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忙碌的人不止袁州,被温暖的也不止袁州。

    害羞男,也就是常常来袁州小店吃饭的那个人,十指紧扣的拉着身边的女孩。

    这女孩赫然就是害羞男常常等着一起吃饭的人。

    “你说咱们订婚还要请谁?”害羞男小心的拉着女孩,一脸苦恼的看着女孩。

    “你的亲戚朋友和我的亲戚朋友都全部请了,还有谁呢?总感觉少了点什么?!焙π吣杏行┮苫?。

    而女孩也点头表示认同。

    “那你说还有谁?”害羞男看着女孩问道。

    女孩还是和往常一样,摇摇头不说话,只是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男人。

    “阿萝你这样看着我会让我想亲你?!弊詈笳饬礁鍪呛π吣懈┥碓谂⒍咚档?。

    “唰”的一下,几乎是瞬间女孩的脸就红透了。

    伸出青葱的手,顺着腰间两手一拧。

    “嘶,疼疼,都是阿萝你太可爱了?!焙π吣斜呓刑?,边油嘴滑舌的说道。

    害羞男这一叫疼,倒是把女孩急的拉着害羞男上下翻看,就怕真的揪疼了。

    “骗你的阿萝,别着急不疼,我们还是想想还差谁没叫?!焙π吣幸话盐兆∨⒌氖?,舒展眉眼,认真的说道。

    被叫阿萝的女孩这才点头,只是有些气鼓鼓的不开心。

    “阿萝乖,大不了我给你真打一下?”害羞男拉着阿萝的手就开始哄人。

    看害羞男这哄人逗人的本事都快赶上花花公子凌宏了,一点也看不出当初在袁州小店门口等人的时候的样子。

    害羞男名叫郭睿,那时候在袁州小店先是一连接近了一个月,每次都坐在一起,愣是没和阿萝说过一句话,还是后来看阿萝温暖的微笑,这才上前说话。

    这一说又是两个月,天气都冷了下来,不过害羞男每次说话的时候阿萝都不说话,开始还觉得挫败,但看到女孩微笑的时候又觉得值得。

    就这样坚持了下来,害羞男终归是抱得美人归了。

    “怎么了?”郭睿疑惑的看着阿萝问道。

    而阿萝,也就是女孩,指着两人的背后,那里是一家小卖部,很小,连招牌都没有。

    “是想喝水吗?”郭??醋判÷舨壳跋匝鄣目笕实?。

    阿萝坚决的摇头,表示不是。

    “那是什么?”郭??窗⒙鼙然肆较?,还是有些没懂。

    不过等阿萝再次指了指小卖部的时候,郭睿反应了过来。

    “我知道了,是袁州小店,忘了请袁老板他们?!惫;腥淮笪虻乃档?。

    这次阿萝用力的点头。

    “我就说忘了谁,原来忘记了我们的月老?!惫G崆崮罅四蟀⒙艿牧臣?,一脸高兴。

    女孩阿萝则嗔怪的拍下了郭睿的手。

    “好了,不捏,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惫A⒖套鐾督底?,宠溺的说道。

    两人就这样一个说一个听,和开始郭睿追女孩的时候并没有太大差别,一路和谐的向着袁州小店而去。

    路过糖果店的时候,女孩阿萝拉住郭睿,两人又进去选了一样的请柬,全部写上后才离开。

    两人到的时候老婆婆已经离开许久,袁州也刚好雕完萝卜在准备中午的食材。

    “袁老板你好?!惫J紫瘸錾蛘泻?。

    “稀里哗啦”袁州先收拾好手上的食材,洗好手,这才抬头看向两人。

    不过看到是谁袁州就有些惊奇了。

    “这两人居然真的在一起了?”袁州是知道凌宏曾经问过郭睿的那个问题的。

    嗯,再一次晚上喝酒的时候,凌宏说的。

    不过这话袁州也只是心里八卦,脸上还是一副不动如风的样子。

    淡然的回道“嗯,你们好,还没到营业时间?!?br />
    “知道没到,我这是送请柬来的?!惫R涣车南财?。

    “请柬?你们要结婚了?”袁州这次是真的惊讶了,一连两个问句。

    袁州这一问,女孩一下子有些害羞,白皙的脸上浮出红晕,倒是郭睿笑眯眯的回答道“不是,不过也差不多,是订婚?!?br />
    “订婚那还好……不对,订婚也夸张了?!痹菡獯问侨塘擞秩滩琶挥邪素?,只是心里嘀咕。

    毕竟袁州他实在是很好奇,郭睿说好不喜欢残疾的,又怎么会和女孩阿萝在一起的。

    然而为了自身高冷的男神形象,袁州点头说道“祝福你们,到时候我会参加的?!?br />
    “谢谢袁老板你的祝福?!惫A⒖堂鲆徽啪赖那爰?,直接递了过去。

    “不客气?!痹菟纸庸?,认真的放到抽屉里。

    “还有就是请他们一起参加,请柬我都写好了?!惫U獯文贸龅氖且桓龃蠛诺那爰?,还是一样的精美。

    上面画着交颈的鸳鸯,大大的喜字格外明显。

    “这是?”袁州疑惑的接过这个请柬。

    “我想着凌宏、乌海、漫漫他们可以一起来,每人一个请柬不好?!惫S行┎缓靡馑嫉乃档?。

    他的想法倒是很简单,就是觉得如果给这么多请柬那么不是需要每人一份礼金,这样不好,如果是一个整体来请,那就方便的多。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这就是郭睿的想法。

    “嗯?”袁州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还在好奇两人的恋爱史。

    “这上面都有他们的名字,我是很诚心的邀请的?!惫H险娴乃档?。

    “好的,一会我转交?!闭饷匆唤馐?,袁州才反应过来。

    “谢谢,我一会中午还会亲自再邀请的,就是麻烦袁老板你了?!惫A佬?。

    “没事?!痹莶辉谝獾囊⊥?。

    郭睿再次道谢后,才带着阿萝暂时离开,离开的原因是刚刚阿萝一直在悄悄的拉他的手。

    这次是想上厕所,而郭睿立刻秒懂,这才把请柬放在袁州这里,希望他代为帮忙。

    两人一走,乌海就穿着棉拖鞋下楼来到袁州小店,准备等吃。

    “来的正好,这是给你的?!痹菘吹轿诤?,拿出请柬就递过去。

    “卧槽!这是什么?红色炸弹?”乌海本来懒散的样子瞬间消失。

    “是请柬?!痹萑险娴乃档?。

    “我知道是请柬,我不过离开一上午,你就要结婚了?”乌海指着袁州不可置信的大声说道。

    ps:今天把所有的小吃都做好了,前十名的宝宝这两天就可以收到了,特别提醒,非常辣,记得多喝水,顺丰小哥今天鄙视了菜猫的数学,因为数了十几遍才数清楚……

    ps2:推荐绅士东的新书次元论坛,喜欢二次元的小伙伴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