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我要一份米百做的白饭?!绷谧氖晨图诤R淮鹩?,立刻就点餐了。

    “好的,一共98元整?!敝芗训阃?,然后说道。

    “已经转账了?!笔晨托γ忻械闹缸攀只档?。

    “请稍等,一会就来?!敝芗讶啡鲜盏?,就微笑着说道。

    “好的,没问题?!笔晨偷阃?。

    周佳笑了笑,然后离开转身报单。

    至于乌海的钱,自然也转给了食客。

    而食客则看着乌海说道“已经点了,我可以来一勺了吧?!?br />
    “当然可以,不过得用你自己的勺子来盛?!蔽诤R涣称降乃档?。

    就好像刚刚那个一直偷偷比较自己的勺子和对方勺子大小不是一样,他的要大些。

    邻座的食客吃的是蛋炒饭,是以也是用的勺子。

    “我的勺子比你的小,用的你盛比较公平?!绷谧氖晨鸵惨涣尘鞯乃档?。

    “是吗?”乌海说着话的时候,就拿起自己的勺子,毫不顾忌的整个塞进嘴里舔了一遍。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你也知道人老了耳朵背?!蔽诤C判『?,一脸无辜的看着邻座的食客。

    “没事?!笔晨鸵徽笪抻?,缓了好一会才说道。

    “哦,没事就好,我看勺子上有油,就舔了一下,你还用吗?”乌海特别恶趣味的问道。

    “呵呵,袁老板提供的勺子什么会沾油!”食客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也对,可能是我看错了,你快盛汤吧,冷了影响味道?!蔽诤L乇鸫蠓礁纱嗟乃档?。

    “那还真是谢谢你的提醒!”邻座的食客简直对这样的乌海无可奈何,只能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客气?!蔽诤C判『影诔鲎钋浊械男θ?。

    然后食客不说话了,干脆的盛出满满一勺子,然后小心的倒在蛋炒饭上。

    没错这是和乌海学的,既然能泡白饭,那搬蛋炒饭应该也是可以的。

    汤太少,只能用拌的方式。

    “这下你可以试试了?!笔晨偷耐麓傧恋男Φ?。

    “可不是,这家伙太抠了?!笔晨凸室獯笊乃档?。

    而乌海则是沉迷泡饭无法自拔,完全不听别人的控诉。

    “哈哈,快吃吧,我的都快吃完了?!蓖氯滩蛔」恍?,然后催促道。

    “恩?!笔晨偷阃?,然后舀起拌匀的炒饭,一口喂进嘴里。

    袁州的蛋炒饭那是和《中华小当家》里的黄金炒饭一个样子的,为此还吸引了一些二次元的妹子过来吃饭。

    毕竟冷脸,规矩多,做菜超级好吃,简直就是小说或者漫画里才会有的设定。

    所以当红艳艳的麻辣火锅汤底浇在金黄的蛋炒饭上时,那颜色简直是相得益彰。

    两个浓烈的色彩相遇,非但没有破会彼此还让彼此增色不少。

    “这颜色看着还真舒服?!笔晨透锌乃低?,然后一口吃下。

    蛋炒饭的味道自不必多说,柔嫩的蛋液包裹软硬适中的米饭,一入口的瞬间就激发出两者极致的味道。

    现在却多了一样味道,那就是麻辣。

    鸡蛋可以说是最搭配的食材,无论是配合充满春天气息的香椿芽,还是刺激浓烈的大蒜,或者是含有特殊香味的韭菜,都能发挥出自身的鲜美。

    都能形成美妙无比的味道,鸡蛋就是这么包容。

    而现在遇到麻辣自然也是如此。

    “嘶,辣?!笔晨秃俏诤R谎?,入口的瞬间就叫道。

    但一会之后又闭紧了嘴巴开始咀嚼起来。

    这味道真是绝了,可口的蛋炒饭外面包裹了一层麻辣的汤底,一下子让本来清淡美好的蛋炒饭,变成了浓烈的味道。

    “好奇妙的味道?!笔晨退凰挥猩乃档?。

    辣味很好的衬托了蛋炒饭本身的味道,麻味则作为最后的味道,不时的刺激着舌头,让舌头品尝到的味道各不相同。

    这味道,就好像一团烟花一般耀眼。

    “刷刷”两口,就只有两口,一勺麻辣汤底泡饭就全部被吃下去了。

    然后食客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半响,突然对着一旁的同事开口了“你说我们一起共事几年了?”

    “三年,干嘛?!蓖乱涣尘?。

    这家伙难到时要借钱?

    “等会你再给他点一份饭,我还想吃麻辣汤?!笔晨透纱嗟乃档?。

    “还以为多大的事,吓我一跳?!蓖虑崴傻乃档?。

    “你同意就好?!笔晨偷阃?,然后转头看着乌海。

    “你还吃吗?我看这汤还能泡一碗?!笔晨吞乇鹱匀坏奈实?。

    “当然?!蔽诤B愕姆畔峦?,肯定的说道。

    “我同事可以帮忙点,条件一样?!笔晨偷挠锲乇鹑刃?,好像就是个热心的小伙伴。

    “不用,我看你蛋炒饭拌了味道也很不错的样子?!蔽诤R豢诰芫?,并叫周佳来一碗蛋炒饭。

    “我说你这样不按套路出牌真的好吗?”食客看着乌海的汤锅,很是不甘心的问道。

    “谢谢你的好意?!蔽诤Pγ忻械乃档?。

    店里就这样吵吵闹闹的,其他食客们自然是一边看戏一边品尝美味的食物,很是不亦乐乎。

    “今天晚上没有烧烤,也没有酒?!痹菡驹诳章渎涞拿趴?,看着面汤说道。

    是的今天下雨,晚间时间结束后,店里的客人都陆续离开,而袁州今晚没有烧烤的打算,所以门口就剩下了袁州一个人。

    面汤躲在房廊下趴着,并没有回应袁州话。

    “我晚上吃火锅,你来吗?”袁州看着面汤问道。

    “淅沥淅沥”门外还是只有雨声,没有其他。

    照例的面汤还是没有反应。

    “你这家伙吃我的喝我的,但是却不对我卖萌,我觉得你已经是条废狗了?!痹菽训玫亩宰琶嫣揽纪虏?。

    “听说狗不能吃辣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你还是别吃了?!痹萃蝗幌肫鹆苏馐?,又打消了叫上面汤一起吃饭的念头。

    “哗啦”袁州拉上大门,回身去了厨房开始准备晚餐的火锅。

    晚餐一个人的火锅,袁州难得的觉得店里有些清净。

    ps:菜猫觉得最近成都挺冷的,咱们熬过了冬天可别在春天里感冒,大家记得多穿点,防止感冒。