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逼失败的凌宏,阳光的脸上一直有些郁郁,倒是袁州看着郊外的景色很是满意。

    “许久没有出来了,这里倒还有绿色,挺好的?!痹莞锌乃档?。

    “袁师傅出来的少,这郊外绿的多,所以现在还有?!背碳际π呛堑乃档?。

    “那倒是,凌宏你说的那里是私人种植的地方?”袁州回答完程技师,突然对着凌宏问道。

    “嗯,私人种植的,据说祖上都是农民,伺候蔬菜很有一手,有个大菜地,全是亲自伺候的,没有农药那些?!绷韬晁灯鹫飧霾嗽白踊故怯谢八档?。

    “看起来像?!痹莸阃?。

    “袁师傅你店里的食材是真的好?!背碳际ν蝗桓锌乃档?。

    “当然?!痹莸阃?。

    “厨艺也好?!绷韬甓杂谡獾慊故呛苋贤?。

    “嗯?!痹菀涣车坏牡阃?。

    越野车在非公路的路面上,跑的还是很平稳的,虽然不如超跑那样舒适,但也不一会就到了凌宏说的菜园子。

    凌宏带人来的菜园子就在土泥巴路的边上,连着一片的有好几亩地,有些有大棚盖着,有些没有,土地里还有绿色的蔬菜蓬勃的生长着。

    “砰”程技师先行下车,然后给袁州开车门,至于凌宏当然是自力更生。

    “你这破车速度还挺快的?!绷韬昕戳丝吹着谈?,尘土少的越野,很是自然的说道。

    “那当然比不得您的超跑?!背碳际推乃档?。

    “这里的柿子不错?!痹菹鲁悼吹木褪鞘卟撕退?,看着那零星的几颗柿子树,认真的说道。

    “看起来颜色倒是挺鲜艳的?!绷韬曛荒芸闯鲅丈恃藓透鐾反?,这两个方面。

    “袁师傅,这个柿子是?”程技师锁好车子,立刻就问道。

    “罗田甜柿,唯一一个自然脱涩的品种,没想到这里也有种植?!痹葜苯铀档?。

    虽然他从未说过收徒,但既然允许程技师在一旁观看,那么只要他发问,袁州基本都会解答,当然这和程技师在袁州面前时刻执弟子礼,进退得宜有关。

    “这个我也听过,不是说现在各地都有吗?”程技师不解的问道。

    “这几棵不一样,看树种就知道是罗田县三里畈镇錾字石村的树,味道肯定更接近那里正宗的?!痹菀⊥?,然后才说道。

    “这小子说的对,我这几棵柿子比那个村子里柿子也不差什么?!碧锛渫蝗淮匆桓瞿幸?。

    “钱师傅,我是约好的,姓凌?!绷韬晟锨岸宰抛吖吹哪腥苏泻舻?。

    走过来夸奖袁州的就是这里的主人,钱进田,年纪大约有五十多岁了,脸上有着农民的朴素和商人的精明,看衣服就知道刚刚是在劳作,身上还穿着带有泥巴的旧棉袄,下身就是扎紧裤脚的棉裤,脚上自然就是胶鞋。

    “知道知道,来的还早,现在人少,不过你说就两人的?!鼻锟醋排峙值某碳际?。

    毕竟刚刚袁州一来就夸了他的柿子,看起来就像是说好一起来的,至于程技师就不一定了。

    “这个不摘菜,就是来学习的?!绷韬旮纱嗟闹缸懦碳际λ档?。

    “对,我就是来看看你侍候的菜园子?!背碳际故呛芨菝孀拥?,立刻点头附和。

    “嗯,那就好?!鼻锱牧伺氖稚系哪喟?,点头。

    “看你识货,这柿子也算熟了,准你摘两斤,就两斤不能多?!鼻锟醋挪唤静辉甑脑?,满意的说道。

    “那就谢谢您了?!痹萘⒖绦ψ判坏?。

    “不用了,你们摘什么我得看着,可不能踩坏别的菜?!鼻锖苁前两康乃档?。

    脸上的皱纹都透着一股,要不你小子识货,我还不给的意思。

    “袁老板,先去看看萝卜怎么样?”凌宏心里可是打着小九九,自然要先让袁州满意再说。

    “可以,那么麻烦大爷带我们去看看您种的萝卜?!痹莸阃?,然后对前面领路的钱进田说道。

    “行,我这里萝卜的种类还是不少的,不过还是老规矩,每个菜都不能多买,要不别人买啥?!鼻锉咦弑咚?。

    没错钱进田这里也是有规矩的,因为量太少,所以这里的菜都是限购的。

    “知道,你这还老规矩,袁老板的才是圆规规矩?!绷韬暌槐叩阃芬槐哂ο?。

    而钱进田见凌宏点头,也就没有在意,继续带路往前。

    “这里种的就都是萝卜,别看都在一个土里,但是这管理可不简单?!鼻镆坏铰懿返乩锞妥院赖乃档?。

    钱进田带着他们走过了四块田地才到,面前这块田地被分成了小格子,每个格子里都种着萝卜,青红白黄,颜色各异,品种各异。

    “确实都挺好的,您这里的卫青萝卜水头最好?!痹菘醋叛矍暗牟说?,很是满意。

    这个档次可比菜市场的好的多了,虽然没有系统提供的极品,但也是难得的精品,可见钱进田对于萝卜的上心。

    “你这小子,眼光还挺好的,我这里可不就是卫青萝卜水头最足?!鼻锕恍?,特别满意的说道。

    “那就要些卫青萝卜和白玉春这两个平种?!痹荻杂诼懿返钠分?,也是信手拈来。

    “识货,你是自己拔还是我给拔?!鼻锸鸫竽粗?,然后问道。

    “这就要劳烦您了,我这认认品种还行,拔菜肯定还是您擅长?!痹荻杂谡庋睦先思一故呛茏鹬氐?。

    “那当然?!鼻锢硭比坏牡阃?,然后去拔萝卜。

    “那钱师傅,一会我的菜也麻烦您帮忙了?!绷韬旰苁嵌檬被?,立刻说道。

    “没问题?!鼻锶刃牡挠ο?。

    一边小心的拨土,一边热心的问话。

    “你们也是买菜回去做晚饭?”钱进田知道一般来这里买菜的都是有钱人家的买回去吃个安全和美味的,也就理所当然的问道。

    “不是,吃火锅?!绷韬暌⊥匪档?。

    “回家涮火锅那也不错?!鼻锏阃?。

    “没有,就是在饭店吃?!绷韬旮潘档?。

    “饭店?那饭店吃火锅还能没菜?”钱进田可是记得这人定了许多菜和肉的。

    “对啊,不提供菜,就只有汤底?!绷韬甑阃?。

    钱进田问:“那还有人去吃?”

    “不是还有人去吃,而是不排队根本就没位置?!绷韬晔祷笆邓?。

    “现在还真有火锅店不提供菜的?”钱进田见凌宏不像说假话,沉默了好一会才惊讶的问道。

    “火锅店为什么就要提供配菜?!绷韬暌涣衬目醋徘?。

    “……”钱进田低头沉默了,特别是看到袁州和程技师还是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内心是一万头***奔腾。

    “这TM的城里人都有病吧,火锅店不提供菜,难道卖锅底不成?!鼻镄睦锶滩蛔⊥虏?。

    当然还有一个想法也立刻出现在脑海。

    “既然现在城里的火锅店都不提供菜了,还有人排队,我要不要涨价?”钱进田一般拔萝卜一边认真的思考着这个主意的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