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来袁州小店吃饭的不计其数,所以这样的食客也算常见。

    而袁州那边到了路口后,凌宏也不用程技师停稳,直接开门就下车。

    “挺稳,我拿菜?!绷韬晗鲁稻偷爰撬牟?。

    开玩笑这可是他今天一下午的成果,连一旁的法拉利超跑都顾不上。

    “稍等一下?!背碳际νN?,这才下车打开后备箱。

    “来来来,我自己来?!绷韬甓杂谀艹缘?,好吃的东西还是很积极的。

    毕竟他这样的少爷脾气还能忍受袁州一板一眼的规矩,就可以想见他对于吃是多么执着了。

    “凌先生,你不会放,我来?!背碳际Σ⒉蝗梦?,而是堵在后备箱那里说道。

    “包好了,我有什么不会的?!绷韬瓴宦乃档?。

    “这菜都是袁师傅帮你包好的,每个蔬菜和肉类放置的位置都不一样,压坏了味道也就不好了?!背碳际θ险娴乃档?。

    “好好好,我不碰,你来?!绷韬昃倨鹗?,示意自己不碰了。

    “就按着刚刚那样放就好了?!痹菰诔瞪纤档?。

    “好的?!背碳际Φ阃?。

    然后小心而快速的把菜全部搬去了超跑的后备箱。

    因为超跑的引擎后置,所以后备箱其实在前面。

    当然摆放也是按着袁州刚刚的摆放来的,这点程技师还是没问题的。

    现在的程技师跟在袁州身边什么都可以学到,不光是做菜,包括处理和,洗菜,甚至有时候是雕刻。

    全能是不可能,但是袁州也对他说过,了解也有助于自己厨艺的提升。

    “晚上见?!绷韬暌换邮?,一踩油门,超跑就快速不见踪影。

    这速度快到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袁州心里暗想“还好没有说话?!?br />
    “袁师傅,我把您送到桃溪路的路口,可以吗?!背碳际Ρ呖?,边问道。

    “可以,一会你直接回去,我今天不雕刻?!痹莸阃?,然后说道。

    “好的,谢谢袁师傅?!背碳际┖竦牧成下冻龈咝说男θ?。

    “嗯,路上慢点?!痹菹肫鸪艿乃俣?,特意叮嘱了一句。

    “好的,您放心?!背碳际Φ阃酚ο?。

    越野车在公路上的舒适性自然是不如超跑的,但胜在空间大,速度也不慢,是以很快就到了桃溪路。

    照例还是程技师开门袁州下车,但是萝卜袁州却没有让他拿,而是强硬的自己拿走了。

    而程技师还是看着袁州走后,才转身开车离开。

    时间过得很快,袁州回到店里自然就是清洗萝卜,然后晾干准备明天用来雕刻,做些新菜。

    而凌宏自然是直接回家,让人洗好然后切好、装好在送到他面前。

    不过别墅里的厨师少不得一阵议论。

    “现在的有钱人真是越来越奇怪了,去没有菜刀的火锅店吃火锅,材料还得自己买,自己备好?!背ひ槐咔逑?,一边嘀咕。

    “有钱人嘛,谁还没有点怪癖?!本土Τざ既滩蛔「胶土艘痪?。

    不管厨师怎么想,凌宏还是很期待的,这都开始打电话约人了。

    袁州小店的晚餐时间开始前半小时,年轻男人才到袁州小店。

    当然不是因为他走的慢,而是因为他是按着时间来的,估计他师傅也就这个时间到。

    “居然这么???”年轻男人看见袁州小店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年轻男人是老者的徒弟,名叫谢俊,而老人则叫连吉是个钟表维修大师傅。

    嗯,就是街头摆摊的那种。

    不过看年轻男人的穿着打扮,怎么也不像是街头摆摊的。

    是以这次谢俊的想法是找家最贵的,最好吃的饭店,请他师傅吃一顿,以证明他的想法和做法是正确的。

    “这也太小了?!毙豢】醋判〉昝趴谂哦拥娜巳?,皱着眉头。

    看到袁州小店的第一反应才会是怎么这么小,毕竟网上可是说了这里就是最贵最好吃的代名词。

    “这是你找的店?倒是不错,看来混的不错?!崩贤妨胺淼纳舸?。

    “当然,这里确实很好?!笨吹绞Ω档囊凰布?,谢俊就笑着开口,脸上没有一点不满。

    自己装的B跪着也要装完。

    毕竟人多,至少好吃是肯定的。

    “哼,请老子来就是个苍蝇馆子,我看你小子是越来越回去了?!绷浜咭簧?。

    “这里需要排队,师傅我们过去吧?!毙豢〉故切ψ潘档?。

    “你说说你学的的时候不认真,现在混不好就在想起老子了,我可不会帮你?!绷宦仿盥钸诌值?,根本不停,不过队还是排着的。

    “您放心,您才是又没有退休金,以后徒弟还得给您养老,不出去闯一闯怎么有钱呢?!毙豢∷嫡饣暗氖焙蛉涛⑿?。

    “你不来找我就不错,让你好好学现在混成这样?!绷苯硬恍嫉目醋抛约和降?。

    一旁排队的倒是不解了。

    连吉穿着普通的薄款棉衣,下面是黑色的加厚西裤,鞋子也是舒适为主的休闲棉鞋。

    而谢俊明显就是全身名牌,少说这一身也得十几万,还不包括手上沛纳海的Radiomir10DaySGMT,这价格都是十万。

    这看起来怎么也不像混的差的样子。

    “真是奇怪的师徒?!笔晨托∩止?。

    是以食客都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两人。

    而这两师徒还是自顾自的说着。

    多数都是连吉数落这谢俊,而谢俊则是笑着反驳,而且都是一击必中,噎住连吉。

    还好,这两人也没吵多久,就到了袁州小店的营业时间。

    一进店,连吉也不客气,拿起桌上精致的带着荷花绘纹的菜单,就准备点餐。

    “呵,看来你是混的好了,都浪费起来了!”连吉一拍桌子,大声呵斥道。

    没错菜单上的价格在连吉看来,可不就是浪费。

    谁见过价值5888的烧鹅,268的清汤面,这不让连吉暴怒才怪。

    “您放心,我可不会付不起钱?!毙豢±×?,让他坐下。

    “打肿脸充胖子谁不会?!绷话逊骺豢〉氖?。

    就在谢俊要开口的时候,袁州先开口了。

    “不好意思,打扰两位了,可以开始点餐了,两位吃点什么?!痹菀涣逞纤嗟墓吹悴?,顺便让这两人安静。

    这两人的争吵已经影响到了其他食客,而这时候袁州一般都会自己处理。

    ……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