锼始?,正准备开口,一旁的部长开口了。

    “小姑娘,那是你们老板对吧?麻烦你叫他过来一下?!辈砍ざ宰胖芗阉档?。

    “是的,那是袁老板,但是规矩就是规矩,老板不会同意的?!敝芗训阃?,然后坚决的说道。

    “那可不一定,十倍的价格再来一份?!辈砍ばζ鹄刺乇鸷每吹乃档?。

    “这位女士,上次有人出了百倍的价格,结果也没有改变,毕竟袁老板的外号那叫圆规?!敝芗崖冻鲅莱菪Φ?。

    “圆规就是那种一厘米都不会错的人?!敝芗鸭绦档?。

    “部长,不要这么麻烦,我有主意?!甭碇敬锪⒖炭诖蚨厦琅砍ぜ唇隹诘暮羯?。

    是的,美女部长准备直接叫袁州,毕竟斯利卡的是代表总公司来巡视的,不能说吃个炒饭还不能满意。

    “嘿,有主意就赶快说?!彼估ㄒ笄械目醋怕碇敬?。

    “其实很简单?!甭碇敬镏驹诒氐玫囊恍?,然后看着周佳开口。

    “我和这位美女,一人再要一个素抓饭?!?br />
    ps:罪过罪过,今天又这么晚了,实在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