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是很少见你外面买菜?!蔽诤1咦弑咚?。

    “嗯,难得?!痹莸阃?。

    “说起来袁老板你肯定没吃过这饼?!蔽诤7畔屡套?,自豪的说道。

    “确实没有?!痹菰谀院@锵肓艘蝗?,他确实没吃过,也没听过。

    “我吃过,有次去河南办画展,我只吃了一次就学会了?!蔽诤L乇鹱院赖乃档?。

    “吃过一次?”袁州心里开始有些不安。

    “放心,虽然我不会做菜,但是面食还是没问题的?!蔽诤E男馗V?。

    “你打开看看?!痹荼磷帕?,貌似一脸淡定。

    心里却打定主意,要是一会看起来很奇怪就坚决不吃。

    “没问题,不过你先给我把刀?!蔽诤5阃?,然后说道。

    “好,稍等?!痹葑爻?,拿出最平常的刀递给乌海。

    当然递刀的时候,刀锋是朝着袁州自己的,乌海直接拿过刀柄,然后才打开盘子上的盖子。

    “这就是鸳鸯饼了,是不是看起来就很不错?!蔽诤R唤铱亲泳妥院赖乃档?。

    只见白色的毫无花纹的圆盘里,躺着一个长方形的饼子,两边是椭圆形的,大约一指厚的样子,表面的那层有白色的芝麻嵌在饼皮里面。

    整个饼子看起来是淡黄色的,应该是在煎锅里煎过,再怎么看都和鸳鸯没有任何联系。

    “这和鸳鸯有什么关系?!痹菀苫蟮奈实?。

    “马上就有关系了?!蔽诤I衩氐囊恍?,然后拿起菜刀开切。

    袁州以为他切出个什么,或者什么机关之类的。

    只见乌海直接在大约二十厘米长的饼子上斜着切了一刀。

    然后乌海一脸兴奋的抬头问道“怎么样像不像鸳鸯的翅膀?!?br />
    “哈?”袁州一脸懵逼。

    这个长的椭圆形斜切一刀,哪里就像鸳鸯的翅膀了?

    “哪里像?”袁州诚恳的问道。

    “这样你看,是不是就像了?!蔽诤0蚜娇楸ε艘幌?,摆成了一个大字型,然后说道。

    “还是尝尝味道吧?!痹荻⒆排套涌戳税胂?,然后才说道。

    “那这个给你,我吃这块?!蔽诤L匾飧莘至艘豢榇笠恍┑?。

    “不用了,你做的,我只是吃,就吃小一点的就好?!痹菽闷鹂曜?,不由分说的就夹起小的那块。

    “也可以,尝尝看我做的鸳鸯饼的味道?!蔽诤6杂谡飧霰故呛茏孕诺?。

    “嗯?!痹萑险娴牡阃?。

    吃之前,袁州先拿起自己的水杯喝了口水,算是漱口,而乌海自然是喝的自己带的水,毕竟不在营业时间袁州是不提供任何东西的。

    喝下水,确保嘴里没有任何其他的味道后,袁州才开始吃乌海的鸳鸯饼。

    “咔擦?!痹菀豢谝?。

    外层有略微的焦脆,里面是柔软发泡的面粉层,和中间由香葱调和的內馅。

    “怎么样,怎么样好吃吧?!蔽诤W约旱亩济怀?,就等着袁州说话。

    “你这是饼?”袁州疑惑的问道。

    “当然,河南小吃鸳鸯饼?!蔽诤W院赖乃档?。

    “你确定不是把包子拉长然后煎了一下?!痹菟淙皇且晌实幕坝?,口气却是肯定的。

    “包子拉长?”乌海表示他没听懂。

    “你这包子的褶子呢?”袁州拿着饼看了半响,疑惑的问道。

    “都说这是鸳鸯饼不是包子?!蔽诤7龆?。

    “从味道到样子都像包子?!痹萑险娴乃档?。

    “是不是你包的时候忘记折褶子了?!痹菹肓讼氩钩涞?。

    “饼,这是鸳鸯饼!”乌海起的小胡子都快翘起来了。

    “你尝尝就明白了,是不是包子你自己说?!痹萆焓质疽?。

    “哼?!蔽诤D闷鸨?,直接咬了一口。

    然后就傻住了,这口感还真的很像包子,特别在袁州说过像包子之后,感觉更像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松软的略厚的内层,鲜咸的內馅,这不就是包子的味道嘛。

    “你这包子还不错?!痹菰俅我Я艘豢?,肯定的说道。

    “对,包子不错!”乌海咬着鸳鸯饼,拿起盘子快步离开袁州小店。

    乌海走后,袁州还是默默把手里的拉长的煎过的包子吃完了。

    而袁州还是很佩服乌海的,毕竟能把饼做成包子的味道,那也是很不容易的,所以他就毫不犹豫的吃完了。

    晚饭,袁州确实没用系统提供的菜品,而是用老婆婆的菜做了一锅小白菜秧子的青菜汤,无农药无公害的鲜嫩而且美味非常。

    袁州吃的很满足。

    第二天一大早,昨晚下过雨,街道上有些湿漉漉的。

    按时开门的袁州小店做完早餐的生意,袁州就坐在门口开始了雕刻。

    当然今天的早餐时间乌海特别沉默。

    “可能因为不会折包子的褶子在郁闷?!痹萦行┍镄Φ南氲?。

    昨天时间太少,并没有雕完全部,而这么好的萝卜自然得在新鲜的时候雕刻完,这才不浪费这些食材。

    袁州早餐八点开门,九点结束,等到袁州坐在椅子上的时候,也不过才九点二十,这时候昨天过来卖菜的老婆婆又挑着担子过来了。

    不过这次却没有沿着饭馆叫卖,而是目标明确的朝着坐在门口的袁州而来。

    “老板,昨天看你买了那么多想来是用得着,只是昨天的不那么新鲜,这些都是今早刚摘的,你先挑你要的,我再去卖?!崩掀牌乓涣承θ莸目醋旁菟档?。

    “谢谢?!痹菹仁钦读艘幌?,然后才开口道谢。

    “不客气,不客气,得谢谢你昨天包圆了,你看看你需要哪些,早上的菜更新鲜?!崩掀牌判ψ虐谑?,又指着箩筐里新鲜的滴着雨水的鲜嫩蔬菜说道。

    “那我还是要昨天那些吧?!痹葑匀坏穆冻鲂θ菟档?。

    “你是自己挑,还是我给你挑,都新鲜着呢?!崩掀牌潘灯鸩说男孪识染吞乇鹱院?。

    “您挑吧,我看着都很好?!痹菪ψ诺阃?。

    “那好,我给你挑好?!崩掀牌鸥咝说乃档?。

    “我去拿篮子?!痹菟低?,这才去拿篮子,顺便把昨天的青笋放到一旁。

    “那我给你捡好放一旁?!崩掀牌爬趾呛堑乃档?。

    袁州和老婆婆动作都很麻利,不过几分钟就称好付完钱,老婆婆挑着箩筐就快步往前面的集市而去。

    “看来中午还是青菜汤,挺不错的?!痹菽米爬鹤?,话语中带着笑意。

    ps:菜猫求月票咯~求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