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师傅,可以了,谢谢您?!痹莩錾浦骨锷煜蛳乱豢怕懿返氖?。

    “呃,好的,我就是看看这颗长势如何?!鼻锖苁亲匀坏目戳丝锤崭兆急概龅穆懿?。

    “好的?!痹莸阃?,并没有再说。

    “这萝卜给我就成,谢谢您了?!背碳际δ米爬鹤泳蜕锨凹衤懿?。

    “那这个垫着?!痹菽闷鹨豢椴嫉莞碳际?。

    当然这个篮子是钱师傅早就准备好的,一人一个,袁州的自然是程技师在拿着,而袁州这块布却是他自己准备的,现在既然不是他拿篮子,也就给程技师了。

    “谢谢袁师傅?!背碳际苁歉咝说慕庸?,然后用来垫手。

    厨师的手和裁缝的手都是很金贵的,需要好好?;?。

    是以说起来,袁州身上最好的看的莫过于那一双手,比脸还好看。

    “嗯,去吧?!痹莸阃?。

    “有徒弟就是幸福?!绷韬暝谝慌运档?。

    “不是徒弟?!痹萑险娴木勒?。

    “对对对,不是,我们去摘别的菜吧?!绷韬晁始?,顺口纠正。

    “好?!痹莸阃?。

    一旁的程技师听见袁州说不是徒弟的话并没有多说,而是认真的收拾好萝卜。

    只有钱进田奇怪的看了看程技师,又看了看凌宏,最后才看了看袁州。

    “看起来还是你老成持重?!鼻锶险娴乃档?。

    当然钱进田这个老成就是指袁州看起来成熟,而且有些不理解程技师明显看起来比袁州大,还叫他师傅的原因。

    不过他学会了,城里人就是这么奇怪,毕竟吃火锅都没菜,对吧。

    “嗯,我平时就很稳重?!倍莸故橇巢缓煨牟惶木偷阃匪档?。

    “袁老板做人要讲诚信,你厨艺好是事实,这和稳重有什么关系?!绷韬耆滩蛔⊥虏?。

    “一样的?!痹萑衔灰强湓拮约旱亩际钦返?。

    “呵?!绷韬晗肫鹨换峄挂菅〔?,也就克制住了,只是轻哼了一声。

    没错凌宏打的主意就是袁州来选菜,他凌宏虽然是吃货,但是要他分辨长在地里的是小麦还是韭菜,那就是强人所难了。

    袁州就不同了,那次的珍惜食材大会可是让凌宏大开眼界,好多珍品就是他都没吃过,应该说没听过。

    边走,凌宏就开始对着田里的菜开始发问“这个菜是什么?这天气还有?!?br />
    “生菜,长的很好?!痹葑匀坏幕卮鸬?。

    “钱师傅,您给我摘些这个,听说这个烫火锅不错?!绷韬晁洳蝗鲜恫嗽谕晾锏难?,但还记得名字。

    “没问题?!鼻锏阃?,然后摘下几颗鲜嫩的,就放到篮子里。

    “看起来这个也很不错,袁老板我在你店里没见过呢?!闭饪樘锘姑蛔咄?,凌宏又指着菜地发问了。

    “莴笋,店里还没有?!痹莸阃?,肯定的说道。

    “这个是凤尾?”凌宏灵机一动的问道。

    “可不就是你们城里人说的凤尾嘛?!闭獯问乔锔涸鸹卮鸬?。

    当然按照套路,凌宏照例要了一些。

    而且这之后,袁州立刻就发现了凌宏的目的。

    实在是明显而好猜,每次凌宏问完只要是符合火锅的,他都会让钱师傅摘一些。

    袁州则很是配合的每次都回答了,直到篮子差不多装满。

    凌宏也心满意足,准备摘柿子和取肉类的时候,袁州才开口。

    “素菜用来涮烫麻辣火锅会特别吸辣?!痹莺芸隙ǖ乃?,他一点也不知道凌宏不是太能吃辣。

    “没事,小伙子你烫清汤就成?!鼻Ω档故呛眯牡奶嵋?。

    “没有清汤怎么办?!绷韬晁布溷蹲?,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是的,还没有出清汤呢?!痹莸阃?。

    “没事,能吃辣也可以,像这个西蓝花辣的就好吃?!鼻锉鹂茨昙痛?,反应却很快。

    “生吃也可以?!绷韬昃醯门卸洗砦蟛灰?,死不承认就好。

    “对对,咱的蔬菜就是生吃也没问题?!鼻锱淖判乜?,大声说道。

    “嗯,请便?!痹菀涣车坏牡阃?。

    要知道他可不是故意现在才说的,这里的蔬菜确实不错,凌宏多买一些也挺好的。

    摘菜、选菜,包括肉食也没呆多久,不过两个小时而已,这趟外出就算结束了。

    “袁师傅我们直接回店里吗?”程技师一上车就开口问道。

    不过并没有问凌宏的意思。

    “嗯,店里?!痹莸阃?。

    “袁老板,今天火锅得给我留着吧?!绷韬昕醋藕蟊赶浒玫牟?,很是高兴的说道。

    “按规矩来?!痹莶幌滩坏乃档?。

    “圆规,你说你什么时候能破例一次?”凌宏被噎了好一会,才开口。

    “没有这个时候?!惫赜谡獾?,袁州一向都是这么肯定。

    “对了,如果需要带到店里食用,需要自己洗干净装好?!痹萃蝗幌肫?,这样提醒道。

    “知道知道,真是圆规!”凌宏扶额无奈。

    这边凌宏觉得被袁州和程技师两人搞的很是无语,另一边也有人有这样的状况。

    情况略显复杂。

    “师傅,一会一起吃晚饭吧?!币桓瞿昵崮腥?,身穿圣罗兰的灰色休闲西服,拿着最新款的水果机,正在打电话。

    “哼,你还记得我这个师傅?”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当然记得您,就在桃溪路,听说那里东西很好吃,您不就爱吃点好吃的嘛?!蹦昵崮腥俗?,声音还是很平淡的说道。

    转过身才看到,这人还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金色镜架,长得也很斯文俊秀,说话不紧不慢的。

    “一去都有一年没见了,我当你这个徒弟死外边了?!辈岳系纳舸琶飨缘呐?。

    “那您今晚就可以自己来看看?!蹦昵崮腥说纳粽獯紊踔链判σ?。

    “哼?!闭獯尾岳系纳糁皇呛吡艘簧?,并没有回答。

    “需要我来接您吗,就在桃溪路14号?!蹦昵崮腥说纳舸诺髻?,好似笃定电话那头的人会来。

    “哪劳得动你来,我走过去都不要二十分钟?!闭獯尾岳系纳羰敲飨圆宦昵崮腥说奶?,气愤的说道。

    “那好,我就在厨神小店等您?!蹦昵崮腥嗽缇土系秸飧鼋峁?,理所当然的说道。

    “孽徒?!倍悦娴缁白詈蟠吹木褪钦饩?。

    而年轻男人却好似很习惯了,慢悠悠的朝着袁州小店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